首页 > 老北京 > 老北京专题 > 天桥八大怪 > 正文

第二拨——训练蛤蟆教书的老头

核心提示: 让蛤蟆教书的老头儿,人们都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只在天桥露了露头,就不知到哪儿去了。但他却是辛亥革命后在天桥表演绝技的第二代八大怪

让蛤蟆教书的老头儿,人们都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只在天桥露了露头,就不知到哪儿去了。但他却是辛亥革命后在天桥表演绝技的第二代八大怪之一。他训练的蛤蟆和蚂蚁模仿课堂教学和军队操练,自他以后天桥再也没有训练这两种动物的艺人了。

据在天桥居住的古稀老人回忆说:“这个老头儿长得又干又瘦,黄眼珠子,嘬腮、黄胡子稀稀拉拉,身穿一件灰色长袍,举止上十分斯文。”

此人又干又瘦,黄胡子,黄眼睛, 撮腮帮子。他身穿长袍,举止斯文,上场时带一大、一小两个罐子,一个细颈瓶子,一块木板。开场后把木板平铺在地上,先将大罐口打开,嘴里叨念着:“到时间了,上学啦!”这时从罐里爬出一只大蛤蟆,跳到板上蹲踞在中间,俨然像老师上了讲台。老头又拿出小罐打开,嘴里喊道:“上学了,先生都来了,学生怎幺还不来上课!”只见从小罐里依次跳出八只小蛤蟆,爬到木板前,面对大蛤蟆排成两行蹲在那里。等小蛤蟆蹲好,老头又喊:“老师该教学生念书了!”这时大蛤蟆叫一声,小蛤蟆随着齐叫一声。就这么着,一叫一答,真跟教书似的。此起彼伏叫了一阵,老头大喊一声:“到时间了,该放学了!”小蛤蟆先起来,依次爬回小罐。大蛤蟆为人师表,看见学生都进罐了,才慢悠悠起来跳入大罐。  

老头收起罐子,拿出细颈瓶打开盖子,嘴里说着:“快出来排队,上操啦!”从瓶里爬出一大群黑、黄两色蚂蚁。老头一边喊着排好队,下达立正、看齐的口令,一边用手撒些小米。这时祗见混在一起的黑、黄两色蚂蚁,依照颜色排成两队,绝不混杂。待蚂蚁排好队后,老头又下口令:“收操啦!”蚂蚁即爬回瓶中。驯兽、驯鸟司空见惯,驯蛤蟆、驯蚂蚁确实罕见。老头之后天桥再无此项表演,他的玩艺可算空前绝后。

这个老头儿上场子时总带着四样道具,一个大罐子,一个小罐子,一个细脖儿的瓶子和一块长方形木板。开场后,他把木板平铺在地上,先将大罐子口打开,嘴里头念叨着;“到时间了,该上学了!”这时人们就看见从大罐子里爬出一只大蛤蟆,跳到木板上便蹲立在中间,昂着头像个高傲的先生正在讲台上。老头儿又拿过小罐,打开罐子口儿后又说:“快上学了,先生都来了,学生怎么还不来上课呀!”这时只见从小罐口处,依次蹦出八只小蛤蟆,爬到木板上,面对大蛤蟆依次排成两行蹲下。等小蛤蟆蹲好了,老头儿又说:“老师该教学生念书了!”再看大蛤蟆,仿佛听懂老头儿的吩咐一样,张嘴“呱”地叫了一声,小蛤蟆随着齐声叫一声。如此这般一叫一答,此起彼伏,真跟老师教学生似的整齐有致。就这样叫过一阵后,老头儿喊了一声;“到时间了,该放学了!”这时,小蛤蟆先起身,依次蹦跳着爬回小罐里。大蛤蟆见小蛤蟆都进了罐子,它才慢慢悠悠地起来爬回大罐子里去。

就在人们围在四周纷纷惊叹不已的时候,老头儿又拿过细脖儿瓶子,打开盖子后嘴里喊:“快出来排队,上操了!”只见从瓶子里爬出密密麻麻的黑黄两色蚂蚁。老头儿一边喊着;“别乱,快排好队!听着,立正,看齐!”老头儿一边下着口令给蚂蚁,一边用手撒些小米。只见混杂在一起的无数只黑黄两色蚂蚁,按照颜色,很自然地排成两队,其两队中绝对没有一只混杂其间的蚂蚁。过了一会儿,老头儿又喊道;“该收操了!”于是你看吧,原本整齐的队伍顿时乱成一锅粥,乱乱哄哄你争我爬地又回到细脖儿瓶子里。

听说过有驯鸟和驯兽的,而且不难看到,但历史上从来没有驯蛙驯蚁的节目。这在古今演艺圈中也确实十分罕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对老头儿怪异的表演,特别是青蛙、蚂蚁如此俯首贴耳任人操纵,定会感到不可思议,肯定认为是无稽之谈。然而见过老头儿表演的人提及此事无不津津乐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穆祥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