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北京 > 老北京专题 > 天桥八大怪 > 正文

第一拨——穷不怕

核心提示: “穷不怕”真名叫朱绍文,是名没有中举的秀才,他大约1829年生人,死于光绪二十五年。清同治、光绪年间在天津卖艺说相声。他祖籍北京,汉军旗,原为京剧

“穷不怕”真名叫朱绍文,是名没有中举的秀才,他大约1829年生人,死于光绪二十五年。清同治、光绪年间在天津卖艺说相声。他祖籍北京,汉军旗,原为京剧丑角儿,演架子花脸,相传武剧《十八拿》出于他之手。后在天桥撂地。晚年住在北京地安门外毡子房。朱绍文先是唱京剧花脸,扮相念打有所创新而遭受到嫉妒,于是改行说了相声,起名叫“穷不怕”,意思是表示自己虽穷但有做人的骨气,不怕任何人和事。穷不怕以说单口相声为主,也会唱。上地时带一副竹板,板上分别刻着一副对联,上联“满腹文章穷不怕”,下联“五车书史落地贫”。这是他的自我写照,穷不怕的艺名即由此而得。每天上地开说之前,他用白沙子在地上撒字。他常撒的一副对联是“画上荷花和尚画,书临汉字翰林书”。他不但撒的字潇洒漂亮,说的段子也都是自己编撰的。

“穷不怕”不仅精通文墨,而且对汉字的音、形、义颇有研究。他表演时总要以白沙子撒成字形,边撒边讲字句中的道理,以此来招引观众看他表演,使人在笑声中学到知识。所以朱绍文对相声艺术最大的贡献是把“白沙撒字”的表演方式引进了相声。朱绍文在说相声前,总是带着一小袋细细的白沙子,拿两块小竹板,夹一把大笤帚,在人多的地方用白沙子画一个大圆圈儿,这叫“画锅”,也就是围场表演的意思。然后他单腿跪在地上,一手以拇指和食指捏白沙在地上撒成各种字体或图案,然后拿两块小竹板击拍而唱,或引出各种趣活和笑料。一套节目表演完毕,用笤帚扫去地上的字,重写新字,开始说新的节目。他能用白沙写成一丈二尺的双钩大字,颇有形象,如“一笔虎”、“一笔福”、“一笔寿”等大字。大字下往往还有小字,许多字组在一起,就成为一首诗或对子。他经常撒的是一副对联,对联为“书童磨墨墨抹书童一脉墨,梅香添煤煤爆梅香两眉煤”。这副对联读起来像绕口令,巧妙而饶有风趣。还有“画上荷花和尚画,书临汉字翰林书”的对联也是如此。“白沙撒字”这种新鲜的表演形式吸引了许多观众,大家都愿意看,所以朱绍文的相声列为当时“天桥八大怪”之首位。

朱绍文是对口相声的奠基人之一。他创作的《字像》讽刺贪官污吏,是早期对口相声中一段有代表性的作品。  朱绍文的艺术生涯,历经咸丰、同治、光绪三代。刊载于《天津文史资料选辑》第十四辑张寿臣《回顾我们艺人生涯》一文中提到“光绪二十年(1894)慈禧太后六十寿辰,十月十日集合各行各业于颐和园宫门外,开设临时摊子供观赏,朱绍文去了,被封(称)为‘八大怪’之一”,“朱在护国寺设摊,恭亲王奕欣曾约他去王府花园撒一双钩‘学’字,结构风神俱佳,亲王大悦,当即拨给钱粮一份(每月给三两银子,四季各给三石零三斗粮食),后又在罗王府得到钱粮一份”。那时“罗王”(罗布藏多尔济)曾聘请朱绍文每天进王府献艺。据北京评书艺人陈荫荣听其师品正三说,穷不怕在罗王府时,一日,大雪纷飞,罗王把穷不怕找到上房说:“都说你抬头一个主意,低头一个见识,今天我想试一试,这么冷的天你若能把我诓到门外去,我赏你一锭银子。”穷不怕眨眨眼皮,面有难色地说:“这可不容易,你若是走出屋,我倒是能把您说进来。”罗王说:“天太冷,工夫大了可不行。”穷不怕说:“您放心,用不了一袋烟工夫。”罗王穿戴齐整迈着大步刚刚走出房门,穷不怕在身后行礼说:“谢您的赏!”罗王问:“谢什么赏?”穷不怕一笑:“您这不是出去了吗!”出其不意地诓了罗王。主要作品 穷不怕自编自唱的曲目有:《千字文》、《睡梦长》、《过新年》、《十八黑》、《保镖》、《黄鹤楼》、《五行八卦》等。他以相声为武器,对清王朝的统治进行了无情的讽刺。他创作的《得胜图》,是反映太平天国农民起义英勇善战,揭露清朝统治阶级昏庸腐朽的一个节目。他创作的《字象》,通过”一字、一象、一升、一降“(即:写出一个字,然后说出它象一件什么物品、做过什么官职、为什么罢官)的猜字游戏的方式,尖锐地讽刺了清王朝的贪官污吏。他创作的《三近视》等节目,一直流传到今天,还在表演。

朱绍文编演的相声有《字相》、《老倭瓜斗法》、《江南围》、《大保镖》等。

穷不怕”趣事:得寸进尺

相声是人人喜爱的一种语言艺术,你可知道,相声是谁创始的?据说是朱绍文,绰号“穷不怕”。  “穷不怕”朱绍文,原是个穷秀才。他学问渊博,口若悬河,能够问一答十,对答如流。  一次,他进京赶考,遇上了大雨,只好躲进一个门洞暂避。不一会儿,先后又进来了十几个赶考的人。门洞的主人,是个有学问的老秀才,他开门一看,门洞里挤那么多的人,有些不满,但随后,转念一想,我何不试试这些人当中,谁最有学问。于是,他对避雨的人,说了上联求对:天留过客谁是过客主?朱绍文想都不想,随即就对出了下联:雨阻行人君即行人东。  朱绍文听后,往窗外一看,发现鸡笼里面有鸡。眼珠一转,接着说:何劳盛馔请烹笼内黄鸡。主人一听,觉得这个人,还真有两下子,立刻宰鸡打酒,与朱绍文对饮。他俩一直喝到半夜,主人想休息了,便又出了个上联:君且听谯楼上叮叮当当几更几点?朱绍文一点也不着急,乐呵呵地对了下联:我只感华堂前说说笑笑一口一盅。主人无可奈何,只好自己先去睡觉。朱绍文呢?一直喝到天亮才 罢休。忽然,他走到厨房内,拿出一把切菜刀,坐在门坎上“霍霍霍”地磨着。主人听到磨刀声,掀帘一看,吓了一跳,对着朱绍文,说了个上联:君为何持刀而磨?朱少文不慌不忙地道出了下联:  我情愿杀身以报。主人听了,差点吓晕倒,赶紧穿鞋下床,说了个上联:若君死岂非一场官府事?朱绍文连忙对了个下联:要我活还得十两盘缠钱。主人有口难言,只好拿出十两银子送给朱绍文,并送他到门口,又说了个上联:此等恶客,去去去,快去快去!朱绍文掉转头来,笑嘻嘻地对出下联:如斯佳东,来来来,再来再来。  主人一听,气得差点趴在地上起不来。此后,朱绍文“穷不怕”的绰号,很快地就传开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穆祥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