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北京 > 老北京专题 > 七十二行 > 正文

乞丐

  

“乞丐”在早年个该叫“要饭的”、“叫街的”、“要饭花子”、“要百家饭的”、“要小钱的”才是。都是“要”的,但要的内容可不一样,方式方法也不同。先说在胡同儿里要饭的,那真是要“饭”,当然有钱给也接着。这些个人多是老弱,或失明,或无依靠的鳏寡孤独。他们每到一户人家儿门前,便高喊:“修好的老爷太太!”住户若有剩吃食,如窝头、干饼子或剩饭,多少给点便打发了,极少有给钱的,那时家庭主妇的观念是剩下吃食若是扔掉,那是暴殄天物,是有罪的,死后下地狱,在地狱也得清算。把剩下吃食打发要饭的,是积善,是修好,修来世,死后升天堂。这只是一种精神寄托罢了。不过绝对不给要饭的水喝,究竟为什么?

幼时听老人说,给要饭的水喝,他能把你家里的贵重东西,在水中暴露给他,不久便会有人来偷盗。还听说,这些要饭的把讨来的剩干粮,攒起来卖给酱园子,

在街面儿上,有时能瞅见一家四、五口,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楼,沿街讨饭,这是遭灾的农民流入城市,靠乞讨延续一家人的生命。特别是那些孩子骨瘦如柴、凄惨可怜。

30年代中,西、南城一带,时常见到老年乞丐,提着一根棍,拿一个铁盒,夹着破草席,沿街讨要。在他身后尾随着三四条摇尾的狗。当时我甚为不解,养狗是有钱人家的闲情,而这个要饭的老人,每天要靠自己行乞才能吃口饭,怎么还养得起狗呢?有钱人家养的狗,看见讨饭的,还得汪汪叫呢!而这个行乞者却能与几条狗如此和谐。看来真应了那句老话:“狗不嫌家贫”。民间常有“忠实走狗”之说,确有道理,怎么没有人说“忠实家猫”的?

再说另一种“要”的。他们大多在商号门前讨要,用现在的话就是“职业”乞丐,说白了就是先给你“添堵”、“添恶心”。这些个人不单单有失去劳力的人,也有壮年好吃懒作的。每到商号门前,高喊一声:“掌柜的!发财您恁!”店内便有人拿出准备好的零钱,打发他们,这是各家商号没有明文的规定。只要有讨要的都多少打发一些。当时的经营者是怎样看这个问题呢?他们认为店前如果连要小钱的都不来了,那还像买卖吗?还认为“买卖人的钱,万万年”,越要越有,店前讨钱的常来,象征生意兴隆。

这些乞丐平时讨钱,都有一定的路线和周期。在他们来说,到买卖家门前讨钱,是天经地义的,毫无惭色,心安理得。他们说明朝开国皇上朱元璋是他们的祖师爷,讨饭的受过皇封,谁敢违抗,就这样他们结成帮。据说他们的帮中还有一些帮规:不准偷盗,不欺残疾人,不越地界,不得无理于商……。他们这个行当还可以公开收徒弟,年轻人学讨钱拜师傅,这也是当时社会底层的一大特点。

要论起“要”的方式那可就多了去了。您象什么“耍骨头”的、“七块板”的、“打金钱板”的、“唱太平歌词”的、“叫街擂砖”的、“写帖乞讨”的、“壁画、地画乞讨”的、“推车、拉小绊讨钱”的,还有就是“掸尘讨钱”和“楔钉子”的。

就拿“楔钉子”说吧,在所有的乞讨中,数“楔钉子”的厉害,没亲眼见过的,准说没那么回事。怎么楔?往哪儿楔?您甭忙,听我慢慢说。

乞丐手拿一根约三寸长铁钉子和一把小铁锤,专在商号门前乞讨。每到一家店前,便高喊一声:“掌柜的,发财您哪!”一般的乞丐来到商店门前,给三五分钱就打发啦。他可不然,看见你给的不是毛票,“回回手吧您哪!”意思是让你再添点,不说嫌少,说“回回手”。如果有的店伙没领教过他的撒手锏的话,这回可开眼啦!他还催你回回手,你若不理他,他便用钉子穿到右腮边,贴近店门的左框,铁锤当的一下,可就把腮帮子楔到商号的门框上了,您就瞧乐吧!您想啊,哪个商号门框上趴着这么一位,围观的人不用说,还能做买卖吗?就他这一手要是叫他拢钉子,得拿钱说话,少说也得两毛,他有他的道理,谁让你不回回手呢?刚才你要是给一毛,我不就走啦!哪能让我白楔这一下!还耽误我多要一份哪!好家伙,他倒有这时间观念,误了我的功夫,得多给点。

有人会问,这是真的吗?告诉您:千真万确。

那钉子您以为真的往肉上钉啊?那血色(音ZI读三声)糊拉的还行啊?他是往腮帮子上早已有的小洞穿过去把钉子钉在门框上的。这简直是威胁带讹诈。如今没有这种乞丐啦,要是有,商店商场的门窗都是铝合金的,没地儿楔钉子不是吗。

要有一种要的方式,这在老电影和书上都听说过,叫“街擂砖”,这名儿您可能不知道,但我一细说,您一准一拍大腿说“这就叫街擂砖啊”。

这“街擂砖”是在繁华热闹街面儿,下肢残缺的叫花子,跪在地面,膝头绑两块厚厚的旧布,也有拴上两块汽车外胎的,右手拿一块半截砖,左手套一只旧鞋,每往前拖一步,便喊一声:“老爷,太太呀!”同时将半截砖向胸口猛地一擂,发出“嘿!”的一声,惨不忍听。天长日久如此乞讨,他胸口处结下了厚厚的老茧,像是一块老树皮贴在胸前。人们走过看着实是可怜,便随手扔给他几个零钱。当时的戏园子、商场商店门口常可看到擂砖的乞讨者。

据说他们当中,有过去在火车上扒窃,跳车时被轧断了双腿,被称为“吃大轮”。

还有一种是“摆棋式”,这纯属骗人的勾当,既不是买,又不是卖,更不是服务行当,您说算哪行?只好把它放在这里,看看哪位上当受骗。

过去在大街上摆棋式的,是哪些人呢?无非是无业游民,好逸恶劳、投机取巧、不尴不尬的人物。他们将一盘象棋残局摆在便道上,他盘腿坐在棋盘后面,口中念念有词:“会走车的,走交河两岸,会走马的,踩他一东一西;屏风马小二炮,小卒过河气死车,双车难破士要齐……”棋盘上摆的残局,他懂得吗?不见得,那么他在这里究竟是干什么的?“我这是以棋会友,搭桥牵线,哪位若是能破这残局,我们再约一位,对阵见输赢,输的一方您交个朋友,拿一盒烟,不算多吧!你花钱学一着也值得吧”。

这棋盘的布局是从棋谱上搬来的,不管二人水平多高,须按要求的步法走,谁错走一步,准输。其实真正懂棋的不屑一顾,所谓“变戏法瞒不了筛锣的”。旁边有一位刚学象棋没几天,看出便宜来了,嘴里不停地叨咕:“分车……跳马……炮沉底……这不就完了吗?”他可没看清谁完了,是红方还是黑方?那摆棋式的,看这意思鱼要上钩了,不能操之过急,继续拿唾沫粘你:“以棋会友,不拘哪方,任意挑选,摆擂设场,输赢平常,看看哪位上场?”那位二把刀一看:“我占红方!”摆棋式的还故意让让:“哪位占黑方?不管哪方,输了就一盒烟钱,谁呀?”旁边有一位:“我试试?”双方对面一蹲,摆棋式的又着补一句:“不管哪方,回棋算输。”三下五除二,“二把刀”败下阵来。嘴里还说:“刚才我看得很清楚,怎么会?”按原来的约定,一盒烟钱给人家了。这一场完了,人自散去,那摆棋式又重新摆一局:“会走马的……”。

这“摆棋式”有人说看着眼熟,可不吗,现在大街上就有。摆个残局或撂个牌子,上面儿写着“以棋会友”,变着法儿的筛锣的,目的就是骗您上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乞丐
责任编辑:穆祥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