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收藏300余张武汉老橱窗照片

15日,长江日报传播研究院主办的“卓越企业家读书会”在卓尔书店举行,第五期主讲嘉宾汉商集团总经理麻建雄与书友分享老橱窗背后的武汉往事。他在武汉商界无人不晓,却少有人知晓他是收藏者。他钩沉历史,将“打捞”的300余张老橱窗照片,集结而成《武汉老橱窗》。

他说,大武汉,因商而兴。老橱窗,伴城而美。它曾是当时社会的缩影,曾是那个年代的时尚,曾是百姓生活的写照,也曾是生产与消费者的纽带。记者耿尕卓玛林敏丁雯

“开始我是一个看橱窗的人,后来成为摆橱窗的人,最后成了收藏橱窗的人。”

曾经:

逛商店

就是逛橱窗

有商店的地方就有橱窗,这是曾经的武汉街头。一排排大窗,它占满商店的一楼门面——商店有多宽,大窗就有多长。

在计划经济的年代,娱乐单调,物质匮乏。当时武汉的娱乐去处,也只有“四菜一汤”,“四菜”分别为中山公园、古琴台、归元寺和动物园,“一汤”则是东湖。而那时的武汉人逛商店,其实就是“干逛”,逛街真正的乐趣,其实是逛橱窗。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橱窗里,有“人民公社好,红花处处开”。七十年代的橱窗里,有“发展经济,武汉产品在前进”。形形色色的橱窗里,有政治导向、社会思潮,也有生活意趣。

但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人们突然发现,老橱窗占据了商业的“黄金铺面”,占了商业的“地铺资源”。从此,老橱窗数量大减、规格大缩。

如今,随着城市发展和商业繁荣,橱窗已让位于各种专业店,消失在巨幅广告中,被遗忘在耀眼的霓虹灯里。

争议:

被贴小字报的

“松下”橱窗

1983年初,汉阳百货商店搞了一场“摇奖销售”,利用橱窗、招贴和报纸广告立体宣传,被人指责“是一种赌博行为”,橱窗大玻璃上也贴出了指责声音。后来经过反复阐明摇奖意图,最终得到社会认同。

色彩斑斓的橱窗背后,政治、商品、艺术不断交织,橱窗主题备受争议。

1980年,我们一行8人到北京考察橱窗。当时,北京百货大楼摆了个日本“松下电器”橱窗,陈列了10余种松下电器,全城轰动。但围观同时,引发一场大争论。橱窗大玻璃贴出了小字报,有人认为,橱窗宣传了资本主义好逸恶劳的生活方式。有的上纲批判,认为这个橱窗会败坏新时期良好的社会风气。

有关部门下令清理整顿,并明确指示:今后一般不在商店进行外国商品的橱窗展示。

6个月后,在一城之隔的天津百货大楼,我们却看到一个与“松下”同类的“日立电器”橱窗,这也说明人们正在适应开放的形势。

结婚:

非有长江音响

一个新潮流、一种新商品出现,往往先在橱窗上发布。透过老橱窗,可以看到不少武汉行业发展的历史截面。

合成洗衣粉一出现,马上就有“合成洗衣粉——肥皂工业的新贡献”的橱窗;化纤品、的确良一诞生,又会看到“合成纤维衫”、“卡普隆丝袜”以及“化纤集锦”的橱窗。

老橱窗,就是一个“汉货精品”的万花筒。曾经叫响的武汉名牌:黄鹤牌自行车、荷花洗衣机、长江音响和莺歌电视机。那个年代,很多人从北京、沈阳来,结婚置办家电非有长江音响不可。

都市最繁荣的地方是商场集中区,而商场最能反映商业文化的是橱窗宣传和店容店貌。

过去,老橱窗还是风光、时尚、流行汉产精品的展示台。曾经风光的海棠牌、东湖牌收音机,大桥牌缝纫机,金鱼牌搪瓷和华中玻璃厂的玻璃制品;曾经时尚的武汉天一花布、武汉染织厂灯芯绒、东方红床单;曾经流行的碧绿、大桥香皂,青龙药皂、白象牙刷和特制汉汾酒。

   责任编辑:穆祥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