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老人乐享“微生活”

“馆长”孙爱青:做好养老服务也是为了明天的自己

在胡家园社区微生活养老馆,老人们可以购物、休闲。

孙爱青是东直门街道社区服务中心的主任,曾经做过幼儿园教师的她现在的服务对象都是社区中的老人。一个月前,京城首家养老微生活服务馆落户东直门,这里提供的25类168项服务能够贴心到老人生活最微小的部分。“今天我们努力做好养老服务工作,就是为了明天即将老去的自己。”

微生活馆五年遍布社区

一个电话,就能将各种细致入微的服务送进门,记者跟随“馆长”孙爱青来到养老微生活服务馆,这家服务馆占地面积只有130平方米,服务却包括了上门理发、普通照料、家政服务、家电修理等168项。

孙爱青告诉记者,微生活服务馆的服务项目并不是“拍脑门”拍出来的。比如胡家园社区是老旧小区,很多住宅楼没有电梯,老人最发愁的就是去超市买油、买米、买面却没力气提上楼。于是微生活服务馆就有了配送服务室,60岁以上的老人购物就能免费送货上门,品种涵盖了日常必需的各种生活用品。孙爱青说,商品价格绝不会因为送货上门而涨价,定价也不会比大超市高,还能收老年券。

孙爱青说,当初讨论微生活服务馆到底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时,开了不知多少次居民代表、居委会代表和服务商代表的讨论会。最后发现很多家有老人的社区干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不在家时老人的健康出问题,老人自己也很害怕例如突然发病、外出迷路等突发状况。于是服务馆就特别开设了远程监护服务,通过无线网络生理参数监测仪,专业的医疗人员随时监控老人的健康情况。通过佩戴在老人手上的腕式手表,可同步监测心电和血压等参数。万一老人不小心摔倒了或者突然有不适的情况,还可以一键报警,外出迷路也可以进行定位。

说到微生活的未来,孙爱青透露了东直门街道的“五年规划”:“利用大概五年的时间,让微生活服务馆遍布东直门街道的所有社区,每个社区根据自身情况‘私人定制’服务项目,让老人真正享受社区生活。”

第一个大问题就是“吃”

孙爱青2007年来到东直门街道工作后,就组建了“快乐时光俱乐部”,为社区老人的文娱生活增加了不少快乐。两年之后街道文体中心与服务中心合并为社区服务中心,孙爱青的工作自此开始与社区老人的生活密不可分。

孙爱青记得,当时着手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老人的吃饭问题。那时街道的配餐中心挂靠在辖区的一个餐馆,运行了没多长时间,投诉却多于满意,老人们提出:餐馆的饭菜口味很重、油很大,而且中午正是餐馆用餐高峰,送餐的时间也不能保障。

于是孙爱青提议,把街道的一栋老办公楼腾出来,改成了营养配餐中心,每天饭菜样式各异,以软、烂为主,分为主食、副食和汤,按照套餐价格,“两荤两素”为8元。同时,还利用居委会的几间空房,为老人准备了活动室、理疗室、理发室,并让提供服务的商家收老年券,这样老人可以中午吃饭,休息,下午看电影,然后理发、做做理疗。

为了让养老工作更“接地气”,孙爱青更注意观察一些细微的小事,也不怕每次汇报工作的时候,向领导提出最实际、最棘手、最“尖锐”的问题。“比如我们给老人提供了午休场所,那么是不是应该配备专业的护理人员,注意老人体征的一些变化,以防止突发疾病;再比如,我们不是宾馆酒店,不可能做到为每个人随时更换寝具,为老人休息提供的床单、被子,怎么才能做到干净、卫生,让老人心里不‘膈应’。”爱说“大实话”的孙爱青说,“不是说你摆了几张床、让领导一看就行了,你摆的床没有老人愿意在那儿午休,那才是失败。”

【感言】

“老小孩儿”就要哄

曾经做过幼儿园老师的孙爱青说起和老人的接触,对“老小孩儿”这个词有着更实际的体会。“老人的事儿,你答应他了,要么马上去办,要么给他解释清楚为什么不能马上办。不敷衍,这是为老人服务的最重要原则。”

孙爱青说,自己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直到奶奶95岁离世。结婚后和婆婆一起生活,婆媳也一直相处融洽。“和老人在一起就要哄着他,答应他的事儿要说到做到。”“老人岁数大了,脾气比小孩还小孩,让人哭笑不得,但又觉得特别可爱。比如在配餐中心吃饭,经常有老人觉得自己的饭菜给的不如别人‘多’而闹脾气;送餐晚了五分钟,就抱怨自己‘饿死了’。”所以孙爱青要求所有服务人员,答应老人的就要马上付诸行动,如果不能马上着手,就得跟老人解释清楚为什么、什么时候可以办、什么时候能办好,不敷衍、不拖延。

孙爱青说,居家养老的工作才刚刚起步,自己从最开始的迷茫也到了现在的“摸着点儿门”。“如果你把社区中的老人当成自己家里的老人,这个工作就能做好。如果你能明白现在所做的,其实是在为了将来也会老去的自己,那么这个工作一定会越做越好。” 

晨报记者 王萍/文 李木易/摄

   责任编辑:lw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