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谷平:背着稿子撤退

核心提示: 谷平,原名胡京芝,1923年5月出生。父亲曾为日本伪实业科科长,但本人思想进步,1936年考取女一中,并加入民先队,积极组织学生进行各种抗日活动,1940年投身平西根据地,被分配在《挺进报》负责编辑工作,1943年响应号召随报社迁至平北,抗战胜利继续在张家口担任《察哈尔日报》编辑,1949年回北平,1952年后在铁道部工作直至离休。

小时候我家条件比较富裕,因为父亲早年跟随伯父留学日本,就读于京都大学,回国后曾在河北井阱煤矿当技师,他日语好,又认识很多日本朋友,后来又当日本伪实业科科长,我和姐姐对他给日本人做事有意见,为此多次交涉,但父亲不听劝,说这也是为一家人的生计着想。

当时我们家和伯父家同住一个院子,五哥、六哥思想比较进步,对我和姐姐影响很大,我小学毕业考取女一中之后,自然就要加入民先队。当时组织过募捐、抵制日货的活动,还领同学们去中国大学学唱革命歌曲,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双十二”游行。

为了声援绥远抗战,1936年12月12日,北平的大中学生走上街头示威游行,呼吁“反对内战”、“团结抗日”,在中学里女一中算活跃的,民先队当然带头积极参加。可是训育主任思想反动,把学校大门锁了不让我们去,我记得一位高三的男同学很有勇气,拿铁锹把立柱上那铁活撬开,活页的四扇大门就全开了,好多学生“哗啦”一下涌出去。

没想到刚走没多远,队伍又被带进景山公园,第二次关在门里,既然游行不成,我们就放声唱抗日歌曲。那天我妈担心,雇了辆三轮车绕着公园转了好几圈也没能进去见着我,晚上回家大哭一通,但我没觉得怎么样,类似的事还是接着干。

七七事变后,我不甘心在沦陷区当亡国奴,就申请到根据地去抗日。由大学生送到根据地边界之后接着由老乡沿村转送,刚到宛平县,我从家背的一个挺好看的被子就被革命同志拿去了,在根据地的前半年都只能盖军大衣。

吃喝拉撒更不习惯,再没有了城里的白面细米,天天喝棒碴粥,厕所也连蹲坑都不是,猪还在旁边拱。有一回泻肚,我嫌脏随手把内裤扔了,没想到被照顾我们生活的廉伟老太太捡到,让老乡洗干净给送回来,告诉我根据地物资紧缺,要节俭着过日子,搞得我很不好意思。之后慢慢适应了,有一回一边跟哥哥说话,一边从衣服里掏出一只虱子扔在火盆里,还觉得挺自然。

不久我被分配到《挺进报》,在涞水县办公,主要编辑新华社和驻县通讯站记者写的稿子,有时还帮忙把电台收到新华社的明码翻译成汉字。1943年,为响应宣传阵地要到艰苦地方去的号召,机关和报社搬到平北,那时得经常防备扫荡,敌人的据点离我们只有20多里地,哨兵看到敌人有行动就打枪通知我们撤退,男同志负责卷炕席,我就负责背稿子,做一个公文袋,把稿子都插在里面,往腰上一系就可以跑,等敌人走了再回来继续工作。

根据地的物质生活没法跟北平相比,但我的心理准备很充分,即使遇到困难、吃苦受累也不能打退堂鼓,一定要坚持干革命的信念从未动摇。

晨报记者 铁瑾

老兵档案

谷平,原名胡京芝,1923年5月出生。父亲曾为日本伪实业科科长,但本人思想进步,1936年考取女一中,并加入民先队,积极组织学生进行各种抗日活动,1940年投身平西根据地,被分配在《挺进报》负责编辑工作,1943年响应号召随报社迁至平北,抗战胜利继续在张家口担任《察哈尔日报》编辑,1949年回北平,1952年后在铁道部工作直至离休。

   责任编辑:张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