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蓝文长:炸不断的播音

核心提示: 蓝文长,1928年出生。儿时就读于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和志成中学(后更名北京市第35中学),父亲蓝公武为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抗战时期任中国大学教授,多方支援地下党工作,受家庭影响,本人于1945年7月奔赴晋察冀解放区,在华北联合大学政治学院短暂就读后,年底被选为张家口新华广播电台播音员。北平解放后随组织进城,分配在邮电部管委会工作。丈夫为开国少将段苏权。

七七事变前一天,我和母亲住在舅舅家,早上起床大人说夜里日军往城里打炮,炮弹甚至就从房顶上飞过,那时我只有9岁,睡得沉没听到,也没有害怕的感觉。但北平沦陷后,我们经常眼睁睁看着父亲被日本人欺负。

有一天,因为鬼子在街上耀武扬威,父亲气不过,抄起铁锹冲出家门,先怒目相对后痛骂日军,于是被一顿暴打,邻居假称他是“疯子”才免于被带走。病愈后,父亲继续在中国大学的课堂上公开宣传抗日,听课的学生太多,窗台上和过道里都挤得满满当当,他告诉学生日本帝国主义必败,次日就被“请” 进了宪兵队,这样的事发生过多次,1940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宪兵队突然翻墙闯进我家,把父亲从床上拉起来,打了两个嘴巴后戴上手铐逮捕,在狱中,他不仅被拷打,还遭遇过灌辣椒水、压杆子等酷刑。

那时年龄小,经过日本宪兵队时看见士兵带着刺刀站岗还挺害怕,只好贴着墙根溜边走,但心里对鬼子充满仇恨。我记得在志成中学读书时有日文课,老师爱国,就不教我们。那时也流行看巴金的小说,其中暗杀情节对我影响很大,我经常想着要像书里写的那样去杀汉奸。

1939年我四姐去了解放区,我也决定将来参加革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1945年7月,正是高三暑假,组织上给我买了火车票,奔赴晋察冀解放区。从北京到定兴县后,一个交通员接应我,发了一身特别肥大的淡蓝色土布衣服,吃了一顿凉开水泡大麦米捞饭,给了20块边币,第二天又上路。

革命年代跟现在不一样,对生活水平不计较,刚从城里出来,看什么也都新鲜,睡在老乡家的房顶上,一睁眼就看到满天的星星和月亮,感觉还不错。到了解放区,先在城工部学习《新民主主义论》《论持久战》《论联合政府》,为防止彼此身份暴露,听课时一人一个格子用帘子罩着,走路也要拿毛巾挡住脸。

之后我又被分配到华北联合大学,1945年底被张家口新华广播电台招去当播音员。那时我们用的是伪蒙疆政府留下的设备,分早中晚三个时段播音,内容包括新闻、社论、生活、文艺,中间过渡时间还放点唱片,挺洋气的,10千瓦的功率也算很大了。每天播音结束后,还要跟延安交流,我负责念加密数码。

1946年10月10日,傅作义的军队轰炸张家口,我们电台的同志对此有经验,大家躲在屋檐下,没有人员伤亡,也坚持不间断播音。最后带着设备和唱片撤离时,还遇到国民党飞机扫射,转移到阜平后把广播台设在山上,因为电源工作情况不好,虽然也请技术师设计了一个水电站,但设备不完善,质量也不好,电台没有维持多久。

晨报记者 铁瑾

老兵档案

蓝文长,1928年出生。儿时就读于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和志成中学(后更名北京市第35中学),父亲蓝公武为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抗战时期任中国大学教授,多方支援地下党工作,受家庭影响,本人于1945年7月奔赴晋察冀解放区,在华北联合大学政治学院短暂就读后,年底被选为张家口新华广播电台播音员。北平解放后随组织进城,分配在邮电部管委会工作。丈夫为开国少将段苏权。

   责任编辑:张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