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赵勇田:我亲眼目睹日军投降

核心提示: 赵勇田,1925年6月出生于河北省安平县什伍村。1938年6月参加革命工作,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初期曾在冀中区党委,任黄敬书记机要通信员。后调入八路军前方总部情报处系统。建国后,在解放军第六高级步兵学校、石家庄高级步校、解放军通信兵部工作,后调总参谋部文化部任副部长。1983年4月离休。

1945年5月4日,我奉命离开八路军前方总部,进入敌占区北平八路军情报站,深入警察第七队从事地下情报工作。8月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那天深夜,正在熟睡中的我忽然听到北平街头有鞭炮声,继而传来阵阵锣鼓声。等我到门口一望,街上有人奔跑着大声呼喊:“日本投降了!”街头巷尾很快挤满了人,不少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当晚,我和房东张玉昌在他家的炕头上点着煤油灯畅谈胜利,兴奋得一夜未眠。那盏煤油灯我一直保存到现在,有时还会将它点燃。

1945年10月10日,是北平战区接受日本军队投降的日子。

那天早晨,我突然接到队长的指示,安排我到太和殿前广场观看受降仪式。按照队长的要求,我换上学生装从故宫的东门进入,站在太和殿广场东南角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亲眼目睹了这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幕。

只见国民党第92军在军长侯镜如率领下,列队于太和殿广场上;各界代表陆续进入指定地区;主持受降仪式的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步入会场;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率领缴械投降代表团60人来到会场,站立主席台一侧,会场上一片寂静。

上午10点整,景山山顶上汽笛长鸣,会场上礼炮响起,军乐队奏乐,全体肃立,为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默哀,日本代表团成员个个低头躬身,向中国人民谢罪。孙连仲率先在日本华北派遣军投降书上签字,接着根本博在投降书上签字。随后,日军以根本博为首的5名代表双手捧着自己身上佩过的战刀来到签降桌前,鞠躬示礼,随后恭恭敬敬交出沾满中国人民献血的战刀,放置桌面上。

整个受降仪式不到1个小时。仪式完毕,军队撤走后,等在太和殿广场外的老百姓一拥而入,在广场上欢呼雀跃,有的还拍照留念。

由于接到上级命令,要求我们一律保持平静,身负重任的我只是按捺住内心的喜悦,悄悄离场。直到晚上,才将白天见到的情景写成密信向组织汇报。

今年4月14日,我专程去了一趟卢沟桥。看到宛平城上的弹痕、卢沟桥残缺的石狮,感慨万千。虽然炮声已消失快77年,但回首昨天,一切历历在目。

晨报记者 杨奕

老兵档案 赵勇田

赵勇田,1925年6月出生于河北省安平县什伍村。1938年6月参加革命工作,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初期曾在冀中区党委,任黄敬书记机要通信员。后调入八路军前方总部情报处系统。建国后,在解放军第六高级步兵学校、石家庄高级步校、解放军通信兵部工作,后调总参谋部文化部任副部长。1983年4月离休。

   责任编辑:张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