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俞立:直接吞食文件

核心提示: 俞立,原名杨荣竹,1921年10月出生于河北定州,1938年4月,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开始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4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后,先后担任新生中学(女校)校长、西城区教育局局长、西长安街道办事处主任、崇文区委副书记等职务。1986年离休。

从1938年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以来,我上学的同时一直在积极地开展工作,先后发展了九名进步同志,其中有的还被送往根据地。

1937年冬,为躲避日本军队的狂轰滥炸,我们全家从保定搬到北平,我转入北平幼师初中部学习。这是一所具有优良校风和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师生中蕴藏着高昂的抗日爱国热情。我进入北平幼师后,被这些师生们的爱国热情所感染。这里,开始了我的革命之路。

1938年春,在同班好友康昌时的介绍下,我正式加入了“民先”,并开始接受组织上交待的任务——往根据地输送进步青年。在北平幼师上学期间,我一共发展了两名进步同志,一位是与我一同从保定来的同学王蕴华和我的一位邻居,通过交朋友、谈思想、给任务等方式,考察对象,壮大队伍。除了考察发展对象的个人条件、思想觉悟,还要对家庭背景进行考察,因此,交朋友是一个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此后,我又先后发展了七名同志,并且帮助失去联系的两名同志重新进入组织关系中。

除了在学校组织读书会、球队等形式外,我们还到社会上进行秘密的抗日宣传活动,如经常复写一些宣传品,用糖纸包成糖块一样大小,丢在公园或电影院等公共场所。这种形式很有讲究,必须要用很柔软的纸,并且纸的大小只能容纳一句话左右,比如写上“共产党万岁”等内容。有时用信封装上宣传品,夜间悄悄投入住户家中;有时还到大街上张贴宣传品。现在还记得,一个冬天的夜晚,我拉着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妹妹,跑到西黄城根僻静的街上张贴标语。寒风刺骨,我们的心却是炽热的。

成为一名合格的地下工作者,组织还专门给我们安排了秘密工作训练,如公共场合要注意身后是否有“尾巴”,遇到紧急情况时,小文件直接吞食,大文件利用“卫生巾”做掩护。

1941年夏天,根据地遭到大“扫荡”,日本人对北平的统治也越来越严酷。上级组织号召、动员大家“出城去”,我帮助翟玉玲联系了出城的事宜。当时一共有8、9个人一同由交通员带领出城,估计人太多,引起了敌人的注意,在平西时,他们被逮捕关进监狱。翟玉玲被捕,我和杨鸿纯被迫转移以确保安全。组织派来高润同志,把我们带到天津法租界的一个旅馆躲了起来,等待交通员送往根据地。

我的上级赵元珠也因为学生被捕的事情受到牵连在天津躲避,她时常来旅馆看我们。等了一段时间后,交通员一直没来,后来赵元珠得知被捕的学生并没有说出什么,我们没有暴露,可以回北平。就这样,我终于又回到了家中,继续为党的革命事业开展工作。虽然经历了这件事,但从参加革命以来,我内心从来就没有害怕过,有信仰、有信念,没有什么可恐惧的。

晨报记者 杨奕

老兵档案

俞立,原名杨荣竹,1921年10月出生于河北定州,1938年4月,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开始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4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后,先后担任新生中学(女校)校长、西城区教育局局长、西长安街道办事处主任、崇文区委副书记等职务。1986年离休。

   责任编辑:张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