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最美候选团体:四环游戏小组

核心提示: 这个初春,对北京四环游戏小组来说,可谓“好事成双”:北京电视台公益类一等奖的10万元奖金,已全部到账;与北京市教委合作的流动儿童学前教育项目,也正式立项通过。

这个初春,对北京四环游戏小组来说,可谓好事成双:北京电视台公益类一等奖的10万元奖金,已全部到账;与北京市教委合作的流动儿童学前教育项目,也正式立项通过。


 

四环游戏小组


我们更看重后一个,这意味着我们的理念得到了官方的肯定。四环游戏小组负责人马楠说。

该小组成立于200447日,由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师生创办,为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四环综合市场的流动儿童提供学前教育。迄今为止,有500多名孩子从这里毕业

成立八年里,它苦苦追求一个正当身份,被多次关停,几乎陷入绝境。

现在,面对先于正当身份到来的理念认同,负责人马楠有着自己的理解:四环应该拥有独立人格,我们已经不再单纯纠结于等不来的身份,找到了公益的本质,就不会迷失。

是游戏小组,不是幼儿园
2004
4月的一天,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教授张燕在一次课题调研中,和自己的学生来到了位于德胜门内大街的四环综合市场内。按照事先安排,学生们逐一问那些三十岁左右的商户:对孩子的学前教育有什么打算?

答案其实很明显:热闹的市场里,几十个三四岁的孩子乱跑着,忙于生意的家长们无暇照顾他们。张燕和她的学生们的调研,让家长们误以为,她们要来办个幼儿园。

张燕真的做了一个决定:免费为孩子们提供学前启蒙教育。

一开始,学生志愿者带着商户的孩子,每天在市场管理处院子的露天空地上开展活动。一个月下来,市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被学生们感动了,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仓库,可以免费使用。

商户和学生志愿者一起,动手改造仓库,买来桌椅,装上小黑板。市场里更多的孩子加入进来。

家长们喜出望外,对于来自外地的谋生者而言,正规幼儿园门槛高,收费高,可望而不可即;黑幼儿园山寨幼儿园存在的风险又让他们望而却步。

可慢慢地,市场里的商户发现这并非他们印象里的幼儿园,就像张燕为它起的名字:四环游戏小组。在这里,老师们更注重玩,更注重培养孩子良好的行为习惯,激发家长当孩子的老师

这种理念一度遭遇商户们的质疑。这种质疑来源于他们的个人经历:我们辛辛苦苦地在这里卖菜,就是因为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

游戏小组的理念并不是超前,相反,它是一种对儿童本真的回归。要知道,建那么多豪华的幼儿园,其实对孩子的教育来说是很危险的。张燕说。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北京师范大学流动儿童教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张燕认为,对于国内超过1亿的学龄前儿童来说,学前教育赋予孩子们的更多应该是自然的人性,而不是超前的智力开发。

在张燕看来,这种教育理念以公益的模式运转,可以为很多流动儿童服务。据统计,在北京,与四环市场规模相当的市场有1000多个,每个市场至少有几十个学前流动儿童。在众多的城乡接合部,更是居住着大量流动儿童。北京有500万流动人口,很多学龄前儿童,难以接受良好的教育。

在张燕的设想中,四环游戏小组正在探索的公益模式,可以成为解决上述问题的有效途径之一:依托社区(市场),大学生志愿者支持、专职教师队伍支撑、带动学生家长参与,不以盈利为目的。

2007年,四环游戏小组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和北京市妇儿工委办公室,列入社区保护流动儿童的项目试点。

即便是这样,成立三年之久的四环游戏小组依旧默默无闻,直到2008年被首次关停。

被叫停的游戏
李相禹在20089月份成为四环游戏小组的负责人。之前,四环游戏小组刚因为奥运安保问题被叫停。叫停期间,李相禹和志愿者四处寻找空地,坚持进行活动。

让李相禹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此后,小组又因手足口病、甲流等原因,被两次通知停课

201055日,一纸通知让四环游戏小组被迫搬离诞生地四环市场。

那一天,市场管理人员贴出紧急通知:根据北京市公安局和什刹海街道办通知,自即日起我市场儿童游戏小组无限期关闭,全体商户要严格执行以上规定,不准带小孩(包括已上学的儿童)再进入市场!违者将接受市场严肃处理。

市场管理处负责人对李相禹解释说,各地多次发生针对幼儿园的恶性事件,北京多个公立幼儿园加强了安保,街道办要求市场加强管理、保证安全,市场只是一个经营场所,没办法做到这些,只能将它关闭了。

李相禹介绍,一般来说,正规幼儿园的师生比是1:5,即一个老师照看5个孩子。而四环游戏小组每天最多为30个孩子,配备志愿者3名,家长至少2名,出入均有专人看守,每一次开家长会,都会有安全面对面的安全培训和卫生保健培训。

同时,四环游戏小组为每个孩子购买了意外伤害险,也和市场方面签订了安全责任书。

我们尽全力做到周全、安全,对于每次都因为安全问题被叫停,李相禹颇为无奈,莫非还能有定时炸弹?

不过,她和家长还能理解市场的苦衷:仓库已经让我们免费使用了六年,大家都不容易。

被关停后,游戏小组的活动减为半天,志愿者们四处找空地,带领孩子们游戏、学习。

20117月底,李相禹他们终于找到新的场地,位于新街口大半截胡同内的一座四合院。独立,安静,院子可以做活动场地。李相禹和家长们都很满意。

可是,房东为四合院开出了每月6800元的租金,半年起租。这样的条件让李相禹感到为难。

实际上,从四环游戏小组成立起,除了孩子们的学习资料印刷费和给志愿者每人每月20元的交通补贴,小组几乎是零成本在运行。

此时,家长们主动提出成立一个房屋自助基金,每人每月交150块钱。游戏小组不仅让孩子们懂了规矩,还教会我们怎么带孩子,比那些幼儿园强多了。家长们觉得钱交得值。

可和房租相比,家长们主动交的房屋资助金依然不够。多亏北京一所语言培训机构,临时向小组捐助了5万元,李相禹他们才得以租下房子,租期两年。

可就在复课首日,四环游戏小组因为资质和安全问题,被再次叫停。李相禹意识到:四环游戏小组得到了家长和媒体的肯定,可是没有正当身份,就很脆弱。

 

   责任编辑:张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