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名日本战犯口述日军侵华罪行史:杀慰安妇吃肉

在抗战胜利69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辽宁省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发布了新中国改造的8名日本战犯史料收集整理研究成果。这8名日本战犯在2013年7月,接受了中方研究人员的面对面采访,讲述了自己当年在中国所犯罪行、接受教育改造情况,表达了维护中日友好的愿望。

证言凿凿,掷地有声。这8名日本战犯均已年逾九旬,面对摄像机镜头,谈起曾在中国土地上犯下的种种罪行,他们面露悔恨,有的人掩面而泣。

“这是在当前日本右倾化进程中,一次良心的重现。”中国近现代史料学会副会长王建学说,由昔日的加害者现身说法,与其他方式相比,揭穿否定侵略的谎言更加有力。

他们在中国做了什么?

——用俘虏当靶子练胆刺杀。

曾任日军第3旅团步兵第6大队通信队队长稻业绩说:亲眼看到把中国八路军俘虏从后面绑上,挖出坑,将俘虏在坑前排成排,让刚从日本来的少年兵进行刺杀活人训练。

曾任日军第59师团第53旅团第44大队步兵炮中队伍长的大河原孝一说,在步兵部队进行杀人训练是平常的手段,我们也不例外地接受了这个训练。通过这个训练,要使杀人成为习惯。一有机会,不论在何时何地拿着枪,不论有没有理由,杀死中国人。

——冲进村子,杀光、抢光、烧光。

曾任日军第39师团步兵第232联队第1大队机枪中队兵长难波靖直说,在白阳寺(湖北境内)下的山谷里有几个村庄,日军600多人的部队攻了进去。大队长要求,即使一只猫也不要放过,全都杀死,所有的东西全部抢走。冲进村庄的部队把一百几十个老百姓全都屠杀了,然后把粮食、猪、鸡等食物都用驴驮运返回。

曾任日军第39师团第232联队第1大队第4中队上等兵须子达也说,居民全都跑了,如果还有谁在就有可能会被杀,或是疑为间谍,进行拷问。剩下的只是牲畜,我们把这些家畜杀掉都吃了。 

——掳掠中国百姓赴日做苦工。

曾任日军第59师团第54旅团第109大队第5中队分队长、伍长久保寺尚雄说,在山东半岛、青岛的东北方向,作战命令是“看见逃跑的人就开枪”,而自己抓住的人作为俘虏好像送往日本。所谓的抓劳工就是抓住老百姓,把从十五六岁到六十岁的人全部包围抓起来。

——强征慰安妇,甚至残忍杀了吃掉。

曾任日军第59师团第54旅团第111大队机关枪中队下士官、军曹的绘鸠毅说,在俘虏中有一个女人,被强迫做了一个下士官的慰安妇。食物供给越来越困难,下士官把她杀了,然后吃了她的肉。日本军队可以随意杀人,更何况是强奸。

曾任日军第59师团第54旅团第109大队步兵炮中队上等兵的高桥哲郎说,将官使用的是“偕行社”,一般士兵使用的是慰安所,起了日本名,比如用“樱”、“椿”等名称,用这个来做区别。

字字都是血,读来满眼泪。这些毫无人性的侵略者,对中国人的生命如同草芥。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中国人民不能忘记也不敢忘记。

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陈列馆前馆长张继承曾多次前往日本,与这些战犯面对面交流。“他们经过改造教育幡然悔悟,还用余生四处奔走讲述战争真相,他们对今天日本政府的走向倍感忧虑。”

曾任日军第91师团第73旅团独立293大队第2中队伍长的西尾克己说,如果日本不对国民进行历史教育,日本就会亡国。

上一页 1 1下一页
   责任编辑:bjcb01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