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先行指标调整 专家:结构调整显效政策总体稳定

    如何看待近期经济先行指标调整? 结构调整显效 政策总体稳定

8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回落、用电量以及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低于预期等经济先行指标表现偏弱;而23日公布的9月汇丰制造业PMI好于市场预期,一定程度上又表明经济向好。如何看待当前部分经济先行指标的复杂表现?

专家表示,尽管一些经济指标回落,但经济提质增效取得进展,经济结构调整成效显现。未来宏观政策在继续着眼于综合性目标、保持稳健定力的同时,应继续加快调整经济结构,改变经济增长方式。

  数据

  PMI走势提示制造业仍在扩张

今年初,我国确立了7.5%的年度经济增长目标。然而,在一系列经济先行指标低于预期的背景下,包括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巴克莱银行等在内的国外机构纷纷下调了对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上述机构判断的依据即是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包括8月份制造业PMI指数、用电量以及工业增加值等数据的表现。

作为宏观经济的重要先行指标,在经历了5个月的反弹后,8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回调至51.1%,比上月回落0.6个百分点。

制造业PMI通常以50%作为经济强弱的分界点,PMI高于50%时反映制造业经济扩张,反之则反映制造业经济收缩。

从8月制造业表现看,尽管数据低迷,但依然在荣枯线之上,表明制造业总体上将保持增长态势,经济仍处于扩张区间;且从产业来看,结构调整得到进一步改善,高新技术产业PMI指数保持在55%左右。

与此同时,8月份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涨幅大增2.6个百分点,表明企业对未来经济走势持看好态度。

而23日汇丰银行发布的中国9月PMI初值反弹至50.5%,连续第四个月站在荣枯线之上,其中产出指数持平于上月,新出口订单和新订单指数环比分别上升1个和2个百分点。汇丰的数据给中国经济吃了一颗定心丸,一定程度上冲淡了市场对中国经济的悲观情绪。

“9月汇丰PMI反弹至50.5,经济下行风险暂时缓解。”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分析称,新订单反弹可能与定向稳增长和外需改善有关,“总需求改善带动生产指数好转,企业采购略有增强。”

  经济提质结构调整取得进展

用电量的走向直接反映经济的发展情况。来自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8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降1.5%,是年内首次用电量出现“负增长”。另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8月份全国发电量同比下降2.2%,发电增速5年来首次出现负值。

“8月电力数字的不理想,一方面与经济放缓有关,另一方面与8月份全国气温偏低也有较大关系。”对于用电量的下滑,国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江源作出上述解读。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用电量出现下滑,但用电结构明显得到改善。数据显示,1-8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累计3640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0%。业界分析指出,从数据可以看出,第三产业用电量比例不断提高。与此同时,清洁能源发电占比也在不断提升。

而单从8月份数据来看,用电量的下降与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用电、高耗能行业用电下降幅度较大有关,重工业用电量下滑2.2%,这表明发电量情况与我国加快结构调整存在较大关系,也印证结构调整取得一定成效。

实际上,除了工业用电量表现不佳以外,8月企业中长期贷款额和铁路货运量情况均好于7月。8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中,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2408亿元,较7月多增326亿元。8月铁路日均装车再次恢复到13万车以上,为今年4月以来的较高水平。

另外,在个别指标走弱的背后,经济提质增效已取得一系列进展:今年以来高端设备制造、高新技术产业PMI指数保持在55%左右,高于制造业整体水平,而钢铁等行业PMI多在50%以下,说明制造业内部差异扩大,产能过剩行业正经历调整;前7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高于同期工业增加值增速2.7个百分点,企业盈利能力明显提升;就业不降反升,表明经济增长的就业容量扩大。

  展望

  宏观政策将保持稳定性连续性

“中国制造业PMI整体仍指向温和扩张,房地产下滑仍是经济增长面临的最大下行风险因素。”在汇丰中国9月PMI指数带给市场欣喜的同时,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提醒,中国经济的发展仍需格外关注房地产市场下滑给经济带来的下行压力。基于此,野村证券预计,中国将加大宽松政策,包括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不过,专家普遍认为,在日趋复杂的形势下,宏观调控政策最重要的是保持定力,保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同时,通过实施定向调控稳定经济增长,优化经济结构。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近日表示,就目前来看,虽然近期一些经济指数增长缓慢,但中国不会立即调整经济政策,宏观经济政策将继续着眼于综合性目标。

事实上,不少业界专家表示,尽管我国经济指标出现下滑,完成年度7.5%的增长目标无虞,且经济结构调整成效将继续显现。不过,产能过剩、信贷过度等问题依然值得关注。

“我们需要去重点解决不利于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障碍。”在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杨凯生看来,这些“障碍”即产能过剩和信贷过度。

“压缩过剩产能,既要加大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的责任,也要抓好顶层设计和顶层推动。”杨凯生并建议,可从国家层面进一步完善有关环保、节能、技术标准、安全生产等方面的法律制度;加大对各省的财政支持以弥补压缩过剩产能带来的财政收入的减少,以及对失业人员的补贴。

“我国正处于三期叠加阶段,尽管经济增速换挡回落,但仍处在战略机遇期,要通过改革适应经济的新常态。” 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表示,宏观政策保持定力的同时,应不断调整经济结构,改变经济增长方式,通过改革来释放红利。

高尚全建议,应加快财税体制改革,促进财政资源的有效配置;积极稳妥地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加快户籍制度改革,促进城乡要素双向流动。(记者 刘晓静)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