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黔交界1.5万人饮水安全受威胁 跨省排查数月不见污染源

1.5万人饮水安全受威胁,跨省排查数月居然不见污染源——滇黔交界水污染事件调查

    新华网昆明11月18日电(记者浦超、潘德鑫)水源点不时冒黑煤水,衣服洗不净,手也洗不白,严重威胁村民饮水安全。滇黔交界地区的饮用水源近日出现“黑色污染物”,而相关三县市均为产煤地区。污染源究竟在云南还是贵州?相关部门接到污染报告已有两个多月,答案仍不见分晓。

    河水“黑乎乎”,相关地区均为煤炭大县

    9月3日,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县政府接到报告,该县柏果镇饮用水源茨菇河1#泉眼出现“黑色污染物”,近1.5万居民饮水受影响。随后环保部门对当地水质进行检测,发现化学需氧量(COD)超标。

    柏果村19和20两个村民小组是离被污染点最近的居民点。不少村民反映,今年以来,茨菇河经常出现类似“洗煤水”的黑色污染物。一位叶姓村民告诉记者,河水每周有三四天是“黑乎乎”的,“衣服洗不干净,手也洗不白”。

    柏果镇党委书记蒋泽鹏告诉记者,9月5日启用的2#水源点水质达标,水量基本上能满足村民基本所需,该镇另外一个水源点正在加紧修建,预计12月实现供水。记者在柏果镇采访时发现,目前居民饮水基本能保证,但污染源仍未查清。

    据了解,茨菇河1#地下泉眼地处贵州省盘县和云南省交界处,上游为云南曲靖市辖区的宣威市和富源县,三处均为典型的“煤炭大县(市)”。柏果镇已探明煤炭储量丰富,拥有多个煤矿。

    贵州云南均称未发现污染源

    贵州省环保厅出示的调查报告显示,贵州省环保及相关部门11月10日对盘县境内茨菇河取水点上游及周边区域进行排查,取水点上游及下游8公里内无工业污染、煤矿(洗煤厂)。柏果镇部分村民猜疑,污染物可能来自云南省宣威市海岱镇的煤矿排污或者富源县的嘉河。

    六盘水市环保局局长陈松说,被污染地是一处地下涌泉,取水点的污染物可能是走地下暗流过来的,但还无法确定污染源就是在云南省境内。“柏果镇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虽然有一个大概的地下暗流分布图,但其流向无法确定,污染源的排查难度非常大。”

    另一方面,云南省宣威市和富源县也对各自境内的相关河流进行了排查,均暂未发现异常。

    富源县水务局工程师李智指着地图向记者介绍,从地表径流看,茨菇河与富源境内的嘉河相隔比较远,没有直接联系。“富源县境内的嘉河,流经富源县后所镇进入宣威市境内,流经宣威市羊场镇、海岱镇、田坝镇等乡镇后进入贵州省盘县境内。”

    富源县环境监测站站长刘顺国说,今年6月到10月,嘉河水都达到了国家Ⅳ水体标准。而富源县政府介绍,今年4月23日至今,后所镇的煤矿处于停产状态。

    宣威市环保局提供的材料称,经过排查,该市海岱镇有煤矿矿井8口,采石采砂企业8家,均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与柏果镇水源点距离较近的鲁河村委会小白岩煤矿9月24日夜班停产至今,该矿井有煤矿涌水,涌水清澈。

    跨界执法,是排查难还是不愿排查?

    记者采访了解到,相关三县市排查都很“积极”,但仍然未找到污染源,甚至出现互相推诿。

    因不能跨界执法,盘县环保局监察大队曾给富源县环保局发出了协查函,富源县环保局回复称没有查出有企业排污的情况,建议盘县环保部门加大径流区污染源排查力度。

    贵州省柏果镇一名干部表示,污染源迟迟没有确定,排查难度大是一方面原因,另外,贵州与云南两省的联动不及时也是原因之一。“我们虽然很早就发现了污染,两省都有可能存在污染源,但以乡镇、县市来进行协调,问题又解决不了。”

    云南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樊坚说,就这次污染事件来说,盘县、富源和宣威三县市政府相关部门应该联合起来开展调查,尽快找出污染源,做好善后处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亡羊补牢。

    陈松认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做好省际协同处置,两省省级相关部门应积极参与协调,跨省联动,尽快找出污染源头,查实污染企业,及时采取处置措施,消除对茨菇河泉眼水质的影响。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