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美慈善义工候选个人——窦一欣

北京最美慈善义工候选个人——窦一欣

5年前,他还是窦总,一位财大气粗的老板。腰里的钱没数,花起来更是大手大脚,现在他叫“窦老爹”。从一个变着法儿从别人兜里掏钱的老板,变成一个将400万积蓄都花在自闭症儿童身上的中年大叔,这一路他走了7000公里。为了呼吁关注自闭症儿童,从中国最北端的北极村走到最南端的三亚,一路遍布他爱的足迹。

    “窦老爹”全名窦一欣,土生土长的北京爷们儿。在接触孤独症的孩子们之前,“窦老爹”是个霸气干练的商人。200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窦一欣认识了一位孤独症孩子。窦总几次帮忙接送这个孩子的同时,也目睹了自闭症儿童是怎样被社会孤立的。

    后来,窦一欣决定投资建立一所自闭症康复学校。不同于普通的学校,教师必须手把手教学,一位老师最多只能带三个孩子,不忍心收困难家庭孩子学费的窦总,在4年的经营过程中,不断收容孤独症孤儿,他先后投入400万,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积蓄,直至学校运转不下去,“2009年春节,给老师发完工资后,学校的账上只剩700块钱。”窦一欣回忆,当时的他,只想着年后怎么开学。

    2012年,学校最终运营不下去了,窦总什么都没有了,但他的信念没有变。“什么都没有了,至少还有双脚,还能走路。”那年8月,“窦老爹”带着自闭症孩子阿萌,开启了一项新的旅程,也就是后来的“孤独的行走”活动。

“刚开始接触阿萌时,我常用学到的方法,教他控制情绪。”窦一欣说,七月,当他和陈萌开始“孤独的行走”为贫困孩子募捐时,他还十分担心陈萌能不能控制情绪,中途会闹着不走了,但陈萌的表现,让窦一欣惊讶不已:陈萌整整坚持了两千多公里。

  “走到大兴安岭时,我摔了一跤,鼻梁摔断了,手也肿了。阿萌看我受伤了不能干活,就每天帮我洗衣服。”窦一欣望着天空,双眼映出纯净的白云,“在他的言行中,让我看到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中如何做一个轻松干净的人。我以为是我在教他,其实是他教了我很多。”

  在“孤独的行走”过程中,窦一欣接触了很多自闭症孩子,并通过各地公益机构的帮助,为贫困自闭症孩子募捐。从漠河到三亚,窦一欣给自己定下了为100个贫困自闭症孩子募捐160万元的目标,所得款项,全部进入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的行走,由窦一欣和陈萌完成。但所募得的款项,却没有一分钱用于资助窦一欣的机构。“这些钱是我们为了帮助困难孩子募捐的,是我和陈萌对他们的一片心意,我们再困难也不能拿这些钱。”窦一欣说。

    有的地区经济落后,困难家庭没有条件训练自闭症孩子。“没有经过训练的孩子,情绪暴躁易怒,把自己、家人弄得遍体鳞伤。”窦一欣长叹一口气,“看到他们的样子,一家人是那样绝望、无助,我就再也无法安心,又怎么能去享乐呢?”

      太多的自闭症孩子因为患病,没有任何社会机构能够收容他们。我希望新学校能够一直经营下去,为这些孩子们挡风遮雨。让他们有一个家。

 

IMG_7586

窦一欣

 
   责任编辑:张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