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欢迎的“江姐”、“许云峰”

“等等,让我听完这个……”

李娟娟

大江南北巡回演出归来后不久,袁阔成受邀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辟了新小说栏目,先后播讲了《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艳阳天》、《赤胆忠心》、《红岩》等。这一新栏目开播后,不仅在20世纪60年代成为全国广大听众熟悉和喜爱的广播栏目之一,而且一直延续至今。

红色评书的精品

袁阔成根据小说《红岩》创作的长篇评书因为内容新、风格新、语言新而备受听众喜爱,被誉为红色评书的精品。其中的评书小段《江姐上船》和《许云峰赴宴》更是受到欢迎并在听众中广为流传。

江姐是长篇小说《红岩》中的中共地下党沙磁区区委书记,也是《红岩》的主要人物之一。20世纪60年代小说《红岩》受到广大读者的关注后,江姐在敌人面前威武不屈,为革命慷慨就义的光辉形象也更加深入人心和受到人们的尊敬。

那个年代艺术表演形式还没有那么丰富,所以每当袁阔成播讲的《江姐上船》在电台播放的时候,很多人都是聚在广播喇叭周围,或是半导体收音机前认真收听。

一天,袁阔成的鞋坏了,他就提喽着鞋去了修鞋摊儿。到了那儿他就对修鞋的老师傅说:“老人家,麻烦您给我瞅瞅这鞋。”想不到这位修鞋师傅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起身热情招呼“买卖”,而是坐在那儿没动窝儿,只是对袁阔成说:“等等,让我听完这个……”

袁阔成挺纳闷儿,心想这位师傅放着‘买卖’不做,在听什么呢?再一听,敢情他身边的半导体收音机里正播着《江姐上船》呢。

其实这不过是《江姐上船》传遍中国大地深受欢迎的一个最普通的“小镜头”。

有一次在全国政协演出,可说是个“大镜头”了。那一次虽然仍是表演《江姐上船》,但却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侯宝林主持并亲自担任报幕,听众中更是不乏各界名人。

虽然从报幕到听众全都是“大腕儿”、名人,但袁阔成照说不误,一口气演下来,不单生动、细腻地表演了《江姐上船》,他一贯“飘、俏、脆、帅”的表演风格也发挥得淋漓尽致。直落得全场掌声雷动,几位共和国的老将军更是高兴得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从修鞋师傅的专心致志到共和国将军的笑声,无一不透出他们对《江姐上船》的喜爱,因此评书界也对《江姐上船》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特别是对袁阔成在表演中对该书的主角江姐和另外几位主要人物——地下党员、船上的大副何健飞,地下党员电工小刘以及对反面人物宪兵排长、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第二处大特务王甑的深刻描述,从创作到表演,无不细腻、生动,可说是无可挑剔,也因此,《江姐上船》受到广大听众的欢迎。

临危不惧的许云峰

袁阔成在这个时期创作表演的《许云峰赴宴》也同样受到广大听众的欢迎。曲艺作家赵博尤其对袁阔成在《许云峰赴宴》中“静中藏动,静动结合”的娴熟表演技巧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评书演员要得心应手地表现书中人物必须有踏实的功力和娴熟的表演艺术技巧,用袁阔成的话说,就是要做到“三节六合”。

“三节”分为:全身头为稍节,身为中节,脚为根节;上肢手为稍节,臂为中节;下肢脚为稍节,腿为中节,胯为根结。

“六合”分为:内三合心、气、胆,外三合手、脚、眼。

“三节六合”,要运用得自如,配合得默契,才能使演员的形体动作,静动和谐统一,静中藏动,动中含静。表演上张弛得体,分寸适度,才能准确深刻地表现书中人物的内心世界。

例如《许云峰赴宴》,正当敌新闻记者玛丽小姐准备拍摄碰杯照片时,许云峰一抖手,“咔嚓”,“哗啦”把桌子给掀翻了。敌人无奈,只好将许云峰让到侧间的休息室里。

“休息室布置得很别致,地下铺着地毯,周围摆着几张沙发,对面有一架独立全球老鹰牌的大座钟,有一人多高,钟砣‘嘎噔嘎噔’地来回摆动,东西两侧有二米见方的两个水晶鱼缸,里边是清凌凌的水,绿莹莹的草,百十条热带鱼,在里面游来荡去。”

书中人物许云峰,从掀桌子同敌人针锋相对紧张激烈的气氛中,来到了这样的安闲静谧之处,客观环境是由动到静的。但是这种静包藏着杀机,蕴藏着更大的阴谋和危险,从事态的发展上看,是静中藏动的。

在这种特定情况下,演员为书中人物许云峰设计了如下的形体动作:“他坐在一只独坐的沙发上,若无其事地抬起左腿搭在右腿上面,伸双手扯平了长衫的衣襟儿,轻轻地往膝盖上一搭,双手自然地放在胸前,两只眼睛悠闲自得地看着缸里的游鱼。”

书中人物许云峰的一切都沉静下来了,惟有两只眼睛在动,表面上是在看缸里的游鱼,实际上是以此为掩护,急剧地思考着对敌的应变之计。

这种外在静的表现,恰恰是内在动的延续。既有助于反映书中人物深沉的内涵,又易牵动听众的思绪,迫使他们推测书中人物的安危、成败,并为之牵肠挂肚,胆战心惊。

上述这种静动结合的关系,处理得非常得体。此时此刻,如果眼神过于动了,稍一闪神,就会显得心绪不宁,有慌乱之感;倘若是眼神过于静了,近于凝视,又会显得心绪过重,有疑虑之嫌。

演员在表演上,真正做到了心平、气匀、胆壮,手轻、脚稳、眼自如。使得心、气、胆和手、脚、眼内外结合,静动得当,从而使书中人物的心理状态和形体动作,达到了和谐统一,由表及里,表里一致的程度。准确而又适度地表现了我地下党工运书记许云峰临危不惧,从容不迫,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这是用尽多少美妙的语言也难以达到的艺术效果……

脍炙人口的《肖飞买药》

评书小段《肖飞买药》选自袁阔成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辟的新小说栏目中的《烈火金刚》。是袁阔成根据《烈火金刚》第二十一回、第二十二回中“飞行员独身入城”与“飞行员大闹县城”的主要内容改编创作而成。

《肖飞买药》虽不过为一评书小段,但播出后却引起了听众的强烈反响,人们不仅被袁阔成在该评书中塑造的肖飞机智勇敢的八路军侦察员英雄形象深深吸引,更把肖飞与原小说《烈火金刚》紧密联系在一起。

因此当年提起《肖飞买药》,曾有过这样的评论:……那脍炙人口的《肖飞买药》,当年深为广大听众喜爱,风靡一时,被誉为评书之精品,整整教育影响了一代人……

其实《肖飞买药》影响教育的又何止“一代人”,在中国大地经历了“文革”、改革开放的几十年后,当《烈火金刚》被改编成电视剧时,很多观众仍然以肖飞的形象为标准,对电视剧中塑造的正面英雄人物加以评论,因为多年前《肖飞买药》中机智勇敢的肖飞留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一直到200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80周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一小时》栏目播出的《名人相约星期五——听袁阔成说红色评书》中,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评书小段《肖飞买药》对广大听众影响至深的艺术魅力。

首先是当时应邀担任该节目主持的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赵忠祥的一段话:

“……到这儿来应该说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和在座的几十位听众朋友一样,我也想和咱们著名的评书表演艺术家袁阔成先生一块儿叙叙旧、聊聊天、见见面,也想有机会听个小段子……今天到这儿,我真是带着一种怀旧的心情来的,其实说怀旧也并不是说很消极,因为我非常怀念那一段我们钻研艺术的生活……那时候我记得有几个段子——《许云峰赴宴》、《肖飞买药》、《江姐上船》,这三段我差不多都能背,因为一有他的演出我就看……”

参加这一栏目的嘉宾,除了赵忠祥与袁阔成,还有著名作家邓友梅、袁阔成先生的弟子中国铁路文工团评书演员田占义等,当然也少不了袁阔成的“粉丝”听众。其中最令人称奇的还是年龄最小的听众刘欣然,他虽然出生在1991年,却在大家的笑声和掌声中当场像模像样地表演了一段《肖飞买药》:

“今天给大家来一段《肖飞买药》的片段:

这个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1942年‘五一’反扫荡,在小李庄隐蔽着我们八路军的一批伤员,当时情况最困难,没有药啊,买点药不行吗?要买药就必须要进城,城里的日本鬼子监守着据点,怎么办?经过三番五次研究,最后决定还是派县大队侦察员肖飞同志去完成这个任务。肖飞已经几次请命了,同志们的伤势疼在他的心上啊……”

这一栏目播出时距袁阔成创作表演《肖飞买药》的20世纪60年代已近40年,但无论是曾经亲临现场观看袁阔成演出《肖飞买药》,当时已经50岁的赵忠祥,还是在近30年后才出生,却依然能够熟练表演《肖飞买药》的10岁小朋友刘欣然,都可以让我们感到当年袁阔成创作表演的评书小段《肖飞买药》影响之深、流传之广。足见该评书不可小觑的艺术魅力。

插图 冯晨清

 
   责任编辑:穆祥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