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听众的难忘记忆

 

李娟娟

《三国演义》是袁阔成在改革开放时期创作表演的最为震撼的一部重量级历史类的长篇评书巨作。

俗不伤雅说“三国”

为说好《三国演义》这部“文学”与“历史”并重的长篇评书巨作,袁阔成在认真阅读了罗贯中著、毛宗岗评,并带全图绣像的《三国演义》的同时,又查阅参照了《三国志》、《三国史话》、《三国故事》、《三国纵横谈》以及古本唱词《三国演义》等书,甚至连后来在日本发现的有关“三国”的最早话本《三分事略》也找来进行阅读参考。

在潜心钻研的同时,袁阔成还花费了半年多的时间,先后去了成都、白帝城、宜昌、汉中、宝鸡、陈仓、五丈原等三国故地访查,搜集民间传说,核对古今地名地貌等,使评书《三国演义》的内容更加丰富完整。

关于如何说好《三国演义》,袁阔成是这样说的:“评书艺术比较通俗,易于接受,所以一般老百姓都比较喜欢。但是说《三国演义》又不同于说其它历史小说。它既有表演评书的艺术,又有大量的历史事实,使用的又大都是文言。而且它写的是一千八百多年前群雄纷争的历史故事,其中的人物就有几百个,战役也有几百次。不管是人物与事件还是环境与战争,都可说是从斗智斗勇、文武兼备到头绪纷繁、气势宏大,无所不及。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听众面前,如何让评书《三国演义》表演得既有古典风格,又让听众乐于接受?经过摸索,我找到两个办法,一是采用文白相间的语言,以现代有文采的语言为主,同时保留原著中比较精彩的语言,力争做到既通俗易懂,又俗不伤雅,有传统书的风格。力图通过评人、评事、评情、评理,直接和听众交流,缩短和听众的距离。”

从准备到播出,袁阔成用了整整5年的时间,终于把72万多字120回的长篇历史小说《三国演义》重编创作成150多万字365讲的评书《三国演义》,并于1984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连播。

袁版《三国演义》红了半边天

《三国演义》播出后,立刻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每天到了《三国演义》播出的时候,人们纷纷围坐在收音机旁,认真收听。

当时热播的情景,很多媒体都曾报道:他的《三国演义》,早在北方红了半边天。收音机里一传出他的声音,修鞋匠停了手中的生意,路人驻步不前,建筑工人请旁人代录下来,农村大嫂先哄孩子入睡……北京一所中学的老师问他的班上学生:“你们中间谁听袁阔成的《三国演义》?”齐刷刷,全班四十八个同学都伸出了手臂。甚至连中央的许多老同志都是袁阔成《三国演义》的忠实听众……

六百多年前,明代大作家罗贯中给我们留下了一部惊心动魄的辉煌巨著——《三国演义》;今天,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袁阔成则以他出神入化的现代评书艺术,使这部古典名著焕发出新的光彩……

宋代人称苏轼的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弹板,唱‘大江东去’”。这次听北方著名评书演员袁阔成说《三国演义》,感到确有苏词描绘的那种豪放壮阔之气。他说的“赤壁之战”,听者如闻兵戈相击,战马嘶鸣,刀光剑影,杀声喧嚣。《三国演义》一百几十万字,三百六十五回,一个世纪的历史,四百多个人物,数十次战争,他娓娓道来,条清理晰,丝丝入扣,岂不令人咋舌!

袁阔成在电台讲《三国演义》,那引人入胜的描述、清晰悦耳的嗓音,流利动情的注释,哲理精辟的讲评,足以使人欲罢不能。从五岁顽童到七旬老叟,无不被他的声音所征服。古典名著自然有其自身的魅力,袁阔成高超的技艺,尽情的发挥,无疑使其锦上添花,更赋光彩……

演讲是一段“刘备过江”

袁阔成自己也亲身感受到听众对评书《三国演义》的喜爱。那是一次袁阔成住在北京一家旅馆里时,来了两个人找他,一看是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袁阔成就问他们说:“你们从哪儿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那两个人回答说:“我们从河北来,是县领导要我们来看望看望您。您的评书《三国演义》讲得太好了,我们全县人民感谢您!”袁阔成听了,感动得几乎手足无措。

还有一段经历也让袁阔成十分难忘,就是被人们传为“双过江”的故事。那是一次在洛阳举办的《三国演义》学术讨论会上,因为想在这次会上从别人那儿多学点东西,所以袁阔成没有带论文。可是没想到会议主持人非要他发言不可,没奈何袁阔成上台讲了《三国演义》中的一段“刘备过江”。

在座的大都是对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十分熟悉的专家学者,一听说是一个评书演员发言,又是说一段“刘备过江”,不少人纷纷退场,当然也有人在场外侧耳倾听的。没想到不听则已,一听就被袁阔成评书表演的艺术魅力深深吸引。不多一会儿,原先离开会场的人又陆陆续续走了进来,有的人还尽量往前坐,来听个仔细。过后有些年长的学者对袁阔成说:“研究了几十年的《三国演义》,还从没听说过这么一段生动的故事。”

《三国演义》播出后,中央台还收到了数以万计的听众来信,他们认为袁阔成堪比评书一代宗师柳敬亭,称赞他:“古有柳敬亭,今有袁阔成”。在全国省市及福建前线各广播电台相继播出后,更是得到海内外广大听众的好评。其中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教授、汉学家等为此先后来到中国访问。很多台胞收听了《三国演义》后,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他们纷纷来信,赞誉袁阔成为当代评书巨匠。

《三国演义》“演义”得真好

作家冰心也对评书《三国演义》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十二点午饭后,我又躺下休息,这时我收听的是中央台的长篇小说的连续广播。我最欣赏的先是陈祖德的《超越自我》,后来便是袁阔成的《三国演义》。

这本书我是从七岁就看到了,以后又看了不知有多少次,十一二岁时看到“关公”死后,就扔下了;十四五岁时,看到诸葛亮死后又扔下了。一直到大学时代才勉强把全书看完。没想到袁阔成的说书《三国演义》又“演义”了一番,还演得真好!人物性格都没走样,而且十分生动有趣,因此我从“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直听到“三分归一统”,连我从前认为没有什么趣味的“入西川二士争功”,也显得波澜壮阔。我觉得能成为一位“好”的说书者,也真不容易!

1986年12月26日,当时的中央领导同志王震、薄一波、宋任穷、胡乔木、邓力群亲切会见了袁阔成,并称赞他播讲得好,反映了中华民族要大统一、大团结、长治久安的愿望……

从老人到小孩,从普通工人到知名作家,从学生到专家学者,从老百姓到国家领导人,全中国上亿听众,无不为袁阔成的《三国演义》倾倒!

大师虽已远去,但人民忘不了他18岁“挑帘红”的《五龙捧圣》,忘不了他19岁打头炮说新书《小二黑结婚》,忘不了他的红色评书《江姐上船》,忘不了他的长篇巨作《三国演义》……一代评书巨匠早已把他令亿万人民倾倒的声音,献给了中华大地。

 
   责任编辑:穆祥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