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火烧小三反烧死自己 曾告诉丈夫要走极端

核心提示: 女子火烧小三反烧死自己 曾告诉丈夫要走极端

随着丈夫徐朗(化名)和刘娟(化名)的一段长达10年的婚外情被戳破,张芳(化名)持三个装满汽油的矿泉水瓶上门找到刘娟,结果造成张芳被烧身亡,刘娟轻微受伤,刘娟9岁的女儿彤彤(化名)在事故中严重烧伤,至今仍未脱离危险期。这场悲剧背后的当事男子究竟是谁?发生这样的惨剧,他是否要担负相关责任?

九岁烧伤女孩仍未脱离危险期

17日上午11时左右,记者来到彤彤就医的山大二院整形烧伤外科病房,病房内不时传出彤彤阵阵痛苦的喊叫声。在病房外,记者见到了彤彤的母亲刘娟。她烧焦的头发已被剪短,右侧脸颊上伤疤明显,右手手臂上包扎着绷带。记者向其询问彤彤的伤势,她双眼通红,一直摇头。

彤彤的病房大多时候房门紧闭,透过病房的窗户,记者看到几位女士陪着刘娟照顾躺在病床上的彤彤。据了解,这几位女性是彤彤同学的母亲和她们的邻居。

上午11时至下午5时左右,陆陆续续有彤彤的同学及其家长来到病房探望彤彤,大家还商量如何帮助彤彤。这期间,彤彤的父亲徐朗一直未出现在病房。

据了解,彤彤目前的病情主要以深二度烧伤为主,部分三度烧伤,面部、耳部、颈部等部位均有不同程度烧伤。彤彤的呼吸道也受到了损伤,目前尚未脱离危险。等到脱离危险后,医生会对她进行手术治疗。单单是手术前的花费就要5万元左右,后期彤彤大概需要做两到三次手术,手术费用目前还未可知。

悲剧本可避免,死者纵火前曾给丈夫通电话

“要是那个男的在婚姻问题上多检点一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事发的天桥区东泺河路东方水岸小区居民刘先生认为,这样的悲剧原可以避免。

据了解,当事男子徐朗40多岁,与其妻子张芳老家均是山东枣庄,事发前二人在历下区某高档小区拥有一处房产。张芳从事保险行业的工作,月入不菲;徐朗则是承包工程的包工头,刘娟原来就在他手下干活,由于整体经济形势不佳,徐朗收入状况较以前有较大下滑。

小区里一位知情的邻居称,从2014年年底,张芳开始发现徐朗“外面有人”,“他俩最近一直在闹离婚,但是现在还没离成。”“张芳到我们小区好多次,还问了我几次刘娟家住在哪儿。”东方水岸小区保卫处王先生称。

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就在惨剧发生以前,张芳曾与远在外地的徐朗通过电话,张芳表示“要做极端的事情”。16日事发后当晚,警方联系徐朗配合调查。

悲剧缘于婚外情,死者丈夫难逃道德谴责

发生这样的惨剧,当事的徐朗是否要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如果徐朗与刘娟长达十年的婚外恋情属实,徐朗是否涉嫌“重婚罪”?

“在道德上这个男人肯定要受谴责,但在法律上很难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山东宇鹏律师事务所的梁文波律师说。

“一方面,在纵火这件事情上,如果徐朗不知情的话,他很难算得上是主犯、从犯或者帮助犯,最多只能在民事上承担一些责任。”梁文波律师称,“另一个方面,从法律上讲,判定重婚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一个地方结婚了,在另一个地方又和别人办理了结婚证明;第二种情况下是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

“要认定第二种情况需要很多证据,比方说,如果能证明他们两个人经常以夫妻的名义办理各种证明,在一块儿生活。但如果是居民说的‘男的不是经常来’,这种情况很难认定重婚罪。”梁文波律师称。 文/片 王建伟 实习生 王乃正 李艳艳(齐鲁晚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晨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 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责任编辑:bjcb01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