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阔成之后,再无醒木声

文/醋溜儿

袁阔成先生因心脏衰竭去世,享年86岁。袁阔成是当今评书界辈分最高的艺术家,与刘兰芳、单田芳、田连元并称“四大评书表演艺术家”。他的代表作《三国演义》曾是八十年代最受欢迎的评书作品之一。作为说新书的第一人,他创作的《烈火金刚》、《林海雪原》、《红岩》等新书都轰动一时。

晚年的袁先生致力于拯救评书艺术,一度专门研究周杰伦的成功之道。而周杰伦在《双截棍》中也曾唱道“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这句歌词对应袁先生的一生,恰如其分。郭德纲悼念:“先生千古!真正的说书人去了…”换成另外一种更加易懂的表达便是:袁阔成之后,再无醒木声。

袁阔成先生故去,郭德纲在自己的微博如是写道:“先生千古!真正的说书人去了……”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却洞穿了曲艺行当里的诸多纠葛恩怨。

真正的说书人,一句看似简单无意的评价,却给予了袁阔成先生艺术人生一个精准的定位。换成另外一种更加易懂的表达便是:袁阔成之后,再无醒木声。

曲艺行当历来有极为看重门户和师承的传统,没有磕头拜师经历,自学成才的艺人被称之为“海青”,往往受到圈内人的挤压和排斥。相反,那些生长在曲艺名家的学徒则会因其门里出身、“血统纯正”而获得推崇和拥戴。袁阔成先生就是生长于这样的曲艺世家,其父辈兄弟三人杰英、杰亭和杰武被尊为“袁氏三杰”,是京津两地驰名的评书大家,看家本事就是《五女七贞》这套书。

《五女七贞》又名《施公案》,描写的是康熙年间扬州府江都县令施仕伦与江湖侠客黄天霸因恩怨相识,后结为密友,携手审案和破敌的故事。上世纪九十年代,田连元受中原油田电视台邀请,录制过这套书的电视版本,播出后也曾风靡一时。而当年,正是在袁家三兄弟的重新创作下,才使得这套书成为一部人物和故事都比较丰满的成熟作品。

百度百科“袁阔成”词条中,在代表作品一栏也提到了《五女七贞》,但据天津评书名家刘立福回忆,在袁阔成几十年从艺生涯中,他其实并没怎么说过这块家族把杆儿的活,这是什么原因呢?

北京评书演员马岐的父亲、西河大鼓艺人马连登是袁阔成生活中的好友,两家几十年来一直来往密切。据马岐回忆,袁阔成不单不说家传的《五女七贞》,甚至连他授业老师金杰立赖以成名的《三侠五义》,他也从来不说。提及其中原因,袁阔成坦言是因为前人的表演太过出色,自己难以超越,因此索性放弃继承,转而探索新路。

早在1949年以前,凭借《十二金钱镖》、《雍正剑侠图》等一系列短打作品,袁阔成已经在唐山、营口、天津等地声名显赫,成为评书界一颗炙手可热的新星。行话把这称作“挑帘儿红”,意思就是刚出道便一夜走红。但好景不长,曲艺界和文化界开始禁说旧书,讲帝王将相的“袍带书”,讲江湖侠客的“短打书”和讲妖魔鬼怪的“神怪书”等,纷纷被冠以毒草和糟粕的罪名,禁止艺人在舞台上演出。断了饭辙的说书人在不得已之下,开始尝试将革命题材文艺作品改变成新评书搬上舞台,而袁阔成便是说“革命书”的旗帜性人物。

1952年,袁阔成推出自己的第一部新书《吕梁英雄传》,一炮打响。之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创作了《二五长征》、《舌战小炉匠》等评书作品,一举奠定自己在新评书界的江湖地位,俨然成为说新书的“开山祖师”。从作品数量来看,当今评书名家中生产力最强者无疑是单田芳,但在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五六十年代,这个称号则非袁阔成莫属。在那个高大全和伟光正充斥所有文艺舞台的特殊年代,袁阔成评书中刻画的英雄人物总能给人以有血有肉,食人间烟火的真实感,而不是神经大条,以特殊材料制成的钢铁侠。《红岩》、《平原枪声》、《创业史》、《烈火金刚》、《林海雪原》、《敌后武工队》……袁阔成以自己独特的引人入胜的讲故事方式,赋予了这些作品中的人物以鲜活的性格和棱角分明的形象。

郭德纲曾在作品中提到,自己当初走上从艺之路,正是始于评书舞台。但他最终选择放弃,转而学习相声,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评书这个行当德行太差。“说评书的没朋友,但凡能交得下一个朋友就说相声了。”郭德纲这句半真半假的戏言,像武侠片中功力深厚的武功高手,准确地点中了评书行当的死穴,那便是狭隘的门户之见。袁阔成先生满怀热情地加紧改编新评书,并取得令人振奋的成绩,与此同时,他的成功也引来了部分同行的嫉妒和敌意。

2010年春天,北京崇文书馆开箱演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本应该在当天演出的连丽如,并没有播讲水牌上标明的《东汉演义》,而是向观众讲起自己从艺几十年来曾遭受怎样的委屈和不公来。其间连丽如也提到了袁阔成的往事,但她对于后者的新评书并不以为然:“李鑫荃捏半个嘴也能说过袁阔成。”连丽如是评书大家连阔如的女儿,也是当今为数不多的女评书演员之一,而她提到的李鑫荃则是连阔如的徒弟。这么看来,李鑫荃和连丽如可以说是师出同门。除此之外,两人之间还有另外一层亲缘关系——连丽如的爱人贾建国与李鑫荃的夫人贾连芳是一对同胞姐弟。

初习武之人往往好胜,遇见同道喜欢比划几下拳脚分出个雌雄高下来。而同为江湖中人,平日里天天把刀枪棍棒挂在嘴边的评书艺人,自然也免不了受其影响,凡事非要拼个强弱输赢。殊不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也只有像鸠摩智这样拳大过脑的莽撞人才会有扫平武林各派、一统江湖这样的奇思怪想,真正的一代宗师则应该是风清扬、张三丰、扫地僧那样远离江湖,专注修行,与世无争。

虽对连丽如先生毫无了解,但想来擅说《东汉演义》的她也应是胸中藏有百万兵的名家高手,将恩怨世故放在心里这么多年仍不能化解,其修为境界距离一代宗师总还差了一截。

山东评书名家刘延广曾提起自己偷艺袁阔成,若干年后被袁先生看出来的往事。即便是自己吃饭的本事被人偷去,袁先生也只是一笑而过,没有不依不饶打官司维权,这是名士的气度和胸怀。

晚年的袁先生致力于拯救评书艺术,一度专门研究周杰伦的成功之道。而周杰伦在《双截棍》中也曾唱道“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这一句歌词对应袁先生的一生,恰如其分。

 
   责任编辑:穆祥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