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改提速 变“建房”为“买房”

原标题:棚改提速 变“建房”为“买房”

“城中村”拥挤不堪,基础设施落后,但征迁难度大

“我家上下两层的小四合院,光厕所就有3个,居住条件和别墅差不多,真不想搬迁。 ”

“你家居住条件虽不错,但是看看我们社区的外部环境,那叫一个脏乱差,你在里面住得舒心吗? ”

10月28日,在合肥市庐阳区汲桥新村社区,社区党委副书记阮青华正苦口婆心地做着群众的征迁动员工作。该社区所在的五里片区原是大房郢水库移民集中安置区,早在2001年,由政府划定一部分土地,给予移民一定的安置费用,允许居民自建住房,形成了一个新的村落。十几年过去了,当时的移民区如今成了拥挤不堪的城中村,基础设施落后,配套设施严重不足,卫生条件脏乱差。

只见这里遍布平房和低矮的楼房,房屋密度很大,原本并不宽敞的马路上没有划停车位,但是道路两边停满了车辆。靠路口一个巨大垃圾池,污水一直流到了路边。 “配套设施严重落后,电、气、路都跟不上,社区已经到了不得不拆的地步。 ”阮青华介绍,该片区夏天电压低的时候连电风扇都带不起来;天然气也没有开通,居民至今还是用罐装气;道路狭窄,消防车进不来,乱停车现象严重,一到上下班,整条路就挤得水泄不通。

“征迁工作千头万绪,各方利益需要协调,工作量非常大。 ”阮青华表示,汲桥新村社区有1000多户居民,而工作人员只有10几个,每户都要一一解释政策,还要调解各种纠纷,有时候根本忙不过来。

一位住建部门官员透露,棚改投入大,周期长,征迁难度大,很多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并不高。

“棚户区改造是有效改善群众住房条件的民生工程,但也是推进难度较大的系统工程。 ”合肥市庐阳区住建局相关负责人陶蕾表示,困难主要体现在:建设周期长,一个工程从征迁到安置至少要3年时间;征迁难度大,“一户不同意就拆不掉,往往因为个别人影响整个拆迁进度,增加财政负担”;建设投入大,地方财力负担过重,“以过渡安置费为例,按照相关规定过渡期超过18个月,每月安置费要增加50%-100%,这些费用大部分要由地方政府承担。 ”

原标题:棚改提速 变“建房”为“买房”

从“安置房”到“房票”,货币化安置选择灵活受欢迎

今年8月份,铜陵市民吴大姐刚刚选购一套新房,只是她支付的不是现金也不是银行卡,而是政府发放的“房票”。按照拆1还1.2的产权交换比例折算,吴大姐原来50平方米的房子可以获得60平方米的补偿,按所在地4000元/平方米的市场价,吴大姐获得24万元的“房票”,凭“房票”她选购了一套满意的商品房。

铜陵积极探索“房票”等货币化安置方式,深受征迁户欢迎。 “房票”安置方式是指将征迁安置面积折算成货币,以“房票”的形式发放给棚户区居民。棚户区居民凭“房票”自由选择买房,既可以选购政府投资的安置房,也可以选购政府组织在商品住房项目中团购的安置房,还可以自主购买商品房或“二手房”,变以前的“搬进安置房”为现在的“花钱买商品房”。

铜陵市住建局住房保障科科长盛昌宝表示,货币化安置,既有利于满足棚户区居民多样化需求,又有利于促进存量商品房消化,缓和住房供求关系,也有利于将政府从繁重工程建设事务中解脱出来。

为加快棚改实施速度,我省根据实际情况,将实物安置与货币补偿两种方式相结合,引导各地积极推进货币化安置工作。省政府明确要求2015年各地货币化安置比例原则上不低于40%,商品房库存量大的城市,要减缓或停止安置房建设,将存量商品住房作为重要的安置房源。 1—9月份,全省通过货币化安置户数为6.85万户,占已完成征收户数的52.5%。

铜陵、芜湖等地根据本地住房市场供需状况,从2014年起停止政府直接建设安置房,分别探索出“房票”和“搭桥”货币化安置模式,被住房城乡建设部作为创新模式在全国推广。这两种安置模式共同点是由政府支付征迁部分的价款,并给予棚户区居民一定的奖励和补助,同时组织市场房源,引导棚户区居民从市场购买商品住房。据芜湖征迁办主任周伯俊介绍,截至9月底,芜湖市棚改征收完成9915户,其中货币化安置5709户,占完成户数的57.58%;在货币安置户中,即期购买商品住房套数2292套,占比为40%。

从货币化安置推进较快较早省份的经验来看,因其灵活性、“即买即住”等优势,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比例逐年增高。对政府来说,货币化安置节约了给居民的过渡期补贴、后期因集中安置带来的管理成本,不会大幅增加棚改成本。

据初步估算,我省2015年33.66万套棚改任务中,如果货币化安置达到40%,其中60%居民选择即期购买商品房,则可消化库存商品房8万套左右,对于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将会产生积极作用。

节省过渡安置成本,提高安置效率,消除资金掣肘

“住了30多年筒子楼,没想到退休了还能住进大房子。 ”刚刚搬进新家的铜陵市民周香枝喜笑颜开。 “老房子年久失修,下雨房顶经常漏雨。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周香枝一肚子苦水,“虽说有40多平方米,其实只是一间单间,连厨房都没有,更别说卫生间,上厕所只能去公厕。 ”

由于采取了异地产权调换的安置方式,周香枝只补交了31000元,顺利分得一套83平方米的新房。从征迁到安置,周香枝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搬进了新居。近年来,铜陵市加大棚改力度,大力推行产权调换和货币化安置两种方式,提高安置工作效率,居民出棚就能进楼,节省了过渡安置成本;同时盘活市场存量住房,促进了棚改安置与房地产市场的有效衔接,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安置点建设规划先于征迁,既给群众吃了定心丸,也大大缩短了征迁安置过渡期,保证了征迁工作的顺利开展。 ”陶蕾介绍,合肥市庐阳区创新思路,选择位置优越、交通便利的区域作为安置点,实现了从“有居”到“优居”的转变,让老百姓真正享受到城市建设发展带来的成果。

同时,为破解棚改资金瓶颈,我省创新体制机制,积极拓宽融资渠道。去年以来,我省积极争取国开行对棚户区改造的贷款支持力度。 “十二五”期间,该行向全省各地市、国有工矿企业棚改建设项目累计承诺贷款1480亿元,签订合同金额1164亿元,投放贷款620亿元,支持棚改项目惠及逾200万中低收入群众。

据悉,省住建厅将加快制定出台《安徽省政府购买棚改服务管理办法》,全面推开政府购买棚改服务,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积极利用开行、农发行开发性金融支持政策,努力拓宽棚改融资渠道。

(中安在线-安徽日报)

 
   责任编辑:sl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