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广播对话刘立福先生:评书大师侃相声

评书名家刘立福先生于2015年11月30日9时20分因病医治无效在津去世,终年92岁。他的辞世是曲艺界一大损失,文艺广播近期将制作纪念专辑,并播出老先生生前珍贵访谈录音。

刘立福先生是陈派《聊斋》的优秀传人,同时也是相声泰斗张寿臣的弟子。先生生前,《相声大会》节目曾经邀请怹畅谈曲坛轶事,跟听众朋友侃相声。

7

《相声大会》节目这个名称是借用早年相声演出的形式起的,过去把整场都表演相声的演出就叫“相声大会”,后来约定俗成,形成专用名词了,演员们都这么说:演什么?演“相声大会”!

· 请您介绍一下早年相声表演的场地,一般演员都在哪里演出?

刘立福:相声场地,在天津来说,过去在东兴市场那儿有一个,鸟市有一个,东兴市场的叫连兴茶社,鸟市的叫声远茶社。演员当中有一个领班的,叫“穴头”,他来组织相声场儿。连兴茶社穴头是尹寿山,外号“尹傻子”,声远茶社穴头是杨少奎。我记得东兴市场那时的演员有冯宝华、阎笑儒、史文翰、于佑福(于堃江的妹妹)、高桂璋;鸟市有刘广文(他是刘文亨的父亲)、刘奎珍(曾为马三立捧哏)、于堃江、袁佩楼、张宝茹、冯立璋、冯立铎哥俩(人称大侠、二侠)、赵心敏。老演员们各有所长,在相声场说相声,启蒙的时候由老师来教,也是砸基本功,锻炼唇齿舌喉音。说相声也好、说评书也好,这叫“张口饭”,一张嘴就得来饭。你不会说话,那还行?吐字发音都得练!

· 相声演员在台上不许乐,这是为什么呢?

刘立福:上台得严肃,不能包袱没响你先乐,但是又得上人见喜,不许绷脸儿,这得掌握一个尺寸。还没上去你先龇牙咧嘴,那行吗?那你卖烤白薯去吧。量活站在那必须托得住逗活的,比他“范儿”小了,你站那没有用,必须显得比他能耐大,懂得多。逗哏的有时说话你得反驳他,你得拿正理反驳过去,实际他说的话里边有矛盾,但是没有理儿他能讲出理儿来,最后呢绕来绕去就把捧哏的绕到里头了,这捧哏的掉里头了,这包袱才响。两个人上去都乐,嬉皮笑脸,那就假了。惟独现场演出,不管演什么,演剧、唱戏、说书、说相声,这是假的。假的你把它演假了,那还值钱吗?艺术好坏,衡量的标准是什么?就看是否真实!

· 那么相声演员的哭与乐都是学问了?

刘立福:我师爷陈士和跟我说:把观众说乐了容易,特别是你又说过相声,抖俩包袱就响,说哭了难!你得投入,思想得投入。你去包公,你本身就是包公,你去诸葛亮,你就是诸葛亮,你脑子里都是诸葛亮。你嘴里说的和脑子里想的都不一样,那谁还听你的?表演时,到着急的时候真着急呀,装傻的时候真装傻。什么时候乐呀?成心拿这量活的绕圈儿,把他绕里头,这时候逗活的乐了,甚至乐的时候还打背躬,拿手一挡脸,背过去乐去,引得观众也乐。张宝茹(艺名狗尿苔)一乐喷出来,哗,台底下就响了。艺无止境,太深了!

· 您拜师时,相声大师马三立也去了?

刘立福:马三爷人们非常重视,非常高看。我摆枝(即举行拜师仪式)时,赵佩茹也去了,赵佩茹的父亲也是说评书的。评书、相声一家人。马三爷到场讲了两句,他说:“说评书必须得学说相声的抖包袱;说相声的得跟说评书的先生们学铺平垫稳”。这意思是说,说相声的抖包袱,一个包袱皮放这儿了,跟变戏法似的,一件一件东西把它码好了,让你看清楚了,看好了,把这包袱皮兜起来系上,你不是看好了吗?这叫铺平垫稳,铺不平垫不稳包袱它响不了。最后一抖这包袱,这么一抖楞,打里边出来的,跟刚才你看那个不一样,这矛盾出现了,这叫抖包袱。就看你怎么铺垫了。说相声的得跟说评书的先生们学铺平垫稳,因为说评书讲究铺平垫稳,一开书,一入活要四梁八柱,盖房似的,地基没砸稳房起来了,准躺下。评书当中讲究时间、地点、人物、房子方向、主题思想、书胆。上楼要一层层上去,说相声必须铺平。马三爷,我叫三叔,说的这么几句话我始终记着。这是老先生多年积累的经验,是艺术的精华。

· 马三立擅长文哏和贯口活

刘立福:相声贯口活是死的,人用的活!有一次马三立在劝业场天乐戏院表演《夸住宅》,前台有人,后台也有人,内外行都得承认你,你才真正成了名角。那天在天乐,前后台都乐了。马三爷说:“您家那所宅院,远瞧雾气沼沼,近瞧瓦窑似筲,跟一块砖‘抠’的一样”,拿手往下里这么一比,捧哏的说:“我们家成蛐蛐罐儿了!”马三爷接着说:“路北的广亮走‘狗’大门”,捧哏的:“走狗大门?”“也走人。”“什么叫也走人?”“进大门,上有门灯,下有懒凳,懒凳上‘摆’着回事房,管事处。”“还是蛐蛐过箩儿!”“到了里间屋,是你爸爸养静的所在,有八宝逍遥自在床,墙上‘挂着’闪缎褥子、闪缎的被卧、绣花的枕头。”“都挂墙上去?哎,我们家防空!”这都是现加的,别人没有哇,前后台都乐了!马三爷上台自个儿先乐了,没有!

· 马三立的《十点钟开始》是他的代表作

刘立福:说《十点钟开始》,说到我要当军事家,他一掳袖子,他那胳膊根儿,二棒子,还没茶碗粗呢,一抖这胳膊:“哎,我说,您看我行吗?”啪,这包袱!老先生们临场发挥,那是有根基的,不是随便发挥,有一定的道理,他得看观众。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穆祥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