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艺术家刘立福去世 谁人再说陈派《聊斋》

对每一位热爱评书艺术的朋友来说,相信今天上午听到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立福先生去世的消息时,心情都是沉重的。作为一名80后,自小抱着收音机长大,后来将MP3放在口袋里,再后来直接把耳机插在手机上,收听的设备在不断变化,但刘先生的《聊斋》评书,却是一直伴随着我的熟悉声音。

刘立福先生退休之后一直活跃于天津书坛,坚持一线演出到八十八岁高龄,他说过“我说了六十多年的‘聊斋’,我也说不腻。”作为一名普通的听众,我想说的是,我听您的《聊斋》也听不腻。

1

刘立福先生生于1924年,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自幼在师爷陈士和先生和父亲刘健英先生的熏陶下,痴心评书艺术。早年曾学说相声,十五岁时被张寿臣收为记名弟子,1948年二十四岁时拜师张建声改说评书。 

2

刘先生的评书语言通俗生动,思路细致严谨,情节跌宕曲折,表演时台风亲切大方,口齿清晰,长于摹拟各色人物的神态。对于一些有重要含义的词句,都引用原文进行批讲,他表演的评书包含了丰富的历史地理、婚丧礼仪、社会常识、人情道理等知识;另外他善于抓“现挂”,常常引入书外书,制造悬念,叙事中杂以评论,夹叙夹议,入情入理。他表演的评书《聊斋》,对原作的人物增加了很多社会背景和生活经历的描述,把场景勾勒得更加细致,并且增添了不少富于戏剧性的细节,以丰富原作的艺术形象。不以奇幻的情节炫惑听众,而着重于挖掘原作的故事隐喻现实人生,赞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使其具有较强烈的通俗性和现实主义精神。

刘先生先后在2003年荣获天津曲艺家协会、天津曲艺促进会颁发的“曲艺事业终身成就奖”,2015年入选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陈派聊斋评书”传承人。

陈士和所说的评书《聊斋》是北方评书的代表书目,也是民国初年北京评书研究会规定的二十八部传统书目之一,在北方评书界有着深远的影响。天津市文化局在1954年就对陈士和所说的评书《聊斋》和张寿臣的单口相声成立了专门班子进行记录整理,这是全国对于传统曲目进行整理的最早的两项成果。

百花文艺出版社在上世纪80年代就出版过这套《评书聊斋志异》,在这里与您分享名篇《毛大福》的文字整理记录,并献上“陈派聊斋评书”传人刘立福的现场表演录音,让我们一起从中体会那份坚守和传承。

《毛大福》

陈士和 讲述

今天咱们说一个小段儿。这段题目叫《毛大福》,是个滑稽小段儿,听着怪可乐的。

这段故事出在太行山。太行山这个地方可大了,咱们说的是在太行山脚下,有这么一个山村子,里头住着一家姓毛的,老公母俩,跟前一个孩子,学名就叫大福。家里的日月,说起来就算不坏,一个山村子里,有点子地,有两三处房子,共总三日人,就算是够吃够喝,还有点儿富余。毛大福长到十五、六岁,虽然念书念得挺好,可是对于四书五经什么的,他倒不怎么用心,一心单琢磨药书。什么病应当用什么药,是怎么治法,什么药是什么性质,什么药出在什么地方,他净琢磨这个。并且只要知道有什么药书,别管多贵,他也花钱买。买了来,就用心研究,一直顶到十一、二岁。下这么几年功夫,把这些药书琢磨得就算很透澈很透澈的啦!这么一来,对于求取功名上,倒是提不到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穆祥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