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娃身上现针眼 盘点变态虐童惨剧8岁女童下体遭戳树枝

核心提示: 8日下午,一名孩子家长向堤口路派出所报案,称3岁半的孩子遭到了幼儿园老师针扎,肚脐旁有两处针眼大小的伤痕。幼儿园则表示,针扎孩子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双方暂时都无法提供证据。目前,警方介入调查,并开始调取幼儿园的监控。

3岁娃身上现针眼 盘点变态虐童惨剧8岁女童下体遭戳树枝

8日下午,一名孩子家长向堤口路派出所报案,称3岁半的孩子遭到了幼儿园老师针扎,肚脐旁有两处针眼大小的伤痕。幼儿园则表示,针扎孩子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双方暂时都无法提供证据。目前,警方介入调查,并开始调取幼儿园的监控。

8日16:00多,矿院路堤口路派出所门前,张先生讲述了孩子的遭遇。他介绍,自己3岁半的儿子上周四被家人发现肚脐周围有针眼大小的伤疤,次日与幼儿园协调,园方退还了学费,并为孩子办理了退园手续。时隔3天,张先生决定报警。

从张先生提供的照片中看到,孩子肚脐周围确实有两处针眼大小的伤痕,其中一处呈纤细的划痕状,两处伤痕都已结痂。除了两处明显的伤痕,孩子肚皮上还有一小片细小的黑痂,已不是很明显。在张先生看来,这就是幼儿园老师用针扎的,而且应该是午睡时孩子不听话,老师才下的手。“孩子上周上学前,洗澡时身上还没有伤痕。上周二接孩子时,孩子称肚子疼。上周三送孩子上学,他就开始对老师有抵触,不停哭闹。上周四接孩子回家后,孩子还称肚子疼,给孩子揉肚子时发现了针眼大的伤痕。”

对于孩子身上的伤痕,园长称很有可能是孩子自己用手抓的,“因为前两天班上有几个孩子过敏。”她介绍,自己曾将照有孩子伤痕的照片发给3位医生,请教得知并非针眼。

此前媒体采访孩子时,孩子曾表示:“胖老师扎的。”8日当天,孩子未再露面。孩子家长能否提供其他证据?张先生称,幼儿园的监控已无法调取。

事发幼儿园名为米乐幼儿园,紧临堤口路派出所。8日,幼儿园园长及孩子班主任也赶到了派出所。园长耿女士称,张先生的孩子今年6月份入园,目前上小班,孩子口中的“胖老师”是孩子的生活老师,负责孩子的饮食及午睡,该老师年近40岁,也有自己的孩子,“不可能扎孩子,孩子如果被扎,肯定会哭,旁边午睡的孩子肯定也能听见,这些都可以挨个孩子询问。”

对于孩子身上的伤痕,园长称很有可能是孩子自己用手抓的,“因为前两天班上有几个孩子过敏。”她介绍,自己曾将照有孩子伤痕的照片发给3位医生,请教得知并非针眼。目前,孩子家长也正在寻求多方鉴定,但尚无结果。从发现孩子的伤痕到报警,为何孩子父亲拖了3天?耿女士称,自己也不清楚,上周五张先生除了要求退园,并未提出过其他钱财方面的要求,园方也未主动提出要给予任何赔偿。

幼儿园是否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耿女士介绍,张先生怀疑孩子被扎的那几天,孩子所在班级刚好临时做了更换,新更换的教室监控坏了。“如果是我们故意把视频删除的话,警方可以做数据恢复。”

张先生称米乐幼儿园尚无办园资质。对此,耿女士承认目前尚无手续,相关资料早已提交天桥区教育局,已多次催促,至今仍在等待办理结果。

放学途中,龙岩漳平市永福镇8岁的莹莹(化名)突然失踪。3个小时后,她摸黑回家,竟是脸肿如球,还下体流血,家人都快认不出了。

家属称,可能是陌生男子对莹莹性侵不成,将其折磨成这样子。他们四处网上发帖,希望目击者提供线索。昨日,导报记者获悉,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放学路上的噩梦

莹莹在永福镇一农村小学读三年级。9月28日,原本傍晚5点15分就该到家的她到了5点40分还没回来。

家人还找了3个多小时,毫无踪迹。晚上快9点,焦急的家属等到的是,莹莹摸着黑,赤脚走了回来。

莹莹爸爸陈先生回忆,此时的莹莹,脸肿如球,血流不止,嘴唇肿翘,牙也掉了一颗,大家都快认不出来了。

更让人揪心的是,邻居在莹莹回家的路上,发现了莹莹的书包和沾有血迹的短裤。家人这才发现,莹莹下体此时流着血,于是连夜将莹莹送往龙岩市第一医院救治。

变态的陌生男子

经过治疗,这两天莹莹意识缓缓恢复,向家人断断续续回忆起惊心的那幕。

陈先生说,28日下午,莹莹和同学分开,独自往家方向走,在离家仅五六分钟路程的地方,一陌生男子突然挡住去路。“我送你回家好不好?”陈先生根据莹莹的回忆说,陌生男子看上去和陈先生年纪相仿,遭到拒绝后,男子强行抱住莹莹,恐吓她“你要叫我就打死你!”

莹莹说,男子随后往她嘴里强行塞入一颗疑似糖果的东西,她昏昏欲睡。之后遭到了男子暴打。

昨日,陈先生告诉导报记者,经医生检查发现,莹莹处女膜完好,但下体有树枝残留物。他猜测,这是男子性侵不成,将莹莹暴打一顿,之后才离开。

据悉,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但由于事发地偏僻,没有监控录像,为了找寻目击者线索,莹莹的家属四处发帖,希望得到帮助。

5℃低温,在南充市高坪区白塔路247号万福小区城区街头,一戴眼镜的男子将一小男孩扒光衣服绑在树上用树枝抽打。据说是小孩逃学被父亲体罚。

据知情者说,“当时小男孩被扒得只剩条内裤,双手被绑在树上不停地哭。一30岁出头身高约1.7米戴眼镜的男子,正用树枝抽打小孩,边打边责骂,说孩子不听话,晚上不回家,书包也弄丢了。”

另一知情人说,“听说打人的是娃儿的爸爸,这娃娃逃学几天了,昨晚还没回家。事发现场的人都不认识这对父子,也不知道他们家住哪里,孩子在哪上学。”

在现场有人说,“这当父亲的太不象话了,未免太狠心了。孩子小犯点错,也不应该这样啊,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

年轻的幼儿园女老师,两手拎着一名小男孩的双耳,将他双脚提离地面约10厘米。这个过程,老师一脸微笑,而男童的耳朵被扯得变形,张着嘴巴哇哇大哭。网友们愤怒地指责:“这老师是来教孩子的还是来害孩子的?”

紧接着,一场人肉大搜索开始了。据说事发温岭,女老师是90后,有人说在牛津幼儿园,又说在城西幼儿园……

在温岭有关部门的介入下,照片中“微笑的女老师”真的被搜出来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晨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 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李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