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喜与忧

今天,是一代评书大师袁阔成先生离开我们一周年的日子。袁阔成用他独特的声音和语言,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故事,滋润了一代又一代的听众。正是这些艺术大师的努力,才使得评书这种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代代相传。

虽然大家对评书不陌生,但不少人对它的历史和现状并不熟悉。

明末清初,是评书的第一次大发展时期,多种形式和内容的评书层出不穷;清末到民国初年,评书艺术第二次大发展的繁盛时期,涌现出了许多评书大家,也诞生了很多经典作品。

而在进入21世纪的今天,评书又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发展状态呢?对此,当代评书界的观点虽然各有千秋,但有一点大家都认同,总结起来那就是:有忧亦有喜。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袁田老师是评书艺术大师袁阔成的女儿,也是目前袁氏家中唯一从事评书表演的后人。袁田自幼喜爱评书表演,在父亲袁阔成的指点培育下,不仅表演技巧娴熟,更为观众创作了众多传统与现代评书经典作品。如今,她虽已年过花甲,却依然活跃在评书艺坛。谈起当今的中国评书,袁田说:

“比起新中国成立后评书兴盛时期的上世纪60年代,现在曲艺团少了,评书演员就更少了。那时各省市都有曲艺团,评书名家人才荟萃。现在,生活中的娱乐节目很多,评书表演却很少。评书表演受冷落的原因,在于它全凭一个人表演的单一形式。一个好的评书演员应该是杂家,要有深厚的文化积淀,通晓天文地理,熟知风土人情。这就要付出很长的时间学艺,时间长,见效却很慢,而且待遇低。比如一个评书演员创作一部作品,从创作开始到登台表演,付出的精力很多,可是每段书的稿费只有一百多元。收入少也是评书表演队伍人员流失的原因之一。记得父亲在世时曾说过,现在全国的青年评书演员加在一起还不到30人……”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如今袁田老师常受邀去学校讲课,春节前还带队去基层表演“红色经典”评书,受到热烈欢迎,为此,她决心继续为评书艺术的传播贡献力量。

袁田说,要培养青年演员学好评书,首先要继承,这样才能传承和发展。而评书表演年轻人才的流失,正体现了当今中国评书现状的“忧”。

不过,著名青年演员张伟有自己的看法。张伟毕业于辽宁科技大学曲艺表演专业,拜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先生为师,后经李金斗的介绍跟随袁阔成先生学习评书多年,并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讲过多部作品,得到了很好的反响。张伟也是当今评书界为数不多的进行过系统专业表演学习,具有大学学历的青年评书演员之一。目前他还承担着北京城市学院曲艺表演专业的教学任务。对中国评书的现状,张伟谈得更多的则是“喜”:“很庆幸的是,现在评书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有了不同地域不同派别的评书传承人。比如,北京评书的传承人连丽如先生,辽宁鞍山评书的传承人单田芳先生、刘兰芳先生,本溪评书的传承人田连元先生,营口评书‘袁派评书’的传承人袁田先生。此外,全国各地还有很多省级、市级等不同级别以及不同地域的评书传承人,受到了国家的重视和保护。”

当前,我国对评书人才的培养日益注重并逐渐走入正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相继开办了专门培养曲艺人才的各类中专和大学。比如20世纪80年代,在陈云同志的大力支持和关怀下成立的天津北方曲艺学校,为曲艺界输送了大批人才。学校开办至今三十余年,一直很红火,深受社会各界的欢迎。

大学方面,除了辽宁科技大学的曲艺表演专业,北京城市学院也在培养曲艺人才。近年来,不仅每年招收曲艺表演专业学生,而且还得到了北京曲协和中国曲协的大力支持,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先生是该校的教学顾问和专家,姜昆先生、张蕴华老师等也亲临课堂为学生授课指导。学校还邀请著名相声演员和教学专家刘颖先生、冯巍先生、韩学军先生执教。今年经过4年系统学习的学生,成为曲艺表演的第一批大学本科毕业生。           李娟娟

 
   责任编辑:穆祥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