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回应]北京朝阳法院:张靓颖损害名誉案告错人

千龙网北京4月7日讯(记者 贾竹)因认为《北京青年周刊》刊发的题为《我们为什么要嫌弃张靓颖》的文章侮辱、诽谤个人形象,侵犯名誉,2015年6月30日,张靓颖将记者张娜、北京青年报社诉至北京朝阳法院,要求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同时索赔100余万元。4月7日,千龙网记者获悉,法院以被告主体不适格为由驳回了张靓颖对北京青年报社、张娜两个被告的起诉。也就是说这次张靓颖告错人了。

案件回顾:《北京青年周刊》记者写稿侮辱、诽谤张靓颖形象

2015年2月5日,北京青年报社主办的《北京青年周刊》及其官方微信、微博等网络平台刊登了题为《我们为什么要嫌弃张靓颖》的文章,作者署名为张纳。审理中法院查明张纳真实姓名为张娜,予以变更,同时追加《北京青年周刊》出版方《北京青年》杂志社为共同被告。

文中宣称:“她们这些女孩子刚开始参加超女比赛的时候,当时所有人都乖乖的签了天娱,惟有她一个人单飞,听到的传闻是,当时天娱搞黑幕找她谈,签约便许她一个名次,而她反间谍对谈话现场录了音,说你们要不让我进前三我就向媒体曝光”、“时装编辑掩面长叹,十年过去了,怎么还那么土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讨厌张靓颖,希望她早点离开’,社交平台上有这么一句评价,其实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人们是不会因为‘土’而嫌弃一个人的,于是一个好友即时评价‘无聊又做作!’这其实是作为公众人物的致命伤,听不了她开口讲话”、“甚至有线人汇报,她是小三,现男友是大款”。

张靓颖表示,因《北京青年周刊》系知名媒体,拥有极高的发行量和广泛的覆盖面,上述文章发表后,产生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并被手机软件《畅读》、《杂志汇》及微信等网络媒体广泛转载。上述报道采取虚构、捏造事实的方式,公然侮辱、诽谤其人格及公众形象,造成了其社会评价降低,严重侵犯了其名誉。

张靓颖认为,张纳作为作者,虚构和歪曲事实,根据大量未经证实的传闻,采用侮辱性、诽谤性的言辞对其公众形象和人格进行贬损,侵犯其名誉,应承担侵权责任。北京青年报社对其主办的《北京青年周刊》发布的新闻负有审查、核实的义务,应与张纳共同承担侵权责任。故诉至法院,要求张纳、北京青年报社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同时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维权费用7万余元。经过庭前会议后,张靓颖又将索赔金额调整至110余万元。因双方当事人均同意和解,此后的4个月,法官一方面给予双方庭外和解时间,另一方面多次通过电话方式沟通,主持双方调解工作。但最终双方仍就部分事项未能达成一致。

法院驳回张靓颖部分诉讼请求

4月6日,千龙网记者发现张靓颖在其新浪微博发布博文,称代理律师接到法院电话通知,裁定驳回对张娜的起诉,取消原定4月6日的开庭,但并未收到书面裁定,并流露出不满情绪。

对此,千龙网记者采访了北京朝阳法院的主审法官孙法官,他表示裁定书是在3月30日作出的,一审裁定驳回了张靓颖对北京青年报社和张娜两个被告的起诉。朝阳法院认为,《北京青年周刊》系由具有法人资格的《北京青年》杂志社出版,该杂志社应就出版内容对他人合法权益的侵害承担民事责任,北京青年报社并非《北京青年周刊》的直接出版单位,对杂志内容不负有具体的审核责任,故北京青年报社作为本案被告主体不适格;张娜撰写并发表涉案文章系其作为杂志社工作人员履行职务之行为,涉案文章如构成侵权,侵权责任应由《北京青年》杂志社承担,张娜亦非本案适格被告。

孙法官称,裁定书已经根据当事人提供的送达地址以特快专递方式向各方当事人邮寄送达,该裁定刚刚作出,尚未生效,双方当事人均享有上诉的权利,对该裁定不服的,可在收到裁定书之日起10日内提出上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