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历史 隆福寺早市谢幕规划经历多次改变

“今儿还有早市吗?最后一天吧?”家住工人体育场东门外的李福生将自行车骑到了隆福寺的牌楼底下,迈下车,询问着路边的保安。“最后一天了,赶紧瞅一眼去吧,看一眼少一眼,再过一个小时,连这都看不见了。”支着马扎坐在“隆福寺早市停业闭市通知”底下的胡同居民用手往隆福寺街西头一指,招呼李福生抓紧往里走。由于占道许可已经到期,今天是已有20多年历史的隆福寺早市正常开市的最后一天。

提早10分钟入场 老主顾早早等候

早晨4点40分,天空浮现点点朝霞。北京城还在酣睡,隆福寺早市已经醒来。几辆旧面包车停在早市南口外百余米的路边,按着先来先得的老规矩排着队,等待5点30分的到来。即便是最后一天,摊主们也要遵循这个“进场”规定。

住在朝外南小街一带的赵凤兰今年70多岁,她坐在隆福寺早市西端一处台阶上,旁边是已经破旧的红色小拖车。她大概是今天最早到来的顾客。“我就是这片儿长大的。”赵凤兰跟干果摊主老王聊着。老王是湖北人,在隆福寺早市摆了16年摊,鬓角已有白发。他的爱人此刻坐在小面包车里,在据他百余米的市场外等着进场。

“家旁边有超市,不爱去。”自从隆福寺早市开市,赵凤兰20年如一日地从家步行来逛隆福寺早市。“早起一路溜达就来了,就当锻炼身体。”更吸引赵凤兰的是,“同样的菜,早市上比超市便宜两三毛钱,而且新鲜,过日子嘛。”

5点20分,第一辆面包车开进市场,老王几步赶到了自己的摊位前。这个摊位,16年前的月租金是每月300元,现在是每月600元。

十几名老主顾此时已经等在了市场外。

生意依然火爆

尽管今天的进场时间提前了10分钟,摊主们还是着急。“近两个月开始这样,以前不是,四五点钟来了就能进。”老杨一边从面包车里拽出成包的白菜,一边抱怨。

20多岁的小刘跟母亲一起,从车里往外卸货,一辫辫蒜先后摆到地上。争先恐后入场的面包车太多,两辆车并行,再加上小刘家的车,他们的摊位前成了堵点。几头蒜滚到了车下,小刘看了一眼,没顾上捡。“赶紧往前走走,错错车。”他身后,市场管理员一边喊一边从车流里钻过来。

比摊主更加迫不及待的是顾客,从周边赶来的老主顾们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

为了抢时间,摊主们抓紧卸货、摆货。老主顾们慢慢挪动脚步挤进正在卸货的车流里,碰上熟悉的摊主,不忘点个头,笑一下,再聊上一句:“最后一天啦!”

不到20分钟,管理员的喊声、摊主之间的招呼、叫卖声和询价声飙起,整个市场“开锅”了。

两处土豆摊隔路斜望,当第一位老太太拽着小拖车凑到摊前时,这两个摊位之间的较量正式开始。“给不了给不了,10块钱7斤,我这个土豆个儿大。”路北侧的摊主使劲将土豆从袋子里扒拉出来,同时跟顾客说着。三四位老人已经围在摊前。

“土豆排队喽!”其中一名老太太听到这声喊,循着声儿回头,瞧见路南侧的土豆摊旁已经排起了长队,赶忙凑了过去。而喊出这句话的老头儿,已经推着自行车,带着一捆新鲜的芹菜走远了。这家土豆摊还没开摊,女摊主被排着队的主顾们“堵着”,急得满脸通红。她用了半分钟铺上摊位的木板,随后将土豆倾倒出来。“个头儿小点儿,10块钱9斤。”

“小核荔枝小核荔枝!”“甩了甩了!”“撤摊了便宜了!”吆喝声此起彼伏。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华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