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说了,后期费用不够还要找媒体

核心提示: 南京军区总医院内科楼52病区14床(加)病房外瞬间围拢不少人。不一会儿,刘燕(化名)穿过人群,走进病房后,又把门关上了。一位病友低声说:“前两天,比这些人还多。”

偷鸡腿妈妈

  看到记者来采访,南京军区总医院内科楼52病区14床(加)病房外瞬间围拢不少人。不一会儿,刘燕(化名)穿过人群,走进病房后,又把门关上了。一位病友低声说:“前两天,比这些人还多。”

  刘燕不会想到,在超市偷了一只鸡腿和一本三字经——这个令她“难堪”的行为,竟意外改变了她的命运。

  就在记者采访3天前的6月1日,一则“最心酸儿童节礼物——母亲偷鸡腿给生病的女儿”的新闻,让36岁的山东人刘燕成为焦点人物。报道刊发两小时内,来自各地的爱心捐款超过30万元,一天后,刘燕患有肾病综合征的女儿大丽(化名)住进了南京军区总医院接受全面治疗。

   很快,舆论出现反转:有媒体暗访超市销售员,试图揭秘刘燕是“惯犯”;也有媒体披露大丽并非刘燕亲生。

  但几天来,爱心人士的关注热度丝毫不减:很多人打电话给刘燕,希望直接捐款给她本人;不少人跑到医院来看望她们母女,并带来了礼物和救助金;还有人打电话给救助刘燕的民警潘顺群,希望转达和刘燕结婚的愿望。

  另一边,正在江苏盱眙县某村废品回收站收废品的刘霞(化名)一家,却为妹妹突然的“出名”而苦恼。“就算再难也不能去偷。”刘霞说。这些天,接二连三有记者过来,刘燕的姐夫有些不高兴,“已经影响到家里的孩子了,我们去学校接小孩,也被人指指点点的。”

  “偷鸡腿妈妈”:我不想再说了

  刘燕穿着前几天新闻照片上的那件红色格子衬衫,扎着马尾。她看起来很忙,一会儿去医生办公室,一会儿又去药店拿药,女儿大丽住在内科52病区14床(加)病房。因为怕孩子被细菌感染,房门给关了起来,记者们都很耐心地在一旁等待。

  8岁的大丽是一对双胞胎中的姐姐。她的身高看起来只有普通5岁左右儿童高,脸颊和四肢都异常肿大。刘燕对澎湃新闻介绍说,大丽姐妹一岁半时被发现患有肾病综合征,无法正常排尿,许多食物也要忌口,每天要吃十几种药。

  过去三年,刘燕经常带着女儿来南京看病,有时隔一个月就要来一次。因为住院太贵,她就带着女儿在南京军区总医院附近的地方租房住。2014年初,与丈夫离异后,刘燕在江苏帮姐姐家的废品收购站分拣垃圾,“一天大概能赚三四十”,而孩子一个月的医药费就需要3000多元。

  南京军区总医院儿科主任夏正坤介绍说,大丽这次发病是由于呼吸道感染引起的,诊断为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不排除孩子病情发展成尿毒症的可能。

  夏正坤说,像大丽这样的情况,发病期一年花费3万-5万元, 恢复期需要2万元左右。

  据山东媒体报道,从2014年初离婚开始,刘燕母女三人享受低保,当地乡政府为两个孩子申请到困境儿童补助,母女三人每月的补贴总共为750元。刘燕已经加入新农村合作医疗,报销比例在40%左右,但她的医保关系在山东,需要在江苏、山东两地往返办理医保手续。

  此前,刘燕租在医院附近一间2平米左右的小屋,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只能留下一个人行走的空间。这个小屋一天租金30元。过去一周为了方便女儿看病,她问亲戚借了3000多元在这住着,一周花下来只剩下三四百元。

  而现在,她窘迫的生活发生了许多变化。

  大丽住进医院的当天下午,南京军区总医院儿科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她的病情和治疗方案、治疗费用情况。

  由新浪江苏和现代快报发起微公益、天使妈妈基金会认领的“最心酸儿童节礼物”捐助项目,从6月1日下午5点多到晚上8点多,共有1.6万人次捐款,捐款金额超过30万元。另外还有爱德基金会为母女募集到了7万多元,民警潘顺群也为她们募集到3万多元。虽然线上捐助平台已关闭,还有许多爱心人士线下在继续捐助。

  4日下午6点,许多媒体都散去了,一位肩挎黑包的男人,走进了大丽的病房。男人看起来有些拘谨,手里抓着一个白色信封。他走近刘燕,对她说了几句话后,递过了手中的信封。刘金燕接过信封,突然加大声音说:“非常感谢南京正能量,谢谢你们对我和孩子的关心和帮助!”

  信封里装的是爱心款,男人不愿意吐露更多,待了几分钟后就走了。记者坐在床尾的凳上,突然听见稚嫩的声音问:“采访得怎么样啊?”大丽的苹果脸并没有往这边转。

  “媒体过来了很多很多。”刘燕列举了几家媒体,都是江苏的和山东的,她接着说,“他们问我怎么住进医院,怎么得到帮助的,孩子的治疗情况……媒体那么多,问了一遍又一遍,老是问来问去的……”

  “媒体一拨拨的来,是不是让你觉得有些烦?”记者问。

  “我认为这些媒体非常热心,没有他们的报道……”刘燕突然停顿了几秒,接着一字一句地说,“也许我们得不到那么多人的关心和帮助。”

  “是不是有一些自己的隐私不想说?”

  “有些我确实不想说,但是我想想也没什么,比如说孩子的身世啊……”

  “你开始没有说孩子的身世?”

  “嗯。孩子还小,还不想让她知道。”

  “她现在知道了吗?”

  “她现在还小,还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你看,说着说着就来了……”

  “这个不想说?”

  “嗯。”

  病房突然变得很安静,连床上的大丽也不说话了。刘燕突然站了起来,沿着角落的水果篮和牛奶盒,走到大丽在床头说:“今天就说到这儿吧,以后也说到这儿了。其他媒体来,我也不想再说了。”

  随后她又补充说:“以后你们愿意关注呢,关注我的后续吧。后期孩子的费用如果不够,我还要找你们呢,还要找你们这些媒体……”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张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