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闻解字:盲

máng

“亡”有盲人握持手杖探路之状。古人造字很有意思,亡加耳非“聋”,亡加口非“哑”,但是“亡”加“目”却是实实在在的“盲”。造字本义:失明,失去视力。《说文解字》认为,目中无眸为盲。

社会越发展,雾或者霾,越是影响人们的生活。上海浦东昨天因大雾发生多车追尾事件,竟致9死43伤;而首都机场的经历更堪称“传奇”:由于不具备降落条件,上周五机场启用盲降,就在这大雾浓得化不开的巴掌大的天空下,香港来的飞机三次降落失败,无奈带着满机的人飞走了;而俄罗斯来的飞机不仅安全降落,还匪夷所思地提前到达了。这么一比,俄罗斯航空获赞“客机中的战斗机”。

媒体分析认为,俄罗斯天气环境恶劣,时不时就暴风雪袭空。面对这样不给力的自然条件,机场哪能动不动就关门,而飞行员也练就了过硬的盲降本事,对风雪霾雾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常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但盲降这事人命关天,绝不是简单的货比货的问题。咱只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艺高人胆大。

由于摄像头对准了“两学一做”的征集意见箱,陕西汉阴县国土局承认工作失误:“安装意见箱时未考虑到摄像头”,已将意见箱调至摄像头“盲区”。

到底是先有的意见箱还是先有的摄像头是问题关键。专为意见箱安摄像头,意欲何为呢;如果摄像头早就有了,那么在没有摄像头的“盲区”,估计这意见箱也不好找。这还真两难了。其实,无论谁先谁后,无论有无摄像头,什么时候提意见不背人了;不管你是谁,都能公开回答民众的质疑了,这才是社会进步。

青海羊曲水电站库区2018年底建成,届时,植根于此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野生古柽柳林”将没于湖底。青海方面提出移植保护方案,本月施工,工期半年。北京植物园的工程师看了后直言,时间紧迫,盲目移植必死。

都说记者见多识广,“全世界最大的柽柳之王”却是头一回听说。我们可以盲从地跟着导游不远万里去英国看一个小山村,却对老祖宗留下的珍品不知不觉。如今,看景倒还来得及,保护却似是束手无策。

传说,民国四公子之一的溥侗看上了京剧泰斗言菊朋家的一株歪脖树,非要移走。花匠用了整整5年,一点点把根系切断,生生把大树养成盆景,得以活着搬家。世人都说溥侗有钱爱“作”。今天看,对保护自然没点儿“作”的精神,“半年工期”这样的“盲”就会得逞。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

 
   责任编辑:cbb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