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闻解字:找

zhao

在《说文解字》《郑玄辞典》《尔雅》中均未找到“找”字的原始解释和演变过程。因此可以断定,“找”为新字。《新华字典》解释为手与戈结合为找,像用手拾戈。造字本义,觅取,寻求。

11岁的通州小孩郭大可因“出格”行为,多次被学校“劝退”,一气之下从学校跑了,这一跑就是90个小时没消息。赶上北京强烈的降温天气,家长急了,学校急了,民警急了,连副区长都急了。通州区副区长雷晓宁主持部署查找郭大可的工作,要求进行地毯式搜寻,甚至连环卫工都要人手一张郭大可的照片,只要孩子不出通州,就要尽快找到。

最新消息:孩子曾出现在西单图书大厦附近。如果消息属实,这孩子一定是“出了通州”。话说回来,交通这么发达,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怎么可能3天不出通州呢?寻找郭大可不应该是通州一家的事,需动用全市力量,而一个熊孩子远比我们想象的聪明——他可以在网吧、肯德基、24小时书店避寒。

只要全城出动,找到郭大可是早晚的事,问题是找回来怎么办?义务教育带有“强制性”。而学校为什么要多次“劝退”一个只有11岁的孩子呢?也许这熊孩子调皮捣蛋出了格,影响了所谓“正常教学”,引来其他家长的不满。但是,学校存在的目的不就是教书育人吗?把一个出格的“熊孩子”教育成知书达理的好孩子不就是“正常教学”内容吗?学校绝不能因为所谓多数家长的利益就牺牲掉某一个孩子受教育的权利。有网友就担心,在教育资源稀缺的今天,学校在居高临下的压迫或者众矢之的的谴责中变得有些畸形。

郭大可这一走是对现行教育的拷问。孩子如果能顺利熬过“30年来同期最冷的一天”,说明他智商足够高,应急能力足够强;要是他真出点意外,又恰恰说明了我们教育的某种失败。

昨晚10点,全市民政工作人员全部上街,寻找流浪乞讨人员。今年与往年大不同,民政部门明确提出要把“严寒救助”行动纳入重要议事日程,以便“维护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等街头困难群众基本生存权益。”

受历史原因影响,各区救助站都只有一个,就是说,偌大的北京城不过有16个救助站。在西方的观念中“流浪街头”是公民的一种人生选择,不应被打搅。为了及时给与救助而又不“打搅”人家,民政局还首次提出可以在流浪人员多的地方建临时救助场所,给大家提供足够多的御寒衣物和食品。刺骨寒冷中,这消息很暖人。

北京晨报报道,颜值高、随意取停的摩拜单车遍布大街小巷,半小时租金五毛钱帮不少市民轻松应对出行“最后一公里”。可最近却发现,有些单车被人骑回家锁起来,工作人员不得不通过GPS寻找,再报警“解救”单车。对于这条消息,网友表示,基础设施也许差 “最后一公里”,基础素质或者说公德心差得可不只是一公里啊。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

 
   责任编辑:gemini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