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宝昌:马长礼戏好人品也好

  马长礼夫人、京剧表演艺术家小王玉蓉。

  京剧表演艺术家董园园。

  艺术家李嘉存。

  鼓曲表演艺术家马增蕙(中)王玥波(右)。

今年的菊坛颇不平静,细数下来从3月开始吴素秋,接着是梅葆玖、李世济、王金璐、李毓芳、顾正秋等大师相继离开,昨天一早又在八宝山东厅送别一位德高望重的梨园前辈马长礼。一早八点多钟,戏曲同行马增蕙、王英会、谭孝曾,以及相声演员王玥波,另有三四百戏迷朋友从四面八方赶来,送马老最后一程,在排队等候祭拜的队伍中,不时有人感叹道:“今年这是什么京剧的年景啊?好角又走一位!”  

马长礼是谭富英的弟子,又是马派创始人马连良的义子。在他身上兼着谭、马、杨几家之长,门口的大屏幕上播放的是马长礼先生生前的代表作《空城计》、《文昭关》等剧目的经典折子戏,而马长礼的代表作《红鬃烈马》,马派的《十老安刘》《借东风》、《伍子胥》、《洪羊洞》等剧目的选段是戏迷们津津乐道百听不厌的最爱,也成为昨天取代哀乐伴随马长礼老先生送行的最后曲子。马长礼先生门口的挽联上写道:“谭徒马儿 理会宫商律自吟;誉满菊坛 尽尝甘苦得真谛”,非常恰如其分地描述了他的一生。欧阳中石先生重病在身不能亲自到场,也特意委托家人写了一幅字——“长礼弟 一路走好”送别老弟。此外,北京京剧院的不少昔日同事,和晚辈青年人也来到现场送别这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艺术家。    

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张凯在《沙家浜》中饰演刁德一这个角色,也因此2014年和马长礼老师结缘,向他学戏,张凯说:“从2014年开始,我几乎每周都会去马老师家里,听听他讲戏,有时也讲讲圈里的老故事,我都非常的受益,在纪念裘先生100周年的时候,马老师还到现场看了,给我说了唱不到位的地方。后来,马老师还让他夫人送给我两个他扮演刁德一时常用的烟嘴,还手把手教我怎么拿这个烟嘴,教我怎么发声能够保护嗓子,我觉得很幸运,也特别珍惜这段缘分。只可惜我学的还不够多。”    

没有来到现场的著名导演郭宝昌从小看京剧,他说:“我和马长礼的认识要追溯到1956年,我们整整相识六十年,我上中学看他戏的那会,他还不是名角,但我们一帮戏迷就觉得他台风好,嗓子甜润有味儿,他一张嘴唱我们就叫好,结果另一群捧别人的戏迷不干了,我们还两次发生过冲突,都约到外面动手打架,后来被人给劝开了。”在提起马长礼的时候,郭宝昌赞不绝口的还有他的人品,“那时候我喜欢马长礼的戏,就给他写信,希望他给我寄一张他的照片,后来还真的收到他的回信和照片。还有一次我看他在《空城计》里扮演诸葛亮,有一个抚琴的动作,因为我家里都是搞音乐的,我知道那个琴不应该跟钢琴似的两手一起动,我就写信告诉他,结果再看的时候他果然改了这个动作,演出结束他还找我,跟我说。‘我觉得你挺懂戏的,以后别买票了’,马长礼这个人艺术上非常虚心,这是非常值得称道的。”

北京晨报记者 和璐璐/文

史春阳/摄

■忆·长礼

谭元寿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

长礼兄弟去世的消息,对我简直是五雷轰顶,没想到他走在我前面了!长礼是我父亲谭富英先生的爱徒,一直追随着我父亲,追随谭派艺术,我们二人亲如兄弟,艺术上互相切磋,虽然都是唱老生的,但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一丁点儿隔阂,都是我让着他,他让着我。他对我父亲很尊重孝顺,也一直都把我当成老哥哥。他们全家都跟我们谭家感情深厚,他的夫人小王玉蓉是我父亲谭富英的义女。    

马龙 马连良之孙

今年京剧界连续走了这么多位大家级的重要人物,太让人痛心了!长礼先生当年和裘盛戎、谭富英是一个剧团的,在裘先生旁边唱二路老生。一次我爷爷马连良听收音机,觉得这个青年演员不错,挺会用嗓子,于是在天津遇到裘盛戎先生时就说,你这有个年轻人不错。裘先生立刻叫来马长礼,让他给我爷爷跪下来拜师。但因为那时候长礼先生已经准备拜师谭富英先生了,因此我爷爷就将他收作了干儿子。    

胡为之 马长礼之徒

我上世纪80年代拜马长礼为师,当时的师父还活跃在舞台。他晚上演出回来一般都已经十一二点了,再吃个宵夜,一般一两点钟才睡觉。师父睡得晚,起得早,每次我去北京学戏,早上八点多到他家,师娘就喊他,快起来上课,你的学生来了。然后师父就起来,一句句教我。

韩英楠/整理

 
   责任编辑:gemini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