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部研究急性传染病的医学书籍——《瘟疫论》

核心提示: 《瘟疫论》是我国第一部系统研究急性传染病的专门医书,开我国传染病学之先河。

  在我国古代,对流行病的记载比比皆是,所用的名称有疫、疾疫、疠等,而一般通称为瘟疫。由古至今,一旦瘟疫流行,基本上都会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人口会在短短数十年间锐减到一个极低的数字。这在西方世界尤其明显。最严重的一次是发生在1348-1350年间的黑死病,给整个欧洲带来2500万至5000万的死亡人口,其后四十年又不断重复发生,蹂躏西方长达数十年。通常认为这次瘟疫的元凶是由老鼠携带的鼠疫造成的。

  相对于欧洲一次疫情就有数十万丧生的惨况看来,我国的境况要明显好一些。这既得益于生活习惯的不同——中国人从来都喝煮开的水,而西方人只喝生水;也得益于中国古代的一位位名医,很多名医佚事都是有关治疗瘟疫的故事。像张仲景的《伤寒论》就有提到关于传染病不同时期的治疗方法。而神医华佗不但擅长外科,还有关于他治疗各种传染性寄生虫病的记载。华佗发现用青嫩茵陈蒿草治疗流行性“黄胆病”的疗法,后来民间即流传“三月青蒿能治病,五月六月当柴烧”的说法。现代医学研究从新鲜的青蒿中分离出青蒿素,成为一种治疗疟疾的良药。

青蒿

  更为知名的是早在北宋年间,中国古代的医生们就发明了人痘接种术,即使用天花病人身上痘疹疱里的痘浆、痘疮结痂,或是用天花病人穿过的沾有天花痘浆和痘疹的衣服,去感染未患过天花的人。由于这种感染源的“毒力”比新鲜的病毒弱,接种的人一般只产生轻度的天花,而体内则会对天花产生免疫防御性反应,获得再次感染天花的免疫力,从而预防天花的发生。这种人痘接种术是牛痘接种术发明以前最有效的预防天花的方法,在国内曾经广泛应用,后来还西进欧洲流行美国,拯救了千百万人的生命。

人痘接种(网络图)  

  然而1641年,明朝大厦将倾前三年,一场巨大的瘟疫席卷整个华北华东。从山东河南始,一路南进,范围广大,为害甚烈。王朝末世,无力组织医学施救,政府医官也无所作为,救治疫区群众的工作,只能落在民间医师身上。这个时候,著名医者吴有性站了出来,依靠近距离的观察研究,以不同以往的视角和角度于次年写出了《瘟疫论》。人们依据此书提供的识别与治疗瘟病的方法,救活了数以万计的患者。

吴有性(网络图)

  吴有性,字又可,东山翁巷村人。我国十七世纪著名瘟疫病医治专家。吴氏祖辈均为乡村郎中,医治伤寒症有祖传秘方。吴有性子承父业,从青年时代起就跟着父亲游医于吴中一带,并善于记录和研究。在崇祯十四年那场南北各省瘟病大流行期间,许许多多医家均把瘟病当伤寒症来治疗,结果因误诊使数以万计病人丧了性命。吴有性最初也是按照古方治疗,但疗效差强人意,自己也颇为懊恼。他曾在《瘟疫论》的序言中记录迷茫的心情,到底是张仲景创立的伤寒论知识,不能有效治疗江南的疫病,还是时过境迁,古方已远不能满足现实需要了呢?带着这样的疑问和困惑,吴有性开始了以这年大病疫为主题的医学研究,写出长达五万字的《瘟疫论》。这本书可以看作是一份“新出现之疾病现象观察与治疗年度医学报告”,其时间性、现场性与专题性均属罕见。

《瘟疫论》网络图  

  《瘟疫论》作为“医学报告”,创立了与伤寒论截然相反的“热病”概念。在书中数千个案例中可以看到“热病”呈现出急速感染、迅速传变的特征。在书中有如下描述:舌白苔渐变黄苔、舌黑苔、舌芒刺、舌裂、口臭、鼻孔如烟煤、口燥渴、潮热、心下痛、心下胀痛、头胀痛,小便闭、大肠绞闭、发狂等等。所有这些症状,都是“杂气”或“疠气”通过口鼻感染,生成“热邪”在身体深层沿着经络运动,激起的反应和演变,都属于“热病”本质的显像。他将温疫及热病的机制,解释为疫邪侵入,身体中的阳屈曲不畅,“故为热病”。在中国医学语境中,他将中国医学身体与疾病的固有知识融入自己创见的“杂气”或“疠气”传感分析之中,从而给瘟疫或热病确立了一个中国式的定位。

  用现在的眼光看来《瘟疫论》当然有相当的局限性,但这并不能掩盖吴有性开创中国传染病学先河的重大功绩,也对后世有十分积极的影响。然而也不得不说,他所创立的戾气说并未能得到充分的发展,在中医范畴仍又回归到传统的路子上去了。再加上西方温病学的成熟和传播,整个医学体系的完善,吴有性的理论终究遗憾地归于沉寂了。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张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