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调控课题 必须要回答好

副市长林克庆:

如何看待北京当前的人口问题?在2020年全市人口总量控制在2300万以内的天花板下,有何举措可以更好落实人口调控政策?昨天下午,市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举行联组讨论会,市委常委、副市长林克庆到场与委员们专门就此交流互动。林克庆表示,目前人口调控过程中存在优质资源供给不足和分布不均等问题,只有京津冀协同发展,北京的人口疏解工作才能更好推进。

人口调控也要有温度

座谈会上,共有18位市政协委员先后发言,从加大宣传力度争取理解支持、研究推动闲置农宅基地产权改革、建立京津冀服务领域的统一规范标准、进行更精准的人口分析统计等为北京人口调控建言献策。

现场多名委员在发言中都表示,人口疏解工作首先要认真调研、摸清底数。

在回应委员时,林克庆就专门提到了一组数据介绍当前北京的人口形势:“2001年到2011年北京每年净增加60万人,这是什么概念?北京每增加100万人,建设用地要增加100平方公里,就意味着我们要再建5个天通苑小区、新建一个阿苏卫垃圾填埋场、新建一个30万吨处理能力的污水处理厂,要新增加的小学是东西城小学总量的30%、中学是40%。”

市政协委员贺贝奇现场说,人口调控是个“大题目”,在调控中也要有温度,不能单纯地把人疏解出去。

“这个城市的人对北京是非常热爱的,对北京发展做出了贡献”,林克庆称,人口调控是中央给北京的课题,同时也是市委市政府必须要回答好的课题。

疏解靠京津冀协同发展

要回答好这一课题,“怎么做”是摆在面前的首要问题。

市政协委员李京一的建议非常具体,可以在天津滨海新区建立北京科技园,完全用北京的政策,将一些央企和市级企业搬迁至此;委员韩光明认为可以借鉴国外卫星城的模式,由专家参与选址在周边区域培养功能城市,疏解北京人口进行平稳过渡。 

委员贾楠称,北京疏解人口要先考虑城市定位,在打造科技中心的过程中不应过分强调把所有研发内容都放在北京,与产业聚集联系更密切的部分可以转移到其他地方。

“大家出了很多招,我希望各位委员继续关注这个话题,从市委市政府的角度来看,人口调控有明确的规划方案,其中突出一条就是以疏解非首都功能为先导。疏解谁呢?以我分管的教育和医疗领域来看,现在存在优质资源供给不足和分布不均的问题”,林克庆举了医院的例子,此前到北京看病的住院人数中,约有10%是河北患者,但去年下降到了百分之七点几。

究其原因,是北京的部分大医院和医生与河北对接,许多患者因此选择就近就医。林克庆说,只有京津冀协同发展,北京的人口疏解才更有可能,“同时还要加强城市整治,让城市更有序、更宜居。”

■委员声音

●市政协委员马大军:

应该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有利契机,三地在服务领域出台相关规范标准,让疏解出去的机构更加便利、缩小差异,这样有利于将北京的人口疏解到周边地区。

●市政协委员马荣才:

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最终目标是要实现均衡发展,只有均衡发展才能完成人口疏解,不是一蹴而就的。首先要认识到疏解过程中人口流动的复杂性,要积累经验,研究人口流动转移的规律和影响因素;统计部门应该深入基层获得更加权威的一手资料,完善人口统计工作程序。

●市政协委员贾楠:

人口调控首先要借力,北京先明确定位,与政治中心关系不密切的不要设立在北京,另外一定要舍得,应该把一些企业和优质资源舍得向其他地区转移,其他地区都发展好了,很多人就没有必要来北京了。第三是统一,京津冀的协同发展一定要注重协同,比如统一企业的环保标准、各种服务设施的标准,让疏解出去的人无论是在天津还是河北,都能享受同样的待遇。

  北京晨报记者 黄晓宇/文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责任编辑:cbb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