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叛逃到中国的级别最高的外国领导人是谁?

邓小平接见黄文欢资料图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7年1月16日第16版,作者:佚名,原题:越南领导人黄文欢受排挤出逃中国

1979年2月,我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8月,越南“老革命”黄文欢来到北京,引起国际舆论极大轰动。至今,仍有地方称黄文欢为“叛逃到中国的级别最高的外国领导人”。

黄文欢在越南遭排挤打击

1969年9月2日,越南劳动党(后改为越南共产党)创始人、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逝世。这天恰巧是越南国庆节。之后,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黎笋主政越南。

黄文欢早年即追随胡志明投身革命,1950年1月中越建交后任越南首任驻华大使,自1951年起先后任越南党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国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是越南中央领导层重要成员。胡志明逝世后,特别是1975年越南抗美斗争结束后,黎笋背离胡志明的路线,逐渐走向投靠苏联、全面反华的道路。黄文欢同黎笋一伙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因而被黎笋一伙视为眼中钉,不断遭到排挤和打击。1976年越南党召开四大,黎笋采取不正当手段使黄文欢落选,黄文欢不再是中央委员,只保留没有任何实权的国会副主席头衔。到1979年黎笋迫使越南党中央通过反华决议后,黄文欢感到自己留在国内已无法发挥作用,便决定离开越南前往中国。

就医途中脱身转道中国

1979年夏,黄文欢连续发烧,怀疑自己患了癌症。但医生会诊后说只是肺部有一黑斑,怀疑是肺结核,建议他到东德进一步检查治疗。黄文欢动身时,有一名秘书和一名医生随行。飞机中途在巴基斯坦卡拉奇休息,越南驻巴基斯坦使馆派一名一等秘书前来卡拉奇迎接和照顾黄文欢。黄文欢佯称有些疲劳,想在卡拉奇休息几天,等下一个航班再去东德;并说为了做好去东德的准备,可让他的秘书同大使馆一秘先走,只留下一名医生即可。就这样,大使馆一秘和黄文欢的秘书便乘当天的航班去了东德。

当天晚上,黄文欢悄悄走出旅馆,来到了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希望安排他尽快前往北京。双方商定第二天傍晚总领馆派车到旅店接黄文欢。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立即将情况报告北京,中方派中联部一位副部长前往卡拉奇迎接。就这样,黄文欢顺利到达北京。

被以“叛国”罪判处死刑

胡志明辞世后,黎笋主持召开劳动党政治局会议,决定为了使胡志明逝世日期不与国庆日重合,公布胡志明逝世日期为国庆日之后的9月3日。几天后,胡志明遗嘱在报上发表。黄文欢到北京后,先是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揭露黎笋当局的错误路线,随后又揭露黎笋篡改胡志明遗嘱。

黄文欢谈到,胡志明逝世前,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政治局委员,曾讨论应齐集到胡主席身边听取最后的遗言,但被黎笋以胡志明不清醒、说不清楚为由阻止。政治局委员们听取胡志明最后遗言的愿望未能实现,也从未听黎笋说过胡志明早已立下了书面遗嘱。但在胡志明逝世当天,黎笋突然拿出一份打字文件,说这就是事先准备好的胡志明遗嘱。几天后,这份遗嘱发表在报纸上。但黄文欢看到,这份遗嘱不是当天黎笋出示的那一份打字文件,而是另一个不同的铅印文件。黄文欢强烈怀疑原文已被黎笋阉割或篡改。

黄文欢谈到,胡志明遗嘱被篡改最主要的是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相关内容。黄文欢认为,胡志明不可能有如下表态:“作为一生为革命服务的人,我越对国际共产主义和工人运动的强大感到自豪,就越对各兄弟党之间的不和感到痛心!”黄文欢认为这种说法同胡志明一直以来的立场、观点完全不符。这是黎笋用自己的看法来篡改了胡志明的遗嘱,以实现自己心中盘算多年的反华主张。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胡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