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朋友圈成了“群众意见本”

核心提示: 每年市人代会的第一场网络直播海淀团全团会讨论,市人大代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总会发言,而且他每年的发言都会引发现场一个小高潮,带来阵阵笑声或热议。

市人大代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

每年市人代会的第一场网络直播海淀团全团会讨论,市人大代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总会发言,而且他每年的发言都会引发现场一个小高潮,带来阵阵笑声或热议。“可能是因为我说的都是大家共同关心的话题,能用实在的语言表达出来,而不是大话和套话吧。”王灿发对北京晨报记者说。

以法律教授的眼光对法规条文挑错儿

王灿发的人大代表生涯始自2008年,九年以来,作为法律学者、环境法专家,他持续关注北京环保法制领域的工作,参与了北京市十余项地方性法规的立法工作。正是因为有了王灿发的坚持,“环境优先原则、公众参与原则”被写入了《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

至今,王灿发的电脑上还留着《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草案送审稿,草案的“基本原则”仅写着“坚持预防为主、防治结合”。“当时,北京的人均GDP已经超过1万美元,此时还不把环境放到优先地位,我们将很难解决环境问题。”王灿发坚持认为,在地方法规中明确“环境优先”原则至关重要。

2014年1月22日通过的《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最终明确提出“大气污染防治坚持以人为本、环境优先、政府主导、全民参与、科学有效、严防严治的原则”。

“我从法律教授的眼光出发,针对法规条文一条条修改,提出建议意见,挑错儿。”王灿发说。把关法律框架,提出专业性意见,经常参与国家环境立法的他,十分了解立法的整个过程和立法中存在的问题。在王灿发家的书柜里,塞满了他多年参与修改的法规文本,有的文本前后改过三四个版本,密密麻麻全是修改的字迹。

实地调研他也基本不拉下,只要在北京,只要没有给学生上课,他必参加调研活动,以更好地掌握第一手资料。“不实地调研就不能了解实际情况,无法发表有针对性的意见。”

“两会开始了,有建议告诉我”

2016年市人代会,王灿发提了一个关于北京南站的建议。他出差坐火车时发现,南站许多候车乘客因为座位不够只能席地而坐。他说,北京南站二层高架候车厅和地下一层换乘大厅原本设计可容纳一万多人候车,但由于很多商亭挤占了空间,缩减到仅有1600个座位。随时惦记着履职的王灿发,拍下了一系列北京南站旅客席地而坐的照片,市人代会召开时,他提出了南站候车室不能过度商业化、应恢复乘客候车座椅的建议。

去年12月,王灿发去南站“回访”,发现了很多可喜的改变:商亭进行了集中,候车大厅中央增加了许多候车座位,车站见缝插针地在商亭周围新建了座椅。现在,二楼候车大厅已经恢复到了5000个座位。“这让我很有成就感,代表提意见不是一场空,而是获得了踏踏实实的效果。”那一天,王灿发在朋友圈发了图文描述南站的新变化,感慨“为自己的建议被采纳而高兴”,这条朋友圈收获了132个点赞。

当了这么多年代表,王灿发的体会是,人大代表非专职,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更得与群众密切联系,时时处处留心群众诉求,时时想着自己是人大代表,抓紧一切机会来了解群众的愿望。“如果你不积极主动搜集民众意见,那你上会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也提不出好建议。”

今年刚上会,王灿发就发了一条朋友圈:“北京两会又开始了,有什么要提的建议,可以告诉我。”记者看到,这条朋友圈下的评论已经成了一个小型的“群众意见本”——解决学校周边游戏厅问题、规范市民养狗行为、规范混乱的保姆市场、防治大气污染应开展国际合作、企事业单位停车场晚上应适当开放……王灿发说,他将从这些建议里找出市民最迫切的期待,形成本次人代会的正式建议。

北京晨报记者 王海亮/文

  王颖/摄

 
   责任编辑:cbb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