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名馔“玫瑰露”

“一碗水里只用挑上一茶匙,就香的了不得呢。” “这玫瑰露清凉可口,且色泽艳丽,有胭脂一般的汁子。”这是《红楼梦》中关于“玫瑰露”的描写。据小说称:宝玉挨打后,服用玫瑰清露,“一日好似一日”;后来五儿的娘从芳官处得来的玫瑰露送给患热病的侄儿,侄儿吃后,顿觉“心中爽快,头目清凉”。

众所周知,《红楼梦》记载的是老北京和老南京的食俗,而这“玫瑰露”究竟来自何处呢?

玫瑰本为玉石的名字,《说文解字》中称:“玫,石之美者,瑰,珠圆好者。”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也说“其石则赤玫瑰玉玫玫瑰瑰”。以后用来指花的名字。

在《日下旧闻考》中,有“卫候以百花露名酒,多至百种,大内每需之”的记载,但这里说的“玫瑰露”是一种露酒,即在白酒、黄酒、葡萄酒中加入香料、药物等,使其品质大大提升,应该不是贾宝玉所用的“玫瑰露”。

不过,清代来北京的比利时传教士南怀仁曾在《西方要纪》中称:“‘西国市肆中,所驚药物,大半是诸露水’,‘凡为香,以其花草作之,如蔷藻、木樨、茉莉、梅、莲之属;凡为味,以其花草作之,如薄荷茶、茴香、紫苏之属;诸香与味,同其水,皆胜其物’,其名玫瑰者最贵,取炼为露,可当香,亦可当药。”这与贾宝玉所吃的“玫瑰露”很接近。

秦一民先生在《红楼梦饮食谱》一书中指出,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在1697年夏天曾向康熙皇帝进献过“玫瑰露”八罐。 

《食物本草》便已有食用玫瑰花的记载,比如加糖冲开水,可行气活血,或泡酒服,可治关节疼痛。《本草纲目拾遗》说:“玫瑰露气香而味淡,能和血平肝,养胃宽胸散郁。”《金氏药贴》也说:“专治肝气、胃气,立效。”

玫瑰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因此被用来养颜,杨贵妃便用玫瑰花泡水洗澡,慈禧则用胭脂水护肤,胭脂水是将玫瑰花瓣精选、洗净,放入草木水中浸泡5分钟,取出后,用花瓣杵成花泥,再用纱布反复揉搓、绞,然后再上锅蒸成。

至于食用玫瑰露,可能是制玫瑰精油的副产品,据北宋权臣蔡京之子蔡绦《铁围山丛谈》中的描述:“实用白金为甑,采蔷薇花蒸气成水,则屡采屡蒸,积而为香,此所以不败。”这种蒸馏术在北宋末年由阿拉伯地区传入广州,在明清两季开始普及。

明末冒辟疆的《影梅庵忆语》中曾怀念董小宛亲手炮制花露,“凡有色香花蕊,皆于初放时采渍之,经年香味、颜色不变,红鲜如摘。而花汁融液露中,入口喷鼻,奇香异艳,非复恒有”。

可惜的是,这种可食用的玫瑰露制法已失传。可以肯定的是,它并非玫瑰花蒸馏而成,因蒸馏形成的液体是无色透明的,也非玫瑰花水煮而成,因煮后颜色会变成黄色,都达不到《红楼梦》中所说的芳香而艳丽。

  本文主要材料引自《北京地方志·人民生活志》

 
   责任编辑:gemini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