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画妙术

▲书画修复团队成员准备对一组清代八仙题材条屏作品进行修复。

▲在生物实验室,闫丽(左)和武望婷用物性仪对纸张进行不同生物酶制剂纸张揭展力实验。

▲闫丽(左一)小心地将泛黄的命纸剥开一角,顺着画作方向上提,几秒钟后一张完整的命纸从画心背后成功取下。整张命纸非常完整,没有与画心发生粘连损坏。

▲承担研发的是一个平均年龄只有30多岁的年轻团队。

▲工作人员用大排刷满满地蘸取生物揭展剂,小心地刷到古画上进行浸润,方便一会儿揭裱。

▲古书画修复师用传统技法对命纸进行揭展,而揭展是困扰古书画修复、重裱行业的百年难题。最大的困难在于裱褙糨糊粘连画心、命纸,很难完整揭裱开来。传统方法很难保证不损毁画心。而损毁画心对于一幅古书画而言就是灭顶之灾。

▲书画修复师吴远飞用手机记录古画精彩的线条和彩绘。

▲古书画修复师对一幅即将修复的明代虎图进行霉菌信息采集。

保护文物需要耐心,更需要创新。在首都博物馆,就有这样一群为保护文物而不断创新的小伙伴儿。他们就是“80后”女孩儿闫丽和她的同事们。

中国书画艺术历史悠久,但很多古书画因年代久远,受到多种侵蚀和污损,亟须修复。修复时首先要揭裱,即把画心从旧裱上揭下来,再重新装裱。揭裱技术复杂,传统方法是用水闷法手搓,一般的装裱师傅未经专业训练做不了,稍不小心就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现任首都博物馆技术部副研究馆员的闫丽,是毕业于中国农业科学院微生物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她把揭裱和自己的专业知识联系了起来。她想,裱画都是用糨糊将命纸粘贴在画心上。如果能够找到一种生物酶,分解淀粉酶,让糨糊没了粘性,不就可以分离画心和装裱的命纸了么?

想法有了,可要实现还真不简单。闫丽回忆,生物揭展剂的研究对环境要求非常苛刻,一次咳嗽,甚至是人走动时的震动,都会影响试验。于是她和同事找到博物馆七层,在一个清静的过道里开展试验。

春夏秋冬,无声无风,闫丽在这样一个过道里坚持了近两年时间。一天从早忙到晚能做50个试验,但其中能得到有效数据的只有三十几个。在经过数千次试验,获得了1万多个有效数据之后,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找到了适用于揭裱使用的安全稳定的生物酶。

在首都博物馆的工作室里,闫丽和同事们展示了生物揭展剂的神奇。只见工作人员将生物揭展剂均匀地刷抹在一幅有200年历史的古字画上,静待十分钟。见证奇迹的时刻出现了,命纸很轻松地被完整揭下来。

首博书画专家表示,要是像以前那样用水闷润的方法,需要几小时至数天不等,而且闷润时间过长的古画,还易出现糨糊霉变、画面色彩损伤等问题。闫丽研制的生物揭展剂,解决了困扰书画修复行业的百年难题。

而闫丽表示,是首都博物馆在文物保护领域支持科技创新的良好氛围,还有同事们的共同努力,成就了古书画修复行业的这一次革新。

本期策划 张英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王歧丰

本版摄影 北京晨报记者 李木易

 
   责任编辑:cbb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