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炼钢工

外形像太空舱一样的巨型吊斗将废旧钢材添加到炼钢炉内。

炼钢炉前,刁华手持对讲机与控制室的人员随时沟通情况。

在控制车间,新一代的炼钢工人只需要几台电脑就可以控制300吨炼钢炉。

在厂区内的自有码头上,一卷卷钢板正在由吊车转运到大型货轮上,准备运往全国乃至全世界。

→元宵节的前一天晚上,工会组织了猜灯谜、投篮、跳绳、投飞镖等有奖游戏活动。

每天早上,宿舍区的工人都要集中到汽车站,从这里集体乘坐班车去十里外的炼钢和冷轧热轧部门去上班。

中心食堂每天为工人们准备丰富的饭菜。

周五早上八点半,京唐公司厂区内的候车室,人们正在排队上车,这辆大巴车终点站是北京老首钢的厂东门。

相对凡人之211

他们是生活中的凡人,也许我们从未关注过他们的存在,但他们却操控着我们的生活质量。凡人的力量就像空气,平凡但不可或缺。让我们转过头,看看身边的“相对凡人”。

对北京人来说,提起唐山曹妃甸,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首钢京唐公司。2010年底,首钢石景山钢铁主流程停产后,大部分钢铁产能转移到曹妃甸。与首钢一同搬迁调整的,还有4500多名优秀技术工人。这其中就包括80后男孩儿刁华和他的同事们。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先行者,年轻一代首钢人在曹妃甸岛上开始谱写新的钢铁传奇。

如今,六年多过去了。首钢京唐公司已经成为年产970万吨优质钢材的一流现代化钢企。而当年像刁华那样一群青涩的年轻人,也成长为今天厂里的一批成熟炼钢工人。这些年,他们已能自如地驾驭那些大型炼钢设备,习惯了每周奔波于京冀两地之间的生活。距离北京近300公里的那个吹沙造地而成的小岛,已经成为了他们又一个家。

2003年9月进入首钢的刁华,于2011年11月调入京唐公司,现在他已经是一个炼钢班组的班长。在炼钢转炉前,刁华一丝不苟地巡视着设备运转情况。虽然使用现代化的大型炼钢设备后,炼钢工不用再进行人工测温等高温操作,可以在装有空调的控制室内进行监控。但为了保证设备安全运转,值班工人仍要不断巡查,同时进行一些人工辅助操作。

只见刁华在巡查一阵之后,来了一个助跑,就像投篮一样将手中一袋压渣剂熟练地投进炉口。原来在炼钢过程就要结束时,炼钢工要监测炉内钢水中漂浮的钢渣情况,抓住时机往钢炉内投放压渣剂,这样才能炼出高纯度的优质钢材。

从北京来到曹妃甸的首钢职工,最多10天最少一周就可以回家一次。为了排解工人们离家在外的忧思,能够以更饱满的精神投入工作,京唐公司内配备有不少文体娱乐设施。室内运动场馆,可以游泳、打乒乓球、打台球。室外运动场,可以打篮球、踢足球、打网球。职工活动中心还有阅览室、KTV等文体娱乐设施。在天气好的时候,宿舍区旁边的健身步道最受青睐,工人们可以在这里沐浴海风,欣赏海景,而且还有可以使用的健身设备。

元宵节前夕,京唐公司的工人们还举行了元宵节联欢会,女职工们表演舞蹈,男职工说相声。厂里还准备了猜灯谜、投篮等游艺活动。年轻人们脱去蓝色的工服,换上了五颜六色的节日盛装,载歌载舞,欢歌笑语飘荡在海边钢城的上空。

本期策划 张英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王歧丰

本版摄影 北京晨报记者 王  巍

 
   责任编辑:cbb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