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舍得把医学归为科学?

●佟彤

之前总有人问:为什么中医没有“医闹”?往难听了说,是因为中医治不好也治不死,往好听了说,是因为中医在治人,而不是在治病。虽然治不好,但能让病人不难受,就满足了病人的最大诉求。西医非此,指标正常了就让你走人,不是医生不给治,而是没法治,西医是治病的,没病的人于他,确实无用武之地。

但问题来了,医学认识的疾病,就是疾病的全部吗?显然不是。

比如心电图,虽然护佑了人类百年有余,但很多在“冠脉造影”时发现心梗的病人,居然有一半左右,在之前做心电图时,是“未见异常”的。因为心电图记录的,只是指标检测时的瞬间心电变化,如果不能抓个“现行”,心电图可以报喜不报忧。

再比如,那些始终盯着自己“乙肝病毒滴度”的人,即便“转阴”,医生仍旧嘱咐他们还可能有传染性,因为“转阴”的指标,显示的并非体里病毒存留的事实,不是病毒真的消失了,而是仪器对含量再小的病毒,检测不出来了,那些存留在体内的微量病毒,逃出了指标的“法眼”。

逐渐的,意识到自身局限的西医学,也在不断修改自己,以“前列腺炎”为例,罹患者习惯和化验指标中的白细胞较劲,即便已经症状全无,但残余的白细胞却被他们认定是疾病未愈的证据,为此忧心忡忡。事实上,对“前列腺炎”的国际诊断标准,已经把病人的感觉放在第一位,白细胞的多少,被认定和病情的轻重无直接关系。

相比这些科学的硬指标,中医很软,中医看病始终在意的是病人的感受,相信感受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身体状况,即便你的化验指标没发现“贫血”,但只要属于中医的“血虚”,就值得用黄芪当归之类的补气养血,因为非此,病人会觉得疲乏、头晕、手脚冰凉。

中医一直有“胃喜为补“的说辞,意思是:吃进去之后身体不觉得难受的东西,就是你需要的或者说能接受的,其实就是尊重身体的真实感受。事实也如此,一个脾胃虚寒的人,不可能喜欢生吃梨或者萝卜的,他肯定怀念姜汤入胃的暖意;一个胃火炽盛到口干烦热的人,也会本能地畏惧一直嗜好的“麻辣烫”。

  从这个意义上说,争论“医学是不是科学”,远没有争论“科学是不是看了清世界”,更有价值,后者就是前者的答案,也是我舍不得把医学归为科学的原因,不是不舍得医学,而是不舍得生了病的人,作为他们生命唯一救赎的医学,怎么能板起科学的生硬面孔,从温软的人性中撕裂、分离?

 
   责任编辑:zy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