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约见8家债权人

希望债权人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

北京晨报讯(记者 陈琼)取得债权人的理解和支持,已经成为辉山乳业的当务之急。因资金链断裂引发股价狂跌的辉山乳业,正在按计划进行内部重组,计划引进国内顶级战略投资者。日前有消息称,辽宁省、沈阳市两级政府已成立5个应急小组,协助辉山乳业进行重组。

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昨日发布消息称,辉山乳业董事会主席杨凯于3月27日上午11点约见8家债权人,请债权人“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

各大债权人也纷纷作出回应。3月29日,农行首席风险官李志成在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农行在辉山乳业中涉及贷款规模不大,辽宁分行涉贷1.1亿元,香港方面涉及1.5亿港元,农行已有处置预案。3月28日晚,九台农商行发布公告称,对辉山乳业之附属公司提供两笔融资,合计融资余额为13.5亿元,不存在该行未能按时收取约定利息的情况。九台农商行表示,目前未就第一笔融资及第二笔融资进行计提减值准备,将积极采取各项措施保障上述两笔融资的安全。

一位接近辉山乳业的人士向北京晨报记者透露,辉山乳业正在引进战略投资者,“未来公告会提及”。北京晨报记者还了解到,辉山乳业沈阳液态奶加工厂仍在正常运营,各大销售渠道也并未受到影响。

辉山乳业在香港上市之初,曾吸引了包括新世界发展创办人郑裕彤、伊利股份、中粮等在内的不少知名投资机构进入。不过,郑裕彤2015年4月将辉山乳业的股票卖出变现。1年后,伊利股份也将所持辉山乳业的1.45亿股普通股悉数卖出,变现近4.2亿港元。

在表明“正在引进战略投资者”立场的同时,辉山乳业也在试图淡化高管失联一事对公司形成的负面影响。昨日有接近公司的人士透露,已被辉山乳业证实“失联”的公司高管葛坤被媒体误称为“杨凯之妻”,但并非杨凯的妻子,杨凯的妻子是一位张女士,与杨凯年龄相仿。

  由于辉山乳业副总裁葛坤失联与公司资金链断裂的事情几乎同步发生,无疑加剧了债权人的担忧。有分析人士指出,“从披露情况来看,葛坤一直负责公司的财务,银行方面也一直是她在联系”。辉山乳业的公告也显示,在3月21日葛坤失联的当天,辉山集团董事长杨凯才注意到公司对数家银行的还款已延迟。

 
   责任编辑:liushuai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