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电影工程首批十部经典剧目拍摄完成,第二批开始筹备

核心提示: 京剧电影工程第二批影片的剧目选择和影片拍摄,将更加追求和体现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民族性相统一的品质目标。据相关负责人介绍,在保持第一批论证机制和排演拍摄经验基础上,京剧电影工程第二批拍摄剧目将更多聚焦经典的优秀京剧剧目,邀请更多优秀中青年领军人才加盟。

拍摄京剧经典传统大戏电影工程(简称京剧电影工程)是由中央领导同志倡导,在文化部、国家广电总局,北京、天津、上海市委宣传部的支持下,在京剧电影工程领导小组的具体组织下,由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天津京剧院、天津市青年京剧团、上海京剧院、中国戏曲学院、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北方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以及首都京胡艺术研究会、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共同参与的历史性文化工程;是在举国上下大力弘扬优秀民族文化时代背景下,实施的一项民族文化和京剧艺术的宏扬工程。同时,也是文化历史上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影响最广、意义最为深远的一项利用电影手段对传统京剧进行保护、推广、传播的跨越工程。

历时五年,京剧电影工程让十部经典京剧走上了大银幕。《龙凤呈祥》《霸王别姬》《状元媒》《秦香莲》《萧何月下追韩信》《穆桂英挂帅》《赵氏孤儿》《乾坤福寿镜》《勘玉钏》《谢瑶环》,这十部京剧电影,以更为永久的形式镌刻下当代京剧人的身影,令国粹艺术得以更长远、更广泛地传扬。

对当下动辄数亿元投资的电影市场而言,京剧电影工程堪称“神奇工程”,每一部电影投资预算仅有600万元,这些钱还不如一个大牌明星出演一部电影的片酬。但参与其中的京剧人、电影人,愣是凭着对京剧之爱和传承之责,把这件事漂亮地干成了。

77443823_1

京剧《谢瑶环》拍摄电影剧组建组会暨动员大会2016年8月6日在北京京剧院排练厅召开。

值了:不要等到没了再说后悔

第一批入选剧目,充分展示了京剧不同流派艺术的神采神韵,最大程度体现京剧欣赏和传承的独特价值。

京剧《赵氏孤儿》是马连良先生的代表作,被认为是马派经典中的经典,融会贯通了马先生一生所学,将它拍摄成为电影几乎是众望所归。

这其实也是马连良先生未能完成的心愿。马先生的弟子张学津曾为之努力过,但当2011年京剧电影工程启动时,他却身染重病未能参与。这一两代人未完成的梦想,借着京剧电影工程的东风,终于由北京京剧院马派老生朱强来完成了。他说:“对我而言,拍摄京剧电影《赵氏孤儿》是难得的机遇,也是期待已久的机会。这部戏我学了几十年,跟许多老师都学过,是一部已经扎根在我心里的戏。”

京剧电影工程在演员甄选上,力求最大限度荟萃不同行当艺术家的精彩表演,老中青三代齐聚,名家名角强强合作。第一批十部影片的拍摄,囊括了尚长荣、李维康、冯志孝、叶少兰、耿其昌、赵葆秀、陈少云、谭孝增、寇春华等老艺术家,王平、于魁智、李胜素、孟广禄、杨赤、王蓉蓉、史依弘、赵秀君、安平、杜镇杰、李军、李宏图、朱强、袁慧琴等当红领军人物,以及王艳、丁晓君、窦晓璇、熊明霞、常秋月、金喜全、杜喆等青年新秀,堪称是当今京剧界最高水平的阵容。

在朱强看来,京剧电影工程是一份留给未来的宝贵文化财富,“工程选择当代最优秀的京剧演员,通过他们最巅峰的艺术状态,留下众多经典剧目的影像。今天大家的感觉可能还不明显,但再过一二十年,这件事的重量就显示出来了,不用等到将来这一批人没了的时候再说后悔。”朱强说,以往京剧传承主要靠口传心授,“口口相传难免会有走样,电影能够做到忠实记录京剧艺术家们对这门艺术的诠释,也能更好地传承给下一代。”

“能够留下我们的影像,让人们知道我们曾经为京剧的发展做过什么样的努力,已经是幸运和值得了。”京剧电影《霸王别姬》主演、上海京剧院演员史依弘的这句话,道出了所有参加京剧电影工程艺术家们的心声。

哭了:不怕苦,怕拍不到最好

拍好还不行,拍到最好才行,几乎所有参与京剧电影工程的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都是这么想的。

《谢瑶环》是首批十部剧目的收官之作,它的完成标志着京剧电影工程取得初步性胜利,但在拍摄过程中主演丁晓君却常常掉眼泪。

“花园”那场戏,是全剧重点。舞台表演时谢瑶环的头饰都是用水钻来装饰的。为了避免电影拍摄时反光,也为了凸显谢瑶环的独特气质,丁晓君干脆花了几千元钱买了好多珍珠镶在上面。拍戏那天,两斤多重的头饰,她足足顶了17个小时,一天下来连饭都没吃。第二天早晨,她5点多钟就起床化装,整个人就像踩在棉花上,完全没了状态。虽然导演说她表现得很好,但她自己总觉得没有做到最好,眼泪就忍不住地往下掉,“我不怕拍摄有多苦,我就怕自己不能展示出最好的状态。《谢瑶环》是老师的代表作,也是我最喜欢的戏,一定要拍到最好才行。”

导演马崇杰参与了《赵氏孤儿》《谢瑶环》两部京剧电影的拍摄。说起来,他拍京剧电影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他是马连良的亲侄子,父亲马连贵也是乐队伴奏,“别说我是在戏园子里泡大的,其实还在娘胎里我就开始听戏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穆祥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