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自己坚持到2020年 和天赋相伴的,是伤病

核心提示: 和天赋相伴的,是伤病。当彭帅在场上赢球的时候,她的肩膀、腰部和腿也不断出现问题。2014年,在技术和心理上日渐成熟的她在美网闯入四强,创造了个人大满贯的最佳战绩,但是转过年来她却不得不面对严重的腰椎伤势。

和天赋相伴的,是伤病。当彭帅在场上赢球的时候,她的肩膀、腰部和腿也不断出现问题。2014年,在技术和心理上日渐成熟的她在美网闯入四强,创造了个人大满贯的最佳战绩,但是转过年来她却不得不面对严重的腰椎伤势。

在咬着牙坚持参加完2015年的法国网球公开赛之后,她在美国进行了手术。医生从她的腰部取出小指甲盖那么大的碎骨,缝合的伤口有10厘米长。比手术更难熬的是漫长的休养期,当她在2016年初回归时,世界排名也已经滑落到了600开外。

恢复很艰难,但幸好没有放弃

由于腰伤尚未完全恢复,彭帅在2016年年初复出之后,率先选择亮相的是双打赛场。3月份的时候,她才第一次进入到巡回赛的单打阵容当中,参加了印第安维尔斯的比赛。不过,面对WTA新秀普丁塞娃,她全场只拿到了一局。

“术后恢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的时候我的左腿都抬不起来,更别提要跳起来了。”回想起一年前的时光,这位“中国金花”相当感慨。“我需要做很多康复性训练,毕竟神经组织受到了破坏,需要一点一点去恢复。我每打完一场球都接受体能师康复师按摩、针灸,大概需要2个小时。可即使恢复再多,也不可能回到手术前的样子。”

而在每场比赛之前,她还会做一些小的拉伸,所用的时间也比其他球员要稍微长一些。“正常15到20分钟,我可能要半小时40分钟。因为我的腰啊,已经老到‘老腰精’的程度了吧?”她笑着说道,“也不是老,就是自身恢复变慢了。手术之后肌肉长成了团,一开始针灸都扎不进去。现在好多了,要保持这种状态,不要让它总是僵着。不然牵扯到旁边,就又容易受伤了。”

她说自己已经不再是20出头的球员,必须接受生理上的变化。但她也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只要身体在一步一步地向好的方向发展,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很开心我还能回来,一切都比想象中的要好,我现在有更多走下去的动力和梦想。”

看到费德勒、鲁西奇还有大威都还留在场上并且仍然能够有上佳表现,她说“其实老点也挺好啊”。

感谢公众理解,回归非常开心

养伤的时光很煎熬,但也让人能够静下来思考一下人生。“之前有很多朋友和媒体都会问我不打网球的话会干什么,当时我没有想过答案。但是当真实的经历来了,我发现自己潜意识里喜欢网球比想象的还要多。”

在2017年的法网新闻发布厅里,她回想起2015年的法网。当时对于她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挑战和拐点,无论是德国还是美国的医生都不建议她手术,希望她采取保守治疗。她一开始听从了他们的话,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调整。但最终还是她说服了他们,因为她是运动员,还想要继续自己的网球生涯。

“选择手术是我非常清楚地想要回来打球,回来之后又感受到了很多的爱。我一度输了好多场比赛,虽然在ITF赢过几场,但是在WTA的半年又是一直输球。我记得去年在印第安维斯尔,第一轮一上去就连输了11局。在我赢了一局之后,现场观众都热烈地鼓掌,那个意思是‘太不容易了你终于赢了一局’。”

那场输给普丁塞娃的比赛让她印象深刻,赛后她打开微博,看到满屏的球迷留言都是:“没关系我们陪你”,“这只是你伤愈之后的第一场比赛,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了。”

除了球迷,她还得到了很多不同的鼓励,这让她觉得非常温馨。“教练、陪练还有媒体,都在跟我说至少在面临困境的时候你没有放弃。我除了感受到爱,这一路走来也告诉自己打球要更加坚强,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当这些都融合到一起之后,(复出的)过程就比我想象当中要简单了。而且,我可能也比之前成熟坚强了一点。”

对排名有追求,希望打到2020

2016年下半年,彭帅慢慢地找回了奔跑的感觉。她在天津公开赛闯入决赛并最终夺冠,那是她2003年转入职业以来的第一个WTA巡回赛冠军。

进入2017赛季,她在迪拜公开赛进入第三轮,印第安维尔斯进入第四轮,郑州的WTA125进入决赛,世界排名提升至第40位。来到本届法网之前,她刚刚在斯特拉斯堡闯入四强,世界排名也来到了第39位。

“走到现在肯定对排名有追求,因为都已经到这儿了。”谈到接下来自己的目标,她说:“到了前一百,你就会开始往前看,到了前50也是如此。但是,去年这个时候我是没有想这些的。当时在广州,我说如果单打能够回到七八十并维持住就已经很开心了。现在不仅是对我,对于教练来说也可能有点太快了。我们确实没有想到,包括我自己。”

她说去年在天津公开赛上夺冠给了自己很大的信心,因为她的身体条件当时不是处于最好状态。虽然比赛也有很多幸运的成分,但幸运女神也只会青睐有准备的人。

“从回来到现在,一切都太棒了,我没有什么遗憾,就是往前走,无论是怎么样的结果都是开心的。”她说她最大的目标不是去冲击各种各样的纪录,而是能够让职业生涯更长一些。

“现在我会先多打一打单打,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坚持到2020。我已经和网管中心聊过,他们非常关心我们的身体,希望中国能够在2020奥运会有一对双打组合。我对双打的信心还是蛮多的,未来也会和团队一起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有八枚全运金牌,今年是最后一届

从“为国争光”到“寻求单飞”再到“为国争光”,彭帅和第一代“金花”们的职业生涯就是中国网球的改革和发展史。在经过沟通、思考和与时俱进的探讨之后,你会发现它们之间本没有对立,更多的是承接。

所以彭帅才会想要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挑战自我,她也会继续参加今年的全运会。

“全运会虽然会耽误两个草地的比赛,现在已经定了就不会改变,比赛也是该报名报名,该准备准备。去年是没办法考虑到全运会,因为也不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到底怎样,现在恢复到现在,能有这个机会,我更多的感触大概有两点感触。”

“第一是感恩,”她说,“你要是说这枚金牌让我有多欣喜若狂,一定是没有办法和第一次比。8年前我第一次拿到全运会金牌,我们赢了往看台上看,发现球队没人看我们,都在互相拥抱,我于是就只能和搭档抱了。现在再去参加全运会,是尽自己的一份力,感谢天津队。”

“可能在球迷在大众心里全运会没有那么耀眼,但是对我们来说你不能只看这一次。回头十几年,这将是我最后一届全运会了,第一时间知道要参加团体赛我很开心。我就把自己当成一块砖,就看你把我往哪里搬。”

当被问到还记得自己拿过多少块全运会金牌时,她飞快地回答:“8块啊!球迷老说‘八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作家巴金呢。”

北京晨报巴黎专电特派记者 葛晓倩

     责任编辑:zx,m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