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北京队总教练张雷“想出一本关于马龙的书”

核心提示: 张雷介绍,弟子与新主管教练马琳的磨合比较顺利,自己和国家队教练组都在想办法为马龙提速。张雷计划下周奔赴成都,在中国公开赛期间与刘国梁、秦志戬、马琳见面,“商量一套完整的计划,包括身体训练、康复这些细节。”

北京乒乓球队总教练张雷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他搂着马龙的油画。亲手把弟子送进国家队,再陪着他一步步实现“大满贯”,张雷近日接受北京晨报独家专访时感慨:“马龙这孩子真是不容易。”而自己的付出,他笑着说:“辅助国家队本来就是地方队的工作,一切都值得。”

日常沟通 “斗智斗勇”

张雷笑言,等到适当的时候,想出一本关于马龙成长的书,弟子在国家队的起伏,有太多值得记录的故事。“马龙出成绩最早,经历也最坎坷。他的职业生涯,没有一战成名,只有一个坎一个坎地扛过来。”

2012年,马龙首尝奥运滋味,参加了男团比赛,也一度在单打备选名单中。张雷回忆,第一次奥运经历对马龙的触动很大。“是别人拿到‘大满贯’对他的冲击。那之后的四年,是他职业生涯的又一个坎。”次年的巴黎世乒赛,马龙半决赛不敌王皓,第三次世乒赛铩羽而归,可谓进入了职业生涯的低谷。“两次世乒赛输王皓,张继科又是两次赢王皓拿的冠军,这个心理落差,你想想。”

马龙不爱说话,有事爱在心里憋着。张雷想了解他的想法,就需要斗智斗勇。“看他的眼神,套他的话。‘昨晚没睡好?’‘是不是又想多了?’有时候脸上没笑容了,基本上脑子里想的就多了。”低谷期的马龙出现了放弃的念头,甚至说出了“苏州世乒赛拿不到冠军就放弃乒乓球”。但就是因为这种“豁出去”的心态,反而让他一路闯关,最终捧杯。按张雷的说法,弟子走到了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里约登顶 成就满贯

之后,马龙稳步上升,拿到单打参赛资格也是众望所归。张雷介绍,封闭备战期间的马龙摒除杂念,“满脑子都是奥运会。一堂训练课没落,一天要换8套衣服,我全程跟着,可以说效果非常好。”

到了里约,师徒二人整个比赛期间都没见面,马龙还谢绝了去张雷公寓吃炒饭的邀请。“准备炒了,油还没搁,饭先放进去了,我当时人也是蒙的,满脑子都想着晚上(男单)决赛什么样,”张雷说,“后来马龙来电话了,说不来了,想睡一会儿。我们俩这又通了30多分钟电话,主要说一些技术上的细节,鼓励鼓励他。这电话打了,我心里踏实了,至少我的工作做到位了,最后决赛也确实没有留遗憾。”

打到决赛,张雷心态已经很好,反而是弟子的晋级路上的2场关键战,让他印象深刻。“一场是第二场跟郑荣植,0比2落后,我从看台上跑出去了,感觉天要塌下来了,苦苦练了4年,打了2场就要被淘汰。后来他们给我报比分,我也没进去,怕进去之后又落后。打完之后也没跟马龙联系,跟秦指导说了,我说这就是奥运会,不可能一帆风顺。”另一场是半决赛对阵水谷隼,马龙3比0领先被连追2局,好在有惊无险拿下第六局。

理智看待 网红身份

实现“大满贯”同时,马龙还收获了“网红”身份,人气大涨,各种社会活动也在奥运会后找上门来。面对这次“意外”走红,马龙看得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还是不希望过多的曝光影响了训练、比赛。里约回来,他基本上还是按部就班去走,该回家回家,该训练训练,商业活动、广告代言都是奥运会结束那一段时间,他还打了联赛、全国锦标赛,今年年初还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全运会。”

奥运会后,张雷和马龙聊起下个四年:“我说‘如果你真想未来这四年好好打,那就放下一切诱惑。’他真就这么做了,什么商业代言、活动,基本都推掉了。他还是专注在自己运动员这份事业上,并不想去什么娱乐圈,这一点很明确。他也跟我说,不签经纪公司,不想被束缚,也不想训练的时间被占用。”

德国卫冕 背后辛酸

大目标明确后,马龙也在新周期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冲击。“里约完了就换了新的塑料球,正式适应世乒赛用球其实还不到一个月。他对球的感觉出现了变化,导致思想上比较低迷,不敢确定这次(世乒赛)是不是能拿冠军,未来4年的路怎么走,也是个盲区。”对于弟子这种摇摆的状态,张雷与刘国梁、秦志戬和马琳都进行了“会诊”,而得出的结论是,能治好马龙的只有他自己。

出征德国前,马龙在髋关节、手肘和手腕各打了一针封闭,为的是不让伤情影响比赛。其实教练们更担心的是他的心理状态。“打了一两轮,开始向好的势头发展。直到跟波尔打完之后,才开始重新建立了信心,状态也逐渐出来了,也找到一点打新球的规律。”弟子能在决赛七局大战中胜出,张雷至今想来都觉得惊险,“场面上几乎处于输球的状态,说难听一点,这个冠军是捡回来的。但同时,这个捡回来的冠军,给他东京奥运会建立了一定的信心。马龙就是这样,只有拿了大赛冠军,问题都解决了。”

展望东京 谋求提升

杜塞尔多夫归来,马龙又要参加日本和成都两站公开赛,张雷也有了下一步计划。“我在考虑一个问题——马龙的发展方向。打完这次比赛,他跟我说,3比1领先之后,人的能力、精力突然就觉得跟不上了。只要稍微一下降,马上就被追回2局。一年之前,这球是可以4比1拿下的。体力、精力受了影响,脚步的连续性等方面都跟不上了。”

马龙将满29岁,随着年龄增长,维持现有水平已属不易,而切实感受到年轻队友的冲击后,他必须继续提升,才能保持竞争力。张雷介绍,弟子与新主管教练马琳的磨合比较顺利,自己和国家队教练组都在想办法为马龙提速。“换了新球之后,旋转没有了,速度快了,偶然性又加大了。他的体能、步伐移动上还需要提升,必须在能力不下降的情况下,把速度提上来。”张雷计划下周奔赴成都,在中国公开赛期间与刘国梁、秦志戬、马琳见面,“商量一套完整的计划,包括身体训练、康复这些细节。”接下来,还有全运会任务在等着张雷和北京队。

北京晨报记者 刘晨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z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