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规定走上限也是官僚作风

核心提示: 据此,我们不妨调整一下绩效指标设置,多倾听民意,加大老百姓的话语权,在绩效考核的时候,让老百姓拥有足够的发言分量,由此倒逼“向上负责”为“向老百姓负责”。

多倾听民意,加大老百姓的话语权,在绩效考核的时候,让老百姓拥有足够的发言分量,由此倒逼“向上负责”为“向老百姓负责”。长此以往,执行规定“走上限”之类的病症可以缓解乃至治好,政府的公信力也能得到提升。

辽宁将2017年确定为优化营商环境建设年,将营商环境建设作为全面深化改革和实现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抓手和突破口。今年初,辽宁部署了针对营商环境薄弱环节的7项整治行动。省营商环境建设监督局负责人赵连生介绍,近期该局在各地暗访、督查,发现了一批违反该《条例》的典型案例。个别部门在制定规章、执行规定时“走上限”,在弹性限制内就高不就低,缺乏担当精神和创新意识,没有真正站在企业和群众需求的角度落实政策。(6月15日《人民日报》)

执行规定“走上限”、在弹性限制内就高不就低,成为“不作为”的翻版。“不作为”是一种高高在上、为老百姓所痛恨的官僚主义作风。表现为缺乏强烈的为民服务意识,对老百姓迫切需要解决的事情漠不关心,缺少应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执行规定“走上限”与“不作为”一样,也是一种官僚习气,一定要有针对性的办法好好整治。

一方面,需要改进用人制度。无视党纪国法、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固然必须及时清理,而碌碌无为,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工作效率低下者,虽然不会冒大的风险,犯大的错误,但由于缺乏服务创新意识,无法提升服务群众的工作能力,是不适合在服务岗位上工作的,还不如趁早“下课”,去好好补上群众路线这一课。能者上,庸者下应该成为用人制度的一种常态。

另一方面,需要完善考核机制。现行的考核制度,每一个人只需要向上负责,只要上班不迟到、不早退,上班时间不干私活,与同事和领导的关系相处得不错,把自己的一摊子事情做完就可以了,做得好不好,做得快不快,没有量化指标衡量。至于来自外部(前来办事群众)的考核“权重”,那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上级考核起来也没有明显的“外伤”可以扣分,那么,在绩效考核的时候,至少是不会得到“不称职”的。

据此,我们不妨调整一下绩效指标设置,多倾听民意,加大老百姓的话语权,在绩效考核的时候,让老百姓拥有足够的发言分量,由此倒逼“向上负责”为“向老百姓负责”。长此以往,执行规定“走上限”之类的病症可以缓解乃至治好,政府的公信力也能得到提升。  郑建钢

     责任编辑:zx lh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