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血”老太重伤 众人相救 不到24小时采齐所需血量

核心提示: 血型稀缺,爱心却并不稀缺,看着顶着高温往献血站赶来的素不相识的人们,接听着一个个愿意提供帮助的电话,孟女士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6月16日下午,七旬的姜老太太在平谷区被机动车撞伤,失血过多的老人却是罕见的RH阴性B型血,血液中心血库告急。无奈之下,姜老太的女儿孟女士从前天下午开始寻求社会帮助。24小时内,不少人无私伸出援手。北京晨报记者昨天在顺义一献血站看到,稀有血型的献血者中有普通市民、学生,甚至还有一大早从东莞自费买票坐飞机赶来的姑娘。血型稀缺,爱心却并不稀缺,看着顶着高温往献血站赶来的素不相识的人们,接听着一个个愿意提供帮助的电话,孟女士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温烈焰专程从东莞飞来献血 孟女士(右一)和王先生(左一)及其他赶来帮助的人合影

惊心起因  老人车祸受重伤 家属求助社会

6月16日下午,73岁的姜老太太骑着三轮车在非机动车道正常行驶,一辆私家车从其后方撞了过来,当时就把老人撞飞了七八米远。姜老太太的女儿孟女士昨天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事故导致老人前胸肋骨、股骨头多处骨折,内脏损伤严重,脾、大肠、肺多处受伤。事故当天,医生已经通过手术将部分脾切除,老人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由于老人失血过多且年岁较大,恢复情况还有待观察,目前老人仍在平谷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内。虽然手术已经完成,但更棘手的情况是,老人是罕见的HR阴性B型血,该血型非常稀缺,又被称为“熊猫血”。目前医院能从北京市血液中心调配到的HR阴性B型血只有1200毫升,并且在昨天已经用完。根据老人的失血情况,还有800毫升的血需要家属求助社会力量寻找解决。

这下可急坏了孟女士,“昨天我赶紧向大夫询问了一些专业知识,然后在网上寻找帮助。”很快,孟女士从网上联系到了稀有血联盟,在群主的帮助下编发了一条求助信息,同时,她也将信息发在了朋友圈。

稀有血联盟里发布的消息一开始似乎石沉大海,但孟女士不知道的是,不少和姜老太太一样是“熊猫血”的网友看到信息后马上联系了群主核实情况。确定了真实性后,网友们开始拨打孟女士的电话。而另一边,孟女士的朋友圈里,大家也都纷纷转发求助信息。随着中国交通广播等媒体的介入,更多人得到了消息,加入了帮助孟女士的队伍。

90后姑娘  第一次来京 竟是为了救人

昨天上午,顺义光明文化广场的一个献血站旁,孟女士和朋友忐忑地等待着前一天约定好前来献血的人,“大家素不相识,发布消息后那么多人联系我,我已经很感动和意外了,今天在这儿等着,我心里激动又紧张。”

11点左右,第一位和孟女士联系的献血人小马来到广场。小马是孟女士同事的同学,目前仍在清华大学读博士。体检、验血、采血的过程很快也很顺利,小马完成这一切后又匆匆离开。低调的他没有接受任何的采访。

今年只有25岁的温烈焰昨天第一次从东莞来北京。不过,这一趟不是来出差也不是来旅游,首次的首都之旅只有一个任务——献血。

前天晚上,温烈焰的同事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转发孟女士的求助信息,随口和温烈焰聊了一下,温烈焰跟孟女士在同一集团工作,但之前素不相识。HR阴性B型血的温烈焰在上大学时某次献血得知自己的血型后,几年来已经多次献血帮助他人。这一次,尽管求助者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她依旧丝毫没有犹豫。昨天一早就买机票乘坐飞机,中午12点就到了首都机场,没歇脚、没放行李,在朋友的陪伴下就直接来到了献血站。

“嗯,我现在感觉不错,没什么不舒服。遇到这样的事儿,不能耽误,家人对我的做法也很支持和理解。”昨天下午1点多,温烈焰献完200毫升血后略微有点疲惫,她说自己也没想到第一次来北京竟然是这样的目的,也算是自己和受伤老人之间的缘分。稍作休息后,她打算略微转转北京城,之后还得赶快回去上班。

公司同事  放下工作赶来 午饭没来得及吃

昨天中午室外气温接近35℃,光明文化广场上晒得让人缺氧。一位高壮的先生顶着满头大汗来到献血车旁,“您好,我是来献血的,RH阴性B型。”

话不多,但孟女士一下就反应过来,这位是昨天就与她电话联系的献血人王先生。来自稀有血联盟的他十几年前知道自己和父亲一样是“熊猫血”,此后就多次献血或者捐献血小板来为需要的人提供帮助。体检合格后,王先生毫不犹豫地提出要捐献400毫升,“我这体格,献这么多一点问题没有。”

王先生的血还没有献完,献血站又来了一男一女两人,他们是早晨听到中国交通广播得知的情况。放下手头的工作,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陈先生就喊上自己的朋友李女士一起从昌平来到顺义,“我担心光自己来献血不够,就又拉了一位同样血型的朋友。”与前几位朋友一样,陈先生也不是第一次献血,“我们这个情况的人本来就不多,互相帮助特别重要,都是救命的事儿。”“看到有人需要,咱正好能帮,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人家束手无措。” 

暖心结局  不到24小时 “熊猫血”已采齐

看着不断往献血站赶的素不相识的人们,接听着一个个想要提供帮助的电话,孟女士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在王先生献完400毫升血后,眼下需要的800毫升就已经凑齐,血液送往血液中心检测后,预计今天就可用于救助姜老太太。孟女士劝阻了陈先生和李女士再献血,也赶紧打电话通知还想来献血的人们不要再来,“献血也是有次数限制的,而且血液保存的时间十分有限。现在献血不见得能用上,不如留给今后有紧急需要的人。我母亲目前有800毫升就够了,真心谢谢大家的帮助。”

从前天下午想到向社会求助,到昨天下午2点多,孟女士说自己经历了焦急和难过,也经历了惊喜和感动,“我没有想到温暖会来得这么突然。”

孟女士说,除了赶到现场的人,还有很多浙江、山西、内蒙古、吉林的陌生人也打电话来,愿意提供帮助。“昨天早晨有一位先生说自己就住在顺义,虽然血型对不上没法献血,但他愿意提供车帮我接送献血者,把我感动得不知道怎么才好。”

北京晨报记者 张静姝 文并摄 线索:辰先生

     责任编辑:cbb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