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联盟》编剧常江:不刻意为司马懿洗白

核心提示: 在近日举办的《军师联盟》专家研讨会上,导演张永新曾提到,在前有老版《三国演义》和新版《三国》的前提下,他们做《军师联盟》,顶的压力非常大,也特别渴望或寻求一个突破,就是被称之为带有温暖历史主义色彩的轻松化,这个就是主创们的创作初衷。

无论是1994年老版的《三国演义》,还是2010年新版的《三国》,都是基于老百姓最熟悉的三国视角和三国故事,如此做法对于名著改编来说无疑是最安全的,也是最稳妥的。可以设想,如若再翻拍依然遵循《三国演义》的框框自然毫无新意,只体现技术的进步就彻底沦为所谓的“砸钱”,完全没这个必要。热播中的古装剧《军师联盟》恰恰因为不落窠臼,并不着重表现魏、蜀、吴三足鼎立的纷争乱世,也弃用了“拥刘反曹”的基本思想倾向,而是从曹魏视角切入,人性化地描写司马懿跌宕起伏的一生,这样的故事架构无疑将区别传统的三国故事,这也是目前该剧受到热议的主要原因。对此,编剧常江在接受采访时坦言,“我不想刻意为司马懿洗白。“

挑战一下传统没关系 只要戏剧性符合逻辑

作为磨砺五年的大剧,《军师联盟》的剧本创作就历时四年,大纲和分集就磨了小一年,足见组局人吴秀波与主创团队对一剧之本的重视。这个剧本也是编剧常江到目前为止写得最慢的戏。现在回想,常江称很庆幸遇到这样“有创作诚意的团队”。“吴秀波老师在创作过程中给予我极大体谅,让我慢慢摸索。虽然整个过程也有过吵吵闹闹的各种虐心,有时一吵一个大夜。”

其实三国那段历史留下的记载非常有限,《三国志》和《三国演义》等材料基本涵盖了当时所有发生的。在几乎通读所有史料记载后,常江看待这段历史的视角与罗贯中不同,甚至有些截然相反。“戏曲和传统小说对司马懿的人物演绎有一定刻板。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对刘关张等人物的描写很立体,但切入司马懿是晚年,呈现司马懿的是一个点,而且他作为诸葛亮的对立面出现,猥琐、狡诈。70多岁奋起兵变,孙子篡位,令他在传统文化中的表现更像奸臣,甚至戏曲中是白脸。而我要写司马懿完整的一生,那他并不可能20岁就是这样,他的一生经过四个时代,他对时代的影响和时代对他的影响都很大。他在曹操手下出仕,一直到70多岁,大魏王朝衰落,他一生经历很多情感、理想和志向变化。我觉得挑战一下传统印象没有关系,只要我给出这个人的一生是完整且符合逻辑的。我不想刻意洗白,也不想刻意诋毁。动荡时代中,既有被摧毁的,也有被成就的,他们都有各自立场,没必要简单地用好和坏评价。”

对于吴秀波的表演,常江评价说带来了突破剧本的惊喜,“比如,司马懿在《三国演义》大叙事结构中不会写到他的家庭。但是,我们知道一个人不可能只有事业、战场,他大部分时间是在家庭中度过。所以,我们给出很多司马懿对家庭、儿女的情感。吴老师将作为丈夫、儿子和父亲的演绎很精彩,尤其是他对司马懿老年的演绎,完全提升了这个人物。”在常江看来,从历史角度来说,司马懿一开始20多岁是想回避乱世的,他想躲,甚至他为此对抗曹操有很多著名事件,这和70多岁突然兵变的他是两个人物。他一生从只求自保为主的书生,到出仕朝堂,有过挣扎,也催生欲望,欲望摧毁别人也摧毁自己,这才是与时代契合的人的完整一生。“吴秀波老师把司马懿年轻时卧虎藏龙的隐忍奋进和老年奋起时的状态演得非常好,让人看了既恐惧又很辛酸。他完全理解司马懿这个人物。”

虚写著名战争场面 重在关注战争背后

在近日举办的《军师联盟》专家研讨会上,导演张永新曾提到,在前有老版《三国演义》和新版《三国》的前提下,他们做《军师联盟》,顶的压力非常大,也特别渴望或寻求一个突破,就是被称之为带有温暖历史主义色彩的轻松化,这个就是主创们的创作初衷。

事实上,《军师联盟》与以往三国影视剧除了有时代交集、部分历史人物交集外,创作切入的角度几乎是不同的。可以说,三国影视剧着重描写一段宏大历史背景下乱世纷争和各路英雄;而《军师联盟》则侧重表现司马懿在这一历史过程中的成长、变化和作用。或许正因如此,早前的两版三国剧集都还原了历史上著名的战争场面;而《军师联盟》上半部几乎避开了三国时期几场重大的战争。“比如,广为熟悉的赤壁之战、官渡之战……”常江解析说,“对这些战争,以往电视剧,包括新老《三国》都有很辉煌的演绎了,任一战争切入都能很精彩,能由一场战争调动出很多精彩的人物。而我们选择从司马懿的视角切入,必然把很多大事件进行裁剪和选择,那个时期司马懿并没有卷入战争,我们只能割爱。《军师联盟》把镜头拉回到大战争后方——朝堂内外的博弈。后期司马懿跟诸葛亮有很多战争,但我们更关注战争背后的人在想什么。”吴秀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到,在上半部分剧情中,迄今为止正面表现战争的就一场戏,而且还通过那首“十五从军征,八十使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的诗歌表现连年战争给中原百姓带来的苦难。

通常大多数编剧会认为影视在创作过程中做了减法,因为影视很难达成文字随性的表述,或者说很难达成编剧广阔的预想,但《军师联盟》凭借演技均在线、服化道无硬伤、甚少雷人台词等好口碑无疑为剧本加了分。纵观全剧的基调,常江总结说:“写历史人物第一是尊重,第二是同情。在那个时代,就算像曹操、曹丕一时风光的人物,背后也有很多无可奈何的痛苦。作为编剧我会写他们人生的巅峰和成就,但打动我的恰恰是他们的痛苦——壮志无法实施,有生之年没有看到天下一统……” 一部大剧,仅剧本就耗时四年,对于一段披沙拣金的过程,常江感慨说:“每一步都并不容易,现在回想起来是豁然开朗。”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mh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