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浮世绘 当局者以及围观者们的群像

核心提示: 互联网专家刘兴亮表示,乐视爆出资金链危机后,外界充满了口诛笔伐,一边倒的唱衰乐视,抨击贾跃亭,但业界仍然有一派力挺贾跃亭的企业大佬。

今天,上半年亏损6.4亿元的乐视网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人们期待着孙宏斌对乐视的切割与拯救,也在猜测贾跃亭什么时候、还会不会从美国归来。

大事件是一块超级试金石,天天上头条的乐视正在上演一出当代“浮世绘”。在灯光和放大镜下,乐视以及乐视大片的主演们,正在被全方位的围观臆测。资本的冷酷和人性的多变,商业的理智和朋友的温情,让这场2017年夏天的豪华真人秀集齐了一部热卖大片必备的所有设定。结局到底是悲是喜?没有人能剧透,就连演员恐怕也都身不由己。

第一幕 当局者贾跃亭,一个人的朝圣

7月的北京酷暑难耐,身在美国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恐怕也无暇享受那座位于洛杉矶南部帕洛斯佛迪市的意大利风格别墅前的超级海景。在到达美国的第二天,他会见了乐视汽车和法拉第未来团队,安排未来的工作规划,还对乐视的美国资产进行了处置。

经历了资产冻结、辞去董事长、员工欠薪、供应商讨债、套现风波、庞氏骗局等种种传闻,这场在乐视内部人士口中“早就决定”的西行之旅,因为突变的形势,在外界眼中没能成为“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范本,反而成为贾跃亭为了实现汽车梦的一个人的朝圣。

带着苦行僧般的心态和虔诚,他再次踏上那片曾经点燃他梦想的土地。可他的身后,却是一群翘首盼君归的人们。这里有他的家人、他的员工、他的朋友、他的同学,以及曾经坐在同一张桌上吃饭如今却冷眼相对的银行、券商、供应商代表们。

外界对去美国监督造车的贾跃亭将信将疑。他什么时候回来,成为人人都关心的问题。7月,是加州阳光最好的时刻。可现在还不是在那栋他以公司名义购买的居住面积大约700平方米、拥有两英亩园地、六个卧室、七个洗手间、游泳池和疗养中心的美国豪宅里回忆跟家人度过圣诞节时欢声笑语的时候。

这是如火的7月。前方战事紧急,他亲手创办的乐视公司已经成功地霸占一整个月的财经头条。他的妻子甘薇特意在7月13日——贾跃亭原定归来的日子前夕发出微博:“谣言止于智者。我们全家老小都在北京。”并且发出了自己的位置:北京·乐视控股集团大厦,来侧面回击贾跃亭“跑路”传闻。还在坚守的乐视公关团队的口径已经从“贾总这一两周回来”变成“贾总确定本周返回国内。”

人们关切地询问贾跃亭何时归来,是因为都还未忘记,3年前的6月,在乐视最需要他的时候,贾跃亭的离开给当时的乐视网带来了多大的冲击。虽然身体不适的贾跃亭在海外期间一直用微博与乐视粉丝们互动,但直到那一年的11月26日,他确认回归后,乐视网的股价才重新雄起。此后,乐视确立了超级汽车SEE计划,决定进军手机产品,并形成了电视、手机、音乐、影业、体育、汽车和内容的七大生态的模式。

人们不曾忘记,2015年4月,归来的贾跃亭激动地在位于五棵松的乐视体育生态中心的场馆中掏出一款乐视手机。高清镜头扫向他的面部,他激动地说出“美得令人窒息”的金句。他沉醉的表情和连用十个“窒息”形容词和场内星光熠熠的气氛恍如昨日。

那是他成为“贾布斯”的3年。他手撕苹果,开启一年超过200天的发布会模式,甚至把发布会开到美国去。他让超级汽车从图纸变成两辆概念车。其间,他唱红了《野子》,毫不理会旁人对他“疯子和骗子”的评价,数度在发布会上泪湿眼眶,百感交集。

高潮定格在2016年10月的美国旧金山,虽然那辆原本计划由贾跃亭亲自开上舞台的升级版乐视概念车LeSEE Pro并没有如约出现,但从通道跑上舞台的贾跃亭仍然意气风发。或许,怀疑的种子就在那时发芽。贾跃亭给出的解释是,LeSEE Pro在参与《变形金刚5》的拍摄,因为运输航班晚点,没能准时到达现场。另一款LeSEE在被运送到旧金山的路上,遭遇了车祸无法及时修复,不能跟大家见面。人们质疑,这仅仅是个巧合,还是这款车可能根本没造出来?

高潮落幕后,往往留下一地鸡毛。在发布会的尴尬余温中,融资带来的利好戛然而止。有美国媒体曝出,贾跃亭在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在建的一家汽车工厂面临停工,甚至给乐视扣上了“庞氏骗局”的帽子。

争议再度如潮水般涌来。期间,他收到了融创孙宏斌的150亿的驰援,他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最终,“10个锅5个盖”的乐视体系窟窿太大,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行不通了。最终,他选择放弃其他,单枪匹马,去美国为自己的汽车梦做最后一搏。

谁都明白,即便贾跃亭对汽车再热爱,“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的目标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7月11日,乐视战略合作伙伴、电动车公司FF发布最新消息称,量产车型FF91的高端工厂将从北拉斯维加斯APEX工厂迁至新址,却并未提供新厂址的更多资料。贾跃亭计划的10亿美元融资,目前仍无进展公布。而乐视造车国内部门甚至传出了未来四个月不发工资的坏消息,虽然被乐视方面紧急辟谣,但乐视汽车核心高管团队却在大量流失。 

“即使乐视造车万劫不复,我们也义无反顾。”这是贾跃亭在32个月前放出的豪言。今天,贾跃亭的6大子生态已全部化为泡影,蒙眼狂奔至今,他只剩汽车一个梦了。

这个梦,能让他重新变成那个踏着力气、踩着梦,勇敢微笑的巨人吗?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能确信的是:即使有一天他淡出江湖,江湖上也会到处都是他的传说。

舆论场要么是神话 要么成笑话

“乐视,要么成为伟大的神话,要么成为互联网史上的笑话,但它却绝不会是一个平庸的公司。”在互联网圈,曾经流行这样一句话。

至于对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的评价,一半的人认为他是创业英雄,只是步子迈得太大,犯了激进主义的错误;在另一半人眼中,乐视网上市后贾跃亭疯狂质押股权,靠开发布会炒概念吹泡泡画大饼,不是“疯子”、“骗子”,还能是什么?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乐视的漩涡越来越大,舆论场里的声音也越来越热闹,可动作却意外地整齐划一:要么救赎,要么切割。

孙宏斌 老贾手上还有好牌,他还年轻

“贾总为了梦想连命都不要了,我还怕什么呢?”6个小时的深谈,两次见面,今年1月,山西人孙宏斌带着150亿资金驰援“老乡”贾跃亭。在那场被乐视打造成“同袍之情”的发布会上,眉头舒展的贾跃亭和回答问题跟说相声一样的孙宏斌第一次公开坐到了一起。

时光匆匆而过。刚刚用632亿拿下万达资产包的孙宏斌用176天花掉1000亿的“壮举”稳稳地戴上了并购王的帽子;幻想着“引入融创成为战略投资人后,乐视这场风波终告结束”的贾跃亭,却还在美国的大地上,寻找他的汽车梦。

与贾跃亭张口必谈梦想不同,孙宏斌从未掩饰过自己的商人身份。“我是个生意人,这就是笔买卖。”即便媒体将他塑造成“白衣骑士”,他却从不掩饰自己的商人身份,“不就是随便买几块地的钱”。他用一个月的时间带着团队摸清了乐视的钱都是从哪儿来的,让贾跃亭都目瞪口呆。他的钱也全部瞄准乐视的核心资产——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至于汽车业务,根本不在他的投资范围内:“汽车缺的太多,先解决能解决的。我本人不喜欢汽车,也不懂汽车。这次时间紧,还没来得及看汽车。”

他尊重贾跃亭的梦想,但自己却更愿意成为商人而不是梦想家。因利而来,为利而去。把汽车和非上市体系留给贾跃亭,而他,要的是一个全新的乐视(上市公司体系)。

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一切职务后的一个星期内,孙宏斌已经完成了对乐视高层的换血。继乐视网CEO梁军之后,包括乐视影业CEO张昭在内的乐视系高管正在乐视网层面一一到位。7月14日晚间,乐视网发布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资金流动性紧张等原因影响,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约6.4亿元。业界期待孙宏斌对乐视的切割与拯救。

目前外界猜测,7月17日乐视网股东大会选出的新董事长,很可能是孙宏斌或者梁军。但孙宏斌此前表示过,乐视只是自己的半条命,“没有工夫”完全取代贾跃亭。但无论结果如何,这都将是新老乐视彻底切割的分水岭。

昨晚,孙宏斌发朋友圈表示对贾跃亭的支持。他说,老贾手上还有好牌,老贾还年轻,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我们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不盖棺不定论。

贾跃亭的朋友圈 明星同学集体沉默,券商庆幸完成切割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危机面前,人性中温情的一面虽然难能可贵,但在商业利益面前,做了什么往往比说了什么更加凸显真诚。

同学有难,美金支援。去年11月乐视资金危机爆发最初,贾跃亭收到了其长江商学院同学真金白银的“雪中送炭”。海澜集团、恒兴集团、宜华集团、敏华控股、鱼跃集团、绿叶集团等在内的十几家企业领导人,与贾跃亭签署了总额6亿美元的投资协议。这些企业家同学表示,此举为“个人名义”财务投资,不参与具体业务,“我们信得过贾跃亭”。

除了商学院同学,贾跃亭的超强朋友圈,也为这场超级年度大戏增加了星光值。公开信息显示,明星入股乐视主要在两大板块——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这其中,乐视影业共吸引了19名明星入股,包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刘涛、秦岚、陈赫、贾乃亮、霍思燕等人。而乐视体育则有11名明星入股,包括刘涛、孙红雷、贾乃亮、周迅、王宝强等人。其中,刘涛在2016年乐视影业出资1000万,在乐视体育出资5000万,成为乐视系中持股最多的明星合伙人。如今,贾跃亭和乐视遭遇危机,他的这些朋友和同学们,都默契地选择了沉默。

与集体沉默的明星相比,成功大撤退的机构心中只有庆幸。面对媒体,“与乐视网或乐视系没有融资往来”成为最安全的公关话术。

根据颐园财经报道,12家券商、5家信托、1家银行以及1家资管先后与贾跃亭发生了31笔股权质押融资业务,类似的融资,其姐贾跃芳则做了3笔。这些机构分别是:海通证券、国开证券、东方证券、中信证券、平安证券、西南证券、山西证券、中泰证券(曾用名齐鲁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国都证券、国信证券、信达证券、平安信托、中铁信托、东莞信托、山西信托、上海国际信托、民生银行总行、上海东方证券资产管理公司。上述券商中的大多数均表示与贾跃亭之间的融资业务已经了结。上述券商中,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国开证券3家无法确认,东方证券还有部分股权未了结,其余8家与贾跃亭已无瓜葛。

投资人和大佬 梦想还是要有的,但步子不能太大

面对风雨飘摇的乐视,那些刺耳却始终如一的声音和用心良苦的喊话,此刻听来,远比当乐视得意时把其捧上天,失意时忙着挖苦和嘲笑,要耐人寻味的多。

7月15日,乐视投资人、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刘纲拜访了洛杉矶Faraday Future研发总部,并与贾跃亭见面。刘纲在2008年到2015年初一直担任乐视网的董事。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刘纲认为市场上对乐视和贾跃亭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类人不看好乐视多元化战略,甚至认为乐视为大肆圈钱,这类人情绪强烈、立场负面甚至是幸灾乐祸;一类人被贾跃亭的梦想与执着感染,情绪感性,热情支持。但是,真正立场客观、理性,而又非常了解乐视状态,能够特别深入、透彻地分析的人,在媒体的发声非常少。刘纲建议,当前局势下,信心比融资更重要。找到能够提振信心的战略投资人至关重要,对于扭转乾坤能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关键作用。

7月5日,经纬创投张颖在个人微博上表示,“那些坚定看好和不看好乐视的人都值得尊重,因为人家有自己的观点且不动摇。但之前乐视发展很好的时候狂拍马屁,现在人家碰到危机和低谷时跳出来的那些墙头草们,要不要脸呢?”

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也发文力挺贾跃亭,同时表达了自己对于贾跃亭的敬意:“愿他们,归来仍是少年,三生三世,无梦不痴。”

互联网专家刘兴亮表示,乐视爆出资金链危机后,外界充满了口诛笔伐,一边倒的唱衰乐视,抨击贾跃亭,但业界仍然有一派力挺贾跃亭的企业大佬。他采访了联想掌门人杨元庆,并晒出了对话截图。杨元庆表示:更应审视的是我们的市场环境和社会氛围,是不是应该少一些浮躁、浮夸、虚荣和大跃进,当然还有成王败寇;多一些对实干的宽容,对工匠精神的尊重,对规律和规则的敬畏。

7月6日,在贾跃亭发声“负责到底”后,刘强东在个人微博上表示:今天谈论乐视或者老贾的成败为时尚早!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老贾有情怀,有梦想,敢冒险、工作努力。作为一个创业者,值得肯定和赞扬。祝老贾和乐视早日渡过难关!不过,在当天贾跃亭卸任乐视董事长并已出走美国的消息爆出后,刘强东又悄悄将力挺贾跃亭的言论删除了。

“贾跃亭能像史玉柱一样东山再起吗?”当乐视遇到危机后,吃瓜群众迫不及待地跑去史玉柱微博围观,希望这个“大嘴巴”能说点什么。在中国过去这些年的商业过程中,惨败、最后又站起来的人,史玉柱是最著名的代表。然而,一向快言快语的史玉柱选择关闭了微博评论。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大震荡 城门失火 殃及池鱼

乐视大厦摇摇欲坠,曾经被贾跃亭“大饼”诱惑的人们在享受了短暂的“荣光”之后,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剧烈的人事震荡已经持续了半年,超过20位高管离职,无数员工流失;随着易到的易主,司机们的烦恼已经见了曙光,但每天躺在乐视大厦里讨债的供应商有多无奈!

逾20位乐视高管离职

本月初,又一位乐视高管黯然离去——原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金融CEO王永利。

7月4日,王永利表示已从乐视去职,但并未透露职业生涯的下一站,仅表示“先休息一下”。王永利离职早有端倪,今年5月初,王永利调岗乐视控股,不再担任乐视金融CEO,仍保留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的职位。其微博名亦从此前的“乐视王永利”变更为“新金融王永利”。

在金融圈,王永利是鼎鼎有名的银行家。加盟乐视前,王永利曾在中国银行任职长达26年,并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一职近10年。2015年8月,王永利加盟乐视并主管金融业务。

王永利离去的心情恐怕五味杂陈。而事实上,近半年来已经不下20位乐观高管离开,他们无一不具有显赫的行业背景,被老贾高薪绮梦打动,可惜梦醒得太快。他们在乐视的任职时间大多在1年左右,最短的只有三个月,乐视网、体育、汽车都是重灾区。其中乐视体育超过7位高管离职,包括总裁、首席运营官、总编辑等等,几乎架空。留守的有限几人也频频传出出走传闻,其中包括曾经的央视名嘴刘建宏。最令人大跌眼镜的剧情是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2017年4月,周航发表声明谴责乐视挪用易到13亿元资金,将乐视的资金黑洞暴露在阳光下。

作为乐视困局导火线的乐视移动,高管震荡也未能幸免。今年5月,乐视移动主帅冯幸悄悄离开。今年54岁的冯幸可以说是贾跃亭挖来任职时间最长的高管之一。他2014年7月加入乐视,并一手搭起乐视手机的架子,此前他是联想高管,此前每一次面对媒体,都对乐视手机的未来信心满满。

招聘网站在乐视大厦旁揽客

北京东四环的乐视大厦曾经斗志昂扬,现在员工离职已经成为常态。在乐视大厦旁边,最近停驻了两辆贴有某知名招聘网站标识的大巴在揽客。

连绵求职的乐视人成为最近招聘市场的一条小河。一位知名企业的HR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最近不少乐视人前来应聘。

“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结局。”填完仲裁申请书后,李军(化名)感慨道。今年39岁的他2014年年初加盟乐视移动,此前他是一家外企工程师,曾经的他踌躇满志,希望在乐视这艘互联网手机的快船上飞得更高。他带领的研发团队,鼎盛时候有近30人。

7月13日上午,北京朝阳区仲裁委员会大门口,60多名被欠薪的乐视前员工陆续到达。他们绝大部分是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离职员工,涉及乐视致新、乐视控股、乐视移动、电子商务等多个部门。乐视控股回应说,由于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面临资金紧张的困境,公司决定将7月份工资推迟一个月至8月10日发放。

乐视大厦一楼大堂,一群人七七八八或躺或坐在瑜伽垫上,他们身穿“乐视还钱”T恤,还有人打开扩音喇叭开始循环播放“贾跃亭还钱”。这样的场景最近几乎每天都在乐视大厦大厅中上演。保安习以为常,挂着胸牌的乐视员工们,踮着脚绕开静坐者们打卡上楼。

而依然在战斗中的乐视公关人员表示,乐视目前正积极的处理这些欠款,但还需要时间。 北京晨报记者 焦立坤

     责任编辑:gemini z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