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我只是想通过努力,让自己的人生更精彩

核心提示: 节目的录制似乎给许诺的人生打开了另一扇门,“台上有24位女嘉宾,每一期还会来不同的男嘉宾,与他们的交谈,开阔了我的眼界,因为女篮运动员的生活圈子太窄了,平时就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接触的人和事物很有限。”

职业生涯的艰辛与坎坷,没能给许诺带来太大知名度,但一次无心之举,让她一夜爆红。在登上相亲节目的舞台之后,大家对这位女篮前国手的评价也褒贬不一。面对观众和媒体异议,直率的许诺表示,这样的经历不仅开阔了自己的眼界,更让自己变得自信,“我只是想通过努力,让自己的人生更精彩。”

首次亮相 打破传统印象

2014年3月的一天,江苏卫视火遍全国的《非诚勿扰》节目中,突然出现一位身材修长的妙龄女孩,许诺的首次亮相便打破了外界对于女篮运动员的传统印象,而这恰是她参加节目的原因之一。

“很多人都认为篮球运动员是身体、四肢都比较粗壮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让更多人知道女篮姑娘也可以亭亭玉立,也可以很时尚。”许诺说,参加电视节目的另一个原因是当时自己没有男朋友,“我看过这个节目,挺有意思的。我很喜欢接受挑战,我觉得只要不影响正常训练,我为什么不能试试呢?”

在报名、面试过后,许诺参加了节目录制,走到这一步已让她很意外,然而更大的轰动还在等着她。“第一期播出后就轰动了,大家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我是去找噱头,故意让自己红,不择手段什么的,但其实真是歪打正着。”许诺说,更多的评价是积极的,“比如说我很勇敢,因为女孩在面对谈朋友、婚嫁问题时是很含蓄、隐晦的,尤其是像我这样一个高个子的女运动员,你怎么有勇气站到那样的舞台告诉大家你没有男朋友呢……”

感恩经历 从此更加自信

媒体在报道许诺参加电视节目时,“标题党”的情况时有发生,许诺的回应是据理力争,“我会和那些媒体说,希望你们的标题和言语能正能量一些,如果我是个普通人,你怎么写我没关系,但我是个女篮运动员,不希望因为你们的标题而抹黑运动员这个集体。”

尽管如此,许诺说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如果能回到那个时间点,自己还是会去参加《非诚勿扰》。“我不用活在别人的眼光中。”许诺说,从小自己经历了很多,感觉人活一世不容易,“我只是想通过努力,让自己的人生活得更精彩。”节目的录制似乎给许诺的人生打开了另一扇门,“台上有24位女嘉宾,每一期还会来不同的男嘉宾,与他们的交谈,开阔了我的眼界,因为女篮运动员的生活圈子太窄了,平时就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接触的人和事物很有限。”正是因为生活圈子简单,许诺说在台上不知道跟人聊什么,“我真的不知道该跟那些男嘉宾聊什么,因为我们运动员的对话都很简单,除了探讨篮球和生活中的一些事儿外,就没什么了。如果当时有人问我一些篮球或体育的相关话题,我可能会表现得更从容一些。”

这段经历,也让许诺变得更加自信,“因为个子高,有时在公共场合会被拍照,而且是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跟你比个儿拍照,或者做一些手势。以前的我,发觉后会很不好意思,有时会挡住脸。后来我的解决办法是,直接走到那个人面前,告诉他(她),如果你想合照可以跟我说,我会很配合,但你现在这样做打扰到我了。”

退役之后 多种角色转换

录制节目的一年后,许诺彻底结束职业生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劝说自己坚持了。”她说,早在2008年那次手术后,自己就想过退役,“当时的身体情况很差,就想到了退役,但那时江苏队教练组调整,负责我们中锋的助理教练升任主教练,如果当时我退役,那江苏队内线就没人了,我觉得做人要懂得感恩,所以就撑了下来。”

退役后许诺在家赋闲半年,曾有不少感悟,“那时工作也没稳定下来,突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了。后来就劝自己,从头再来,做个高个子的普通人。”许诺说,无论是到北京科技大学任体育老师,还是到央视担任解说嘉宾,都是有贵人相助,“刚开始,有朋友问我要不要来试着解说比赛,我就去了。其实在专业领域,我现在还是个‘菜鸟’。很多人问过我,做篮球运动员和做评论员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我觉得做运动员是通过行动、通过肢体语言去表达;而做评论员首先要去揣摩运动员的意图,然后在第一时间运用你的职业经验通过语言表达出来,这个反应的过程是需要转换的。刚开始解说时,我总感觉自己慢半拍,后来我发现当自己具备预判能力时,是可以很直观地表达出来的。”

许诺说,自己希望把篮球解说作为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主攻方向,为此她还在传媒大学学习主播类的课程。同时,她还报了英语课程,希望进一步丰富退役后的人生。

北京晨报记者 亢雪松

■记者手记

活得精彩 源于活得明白

活得精彩,是许诺给笔者的最深印象。

退役后的她,没有因“非诚勿扰”的一夜爆红而困扰,而是由此完成一个漂亮的转身:走进大学担任体育老师、出任央视解说嘉宾、参加篮球裁判员培训、走访各类学校做公益、学习书画师从名家、攻读主播类课程、学习进修英语、抽空还健健身、泡图书馆……她的确做到了自己希望的样子——活得精彩。

活得精彩,源于活得明白,这与许诺的个人经历有关。

年少时经历的家庭变故,让她看待问题时比同龄人更冷静、更成熟。“我从小就经历了很多,也面对过生死……”所以,她会活得如此努力。看过许诺的朋友圈后,你会感叹她生活得如此充实,而她也很享受这种紧凑、忙碌的生活节奏。

活得明白,并不意味着活得井然无趣。

许诺像同龄女孩儿一样,喜欢漂亮、喜欢时尚、喜欢美食。受邀参加时尚活动,她会把自己收拾得很漂亮,悦人悦己。和朋友小聚,她真情真性,大快朵颐。不过,那次手术让她有许多忌口,面对禁忌美食,她能一口不吃,“吃完了胃难受,我何苦折腾自己,所以我从来不纠结。”简单一句话,透着这个女孩儿的明白。

亢雪松

许诺,一个身高1.95米的女篮姑娘,如果不是录制了一档电视相亲节目,恐怕知道她名字的人还仅限于篮球圈。如今的她不但任职高校教师,还时常做客央视解说篮球比赛,而在光鲜的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坎坷……

个子太高 体校结缘篮球

许诺是怎么练起篮球的呢?这要从她的身高说起。“我从小就比同龄孩子高不少,有一到三年的时间,我每年都会长高10到12厘米,有时候这个季度的鞋子下个季度就没法穿了。”许诺说,由于个子高,自己还“蒙受”过不白之冤,“因为我个子高,上小学时我跟同龄的男孩子们一起玩,结果有的阿姨就认为我在欺负小孩儿……”

因为个子太高,许诺的家人决定让她练体育,当时摆在她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练排球,一个是打篮球。“当时我和家里人都没接触过体育,所以也不清楚篮球和排球有什么区别,我家人领我去体校面试时,篮球场地和排球场地就是一网之隔,我进去的时候,先看到的是篮球,所以家人就着重去和篮球教练沟通了,然后很快就入队了。后来我心想,如果当时我先看到的是排球,说不定我的人生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许诺说,她打了三年篮球后,体校的排球教练曾去找过她,希望她改练排球。家人希望她自己做决定,许诺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都练了三年篮球了,如果中途放弃,感觉很可惜,而且篮球教练和队友都对我不错,有些舍不得。”

年少受伤 瞒着家人养伤

从体校一直打到国家队,许诺的职业之路看似顺风顺水,其实颇为坎坷。“小时候教练给我的评价是,具备一定篮球天赋,但因为我太瘦了,所以并不适合做一名内线运动员。”许诺说,虽然自己个子高,但并不强壮,小时候练篮球经常受伤,有时候还是突遭“横祸”。

“有一次我午休睡过了点儿,训练快迟到了,就跟一个姐姐借了辆自行车。在一段下坡路,我觉得速度太快,有点飘,就使劲捏刹车,结果车戛然而止,我整个人飞了出去。我这一侧从膝盖到胯部,再到肩膀,直接搓到水泥地上,就快碰到白骨头了……然后我在宿舍躺了一个月,每天都是队友帮我打饭,那段时间过得真的很惨……”

许诺说,在青年队时自己不太懂身体保护,“脚踝会习惯性扭伤。当时夸张到什么程度呢,如果踩到一个开心果的果壳,都可能崴脚。”许诺说,自己职业生涯没受过太大的伤,但做过几次手术。她左手背上至今留有一条明显的伤疤,“这是我十五六岁时受伤留下的疤。当时手戳到别人大腿上,造成粉碎性旋转性骨折,然后做手术,植入了钢板。”许诺回忆道,“没过多久,我跟着国家青年队出国打交流比赛,比赛中被一个美国内线球员一肘怼到伤处,当时我就感觉里面的钢板震了一下,震得我牙都疼了,整个手就麻掉了……后来回国,就给我做了一个护具,训练比赛都戴着它,戴了有一年时间。”

一次手术 影响职业生涯

对许诺职业生涯影响最大的一次手术是食道裂孔疝的修补手术,也是让她最后悔的一次手术。“我的疝孔比正常人的大很多,我的半个胃和一部分肠子卡在那儿了,有时候胃会剧烈疼痛。做胃镜也没查出原因,有一次疼得特别厉害,我去医院做造影时才发现问题。”许诺回忆道,“医生说,必须要做手术才成,不然会是致命的问题。”

当时她正跟随江苏队备战全运会,球队方面和领导层的意见是先备战,等打完全运会再做手术。“教练说,如果我做了这个手术,就再也找不回当时的状态了。那会儿我的状态特别好,打全国俱乐部联赛时,我场均拿到35分和十几个篮板,所以教练希望我先保守治疗。”许诺说,但她当时并不了解这种病,所以被医生的一席话吓住了。“如果再选择一次的话,我会选择保守治疗,真的特别后悔做那个手术。”

尽管手术很成功,但对自己身体影响较大,“当时吃什么都吐,整个人都瘦脱相了,但比赛任务紧,我又特别好强,术后三个月就回到球场了。”2008年这次手术后,许诺说自己再也找不回当初的状态了,支撑她继续打球的动力就是一股信念,“我感觉那段时间,自己是在用生命去打球。”这句话看似夸张,但许诺当时承受的病痛常人难以想象。“因为身体虚弱恢复得慢,我的导液管插了15天才拔掉,而正常情况下只需要7天。由于导液管插的时间过长,拔掉时那里已经是个洞了,没办法愈合上。还要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把周围的腐肉切掉,真的太疼太疼了……”

铭心一役 世青赛哭一场

“尽管我的职业生涯没有多么骄人的成绩,但对我来说,也是一段引以为傲的经历。”许诺说,2011年入选国家队,是对自己的一种褒奖,同年参加在日本举行的女篮亚锦赛,决赛中击败东道主夺冠,是自己职业生涯取得的最高荣誉。她至今记得,那场中日女篮决战的激烈,“好在日本女篮的那批主力球员刚刚起来,当时我们还可以通过陈楠、苗立杰的经验去压制她们。”

许诺说,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赛是2005年在突尼斯举行的世界青年女篮锦标赛,当时中国队击败俄罗斯队取得第三。“我的技术打法在地方队可能是绝对核心,但在国家队就属于蓝领球员。而且在那届国家队,我年龄比较小,属于角色球员。小组赛最后一场对阵澳大利亚时,教练才派我上场,在那之前我们是全胜战绩。然而那场比赛我打得特别不好,回到房间痛哭一场,感觉特别糟糕,就像自己毁掉了全世界一样。”

就在许诺以为自己会遭弃用时,教练却给她一次挑战自我的机会,“打交叉赛对阵俄罗斯时,那么关键的一场比赛,教练让我替补出场。”许诺说,自己这次没辱使命,“上场后,我的效率值还不错,好像得了7分,帮助球队从落后扳回比分,最终我们赢了。尽管我没有起到特别决定性的作用,但我发挥了角色球员的奇兵作用,作为一个年轻球员,我的自我挑战是成功的,这对我影响很大。”

北京晨报记者 亢雪松

     责任编辑:gemini m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