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光现身体育文学创作会 支招晚辈讲好体育故事

核心提示: 当然,采访还要讲究技巧,女排姑娘杨希大腿受伤卧床休息,鲁光选择陪她唠唠家常,“你爸妈来看过你训练吗?” “郎平是比较全面的一个人,她有能力带出中国队”鲁光第一次见到郎平是在郴州训练场,谈到当时对郎平的第一印象,鲁光说:“她很随和,懂事,也很优秀,练的很刻苦。”

日前,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中国作家协会召开的体育题材文学创作座谈会上,年近八旬的鲁光一出现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他讲到“体育是文学创作的富矿”。上世纪80年代,鲁光曾在这座“富矿”中挖出了中国女排这块金子,报告文学《中国姑娘》横空出世,轰动全国。近日,北京晨报记者采访了鲁光,请他讲述当年“挖矿”的故事。

1982年,鲁光(左三)与中国女排姑娘在新德里亚运会时合影,右二为郎平。

1982年,鲁光(左三)与中国女排姑娘在新德里亚运会时合影,右二为郎平。

“就算不夺冠也打算写女排,她们的精神值得尊敬”

与鲁光的会面是在中国体育报业总社的会议室,眼前的他笑意盈盈、精神健朗,完全看不出是80岁老人。“决定写女排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不是任务。”鲁光讲到,当时排球、足球最有希望拿冠军,“我就想写个东西,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而且,当时社会舆论有这样一种说法:年轻人一代不如一代。“我就想,女排姑娘就是年轻人,她们刻苦训练,也不是舆论说的那种情况啊。”

“我那时是国家体委教育处处长,和女排姑娘们没有太多接触。”决定写女排后,鲁光应女排教练袁伟民邀请,到湖南郴州看姑娘们训练,“后来中国青年报有个女记者问我,鲁先生,体委是不是给你交了底(1981年世界杯会拿世界冠军),你才会写女排?”球不落地,谁知道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但看过女排姑娘们艰辛训练后,鲁光说就算后来女排不夺冠他也会写《中国姑娘》,“(如果没有夺冠)我会在书的结尾写,她们训练的这么艰辛这么刻苦,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尊敬。”

细致生动的笔触让这部描写女排姑娘日常训练、生活的作品,在1981年一问世就洛阳纸贵。“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么轰动的场面。”当时单行本首发3万册,结果还没有上市就没了。“一炮成名后的感觉就是麻烦事多了。”家里门槛都被踏破了,鲁光无奈地表示,有记者坐飞机来到家,说是“找你好难”,让他无论如何也要给一个采访机会,“没办法,我连夜把当时去采访女排的笔记给了他。”

“体育文学是富矿,关键看怎么挖,太多能写的了”

对于中国女排这块金矿,鲁光选择用报告文学的方法来“挖”。“报告文学和新闻不同,新闻关注的是事实,而报告文学关注的是人。”鲁光说,一般的新闻报道说明不了深层次的问题,运动员的艰苦生活很难表现,只有报告文学可以详细描写人物的内心世界。“我当时就想表现每个人,而不是简单地事实堆积。”

退休后的鲁光(中)在山西采风。

退休后的鲁光(中)在山西采风。

为了避免只写女排姑娘们苦练造成的“事实堆积”,鲁光强调采访过程中建立信任是很重要的,“首先你要和她们有感情。”每天在场边看训练帮助捡球的鲁光透露,他和姑娘们有相互熟悉的过程。“刚开始和姑娘们打篮球,她们都不防我,后来看我投篮挺准,就开始防我了。”

鲁光渐渐融进姑娘们的团体中。当然,采访还要讲究技巧,女排姑娘杨希大腿受伤卧床休息,鲁光选择陪她唠唠家常,“你爸妈来看过你训练吗?”“当然没有啊,要是看了肯定说,闺女咱不练了。”就这样,自然而然打开了话匣子。知道周晓兰文笔好,鲁光故意说:“我忘记了一场比赛的细节,你有记录吗?”巧妙地要到了周晓兰的日记,深入的透过队员的眼睛看到了队内的情况,《中国姑娘》也就写得妙趣横生。

“体育文学是富矿,关键看怎么挖,这里面有太多能写的了。”鲁光用自己住的体委大院举例,那里住的都是德高望重的体育人,钱澄海、王富洲……“虽然他们很多人不在世了,但这个院子写出来也很好啊。”

“郎平是比较全面的一个人,她有能力带出中国队”

鲁光第一次见到郎平是在郴州训练场,谈到当时对郎平的第一印象,鲁光说:“她很随和,懂事,也很优秀,练的很刻苦。”去年,从电视里看着郎平在里约奥运会上带着女排姑娘们重回世界之巅,鲁光评价,“郎平是运动员中比较全面的一个人,她有能力带出中国女排。”

去年里约奥运会,鲁光全程关注了中国女排。决赛当天,在和塞尔维亚打成1比1平后,因为事先和朋友有约,鲁光出门打车去琉璃厂。刚上车,就听出租司机紧张地问:“怎么样了啊?女排啊?”“在路上聊了很多后,司机问我,你怎么这么了解女排?”鲁光笑着回应:“我当年写了《中国姑娘》啊。”车开到了琉璃厂,司机死活不肯收钱,拉着鲁光说,郎平回来给我问个好!鲁光说:“问好可以,钱得收啊。”

后来在琉璃厂画廊,鲁光与朋友一起看的女排夺冠,众人举杯喝完才准备返回。回到家,鲁光给多年好友袁伟民打了电话,袁伟民在电话中说:“郎平不容易啊!现在的女排,条件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但也是最难带的啊。”

“好记者不光要扎扎实实写作品,重要的是要有好人品”

“作家带给我的名气看起来比记者大。”以《中国姑娘》成名的鲁光是一名优秀的体育记者,多次荣获国家新闻奖,多年的记者经历也是他能写出好的报告文学作品的前提,“让我有敏感的观察力吧。我们那会儿就是比业务,踏踏实实下工夫,看谁能写出更好的作品。”

刚当记者第二年,鲁光接到任务去内蒙古那达慕大会采访,走之前他就泡在图书馆做关于那达慕大会的历史笔记。“装”着它的历史、现状去了现场,现场采访再做记录,“这样写出的文章就厚实,不会轻飘飘。”果然,鲁光出手的三篇文章受到好评。为拍好英雄们骑马的英姿,鲁光还趴在草地上,等马从脑袋上跳过去的瞬间按下快门,“很惊险,但这样抓拍的照片很精彩。”

对于记者而言,鲁光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有好人品。1988年汉城奥运会之前,鲁光对老将李宁说:“你要是赢了没事,输了的话我一定给你写一篇文章。”结果,李宁兵败汉城,面对全国一边倒的指责声音,鲁光的一篇《你能理解李宁吗》,澄清事实是中国体操处在青黄不接阶段,老将在勉力支撑。后来在深圳告别会上,李宁特地为此敬了鲁光三杯酒。鲁光说:“记者的好人品,就是不会在你有成绩的时候把你抬高,在你没有成绩的时候把你摔下。”

北京晨报实习生 李娜

     责任编辑:gemini m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