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迷兄弟

核心提示: 打小家里就请了京剧老师给李光甫上课,之后由于历史原因,未能上京剧学校,从事了别的工作,但京剧成了他离不了的爱好。为了更好地学习京剧,兄弟俩四岁时被送到京昆艺术学校,大朋师从沈长春学老生,小朋跟着曹永奎学习花脸。

中山公园,姥爷李光甫指导兄弟俩京剧动作,一招一式,甚至一个眼神都要精准传神。为了让兄弟俩上台不怯场,姥爷经常带他们在公园里人多的地方练习。

中山公园音乐堂,表演完后的小朋开心地走下台,一改台上的英雄气概。

中山公园音乐堂,小朋与大朋准备表演《断密涧》里李密与王伯当的对唱。

杨嘉楠李肖楠夫妇陪大朋小朋在小区里遛弯儿,兄弟俩骑着车,时不时还能听到他们哼唱京剧。

关羽、张飞、包公、项羽、虞姬等几十个京剧人物的肖像贴是兄弟俩最喜爱的收藏品。

除了学习京剧,兄弟俩围棋已经达到十级。除此之外,还学习英语、画画、游泳、主持以及胡琴。

一家人一起听兄弟俩唱京剧、拉胡琴,其乐融融。

两岁多时的大朋小朋让姥爷给化上戏妆,打小扮演戏剧角色就是他们最开心的游戏。

(李密)这时候孤才把这宽心放,王贤弟你因何面带惆怅?

(王伯当)你杀公主因为何故?忘恩无义为哪桩?

……

(李密)错着还需错中往,君臣一路好商量。李密打马往前闯。

(王伯当)王伯当错保了篡位的王。  

京剧《断密涧》中的选段《这时候孤才把这宽心放》,一段花脸与老生的经典对唱,被刚满六岁的双胞胎兄弟杨雨泉(小朋)杨雨卿(大朋)一唱一和,演绎得惟妙惟肖。故事中人物的气韵依京剧特有的腔调从稚嫩的童声里穿越而来,叫人不禁有几分出离感,刚刚还嘻哈玩乐的两个小家伙,转瞬之间俨然成了历史故事中的英雄豪杰。这段对唱也让他们获得了首届新苗苗全国少儿戏曲大赛的“金苗苗”奖和“最萌戏曲宝宝”奖。

两兄弟唱京剧的源起,还得从他们的姥爷李光甫说起。打小家里就请了京剧老师给李光甫上课,之后由于历史原因,未能上京剧学校,从事了别的工作,但京剧成了他离不了的爱好。在外孙们出生前,女儿李肖楠带着父亲到录音棚录制了几段京剧,这也成了大朋小朋的胎教音乐。冥冥中似乎注定了这京剧爱好的隔代相传。

做了姥爷的李先生哄孩子时就唱京剧,“一唱他们就乐!”刚会说话时,两兄弟就能咿咿呀呀跟着姥爷唱了。每天的睡前故事也是给他们讲《水浒传》、《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等戏曲故事。有段时间,兄弟俩非得听姥爷唱上一段京剧才肯去睡。

李肖楠对儿子们还不到三岁时在家扮演戏剧角色的场景印象深刻:《水浒》里,小朋扮武松,大朋扮老虎和武大郎;《李逵探母》里,大朋还演老虎,小朋演李逵……这样的角色扮演是兄弟俩最喜欢的游戏。

为了更好地学习京剧,兄弟俩四岁时被送到京昆艺术学校,大朋师从沈长春学老生,小朋跟着曹永奎学习花脸。两人所学角色不同,但私底下都能串演对方的角色,一个唱时,另一个给对方打节拍。尽管很多台词里的汉字他们尚不认识,但经大人说上两遍,他们便能记住,大小朋管这叫“生背”。

对于京剧的喜爱,大小朋似乎是天生的,走路哼着,骑单车也唱着。被问到想上哪个大学,大朋坚定地说:“哪个大学有唱京剧的就上哪个!”你会惊讶于这小小年纪拥有的那种对于京剧发自内心的喜爱与执著。

本期策划  张英  本版撰文/摄影  北京晨报记者 柴春霞

     责任编辑:mh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