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国毅:我是老北京糖人名家

核心提示: 厚国毅自小喜爱美术,在其父厚付阁的熏陶下,刻苦钻研糖人艺术,迄今为止已从事糖人艺术二十余年。不过,现在厚国毅做糖人,还是摒弃了模子——当然,这样更考验糖人吹制的技艺——“吹糖人,首先要炒糖,外面买来的麦芽糖,里边都有水分,必须熬出来,制作成纯麦芽糖。

提起捏糖人,久居京城的老北京人一定不会陌生。一勺麦芽糖稀,在吹糖人师傅的手中,又吹又捏,只需片刻工夫,就会变成一个惟妙惟肖的形象——猪八戒背媳妇儿、老鼠偷玉米、孙悟空手持金箍棒……

然而,这种原本走街串巷的街头技艺,却日渐稀少。好在,在糖人艺术家厚国毅的坚持下,如今我们依然可以在旅游景点,或者各种庙会、非遗活动展演上看到吹糖人的身影,让我们可以重温这种简单的快乐,欣赏这种原本就出自民间的艺术。

借着近年来开展的非遗进校园活动,厚国毅更是让小小的糖人,走进校园,让更多的孩子们接触到小小糖人的魅力。不过,厚国毅最想做的,还是恢复过去的糖模子,他说:“传承不只是创新,还应该恢复过去的老东西,你可以不用,但不能没有。”

厚国毅

1975年10月10日生于山东省德州市陵县,糖人名家,西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老北京吹糖人代表性传承人。厚国毅自小喜爱美术,在其父厚付阁的熏陶下,刻苦钻研糖人艺术,迄今为止已从事糖人艺术二十余年。在苦练糖人制作技艺的同时,厚国毅曾多次参加各类大型民间艺术表演活动,其精湛的糖人制作技艺,广受国内外人士的好评。

过去吹糖人要靠模子

“吹糖人,我是我们家族的第四代传人。我们家祖籍山东省德州市陵县宋家镇孔家村,在过去,孔家村的人都会吹糖人。”厚国毅说,自己吹糖人的手艺,学自父亲厚付阁,父亲则学自爷爷厚华付,“爷爷是跟着我舅爷孔凡起学的糖人手艺,不过爷爷只做了一段时间就不干了”。

因为村子里的人都会吹糖人,耳濡目染之下,厚国毅也对小小的糖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说:“15岁那年,父亲教村里人吹糖人,我在旁边看,觉得特别有意思。但当时不敢上手,因为熬制好的糖稀非常烫手。”慢慢地看久了,厚国毅的胆子也大了,“第一次自己上手吹,我就吹成了一只小老鼠,父亲特别高兴,觉得我有天分”。

1992年,17岁的厚国毅跟着父亲、舅爷和其他乡亲一起,来到北京,开始走街串巷的卖糖人。厚国毅说“那会儿北京地铁还只有一号线和二号线,我们也不骑车,就靠走着,围着北京的胡同转。过去做糖人,基本都要用模子,优点是简单,用模子一扣一吹就出来了。缺点也很明显,模子有很多,而且很沉重,携带起来非常不便。” 

吹糖人是个熟练技巧

厚国毅说,最早的模子,需要用胶泥制作,后来才改用石膏进行翻模,由石膏制成的模子比胶泥更加好用,因为“凉的快”。不过,现在厚国毅做糖人,还是摒弃了模子——当然,这样更考验糖人吹制的技艺——“吹糖人,首先要炒糖,外面买来的麦芽糖,里边都有水分,必须熬出来,制作成纯麦芽糖。厚国毅说:“这样熬好的糖,晾凉了以后和石头一样硬,需要敲成一个个小块,这就是吹糖人的原料。”制作糖人,需要将经过熬制冷却好的糖块放在小锅里,用锯末来加热,“必须用小火,慢慢化开糖以后才能进行吹制。吹的时候,动作一定要快,一边吹一边捏制塑型。基本上我吹制单个的造型,在一分钟内都可以完成”。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厚国毅说,“吹糖人是个熟练技巧,初学者得从学吹气开始,得想办法让糖灌上气。学会吹气以后,才可以学着做小老鼠、小鸟、桃子、苹果等比较简单的造型。都学会了以后,可以做大公鸡。当然,更难的还在后面,比如大龙虾,胡须又细又长,还有两个大大的鼓眼睛,这非常考验吹和捏的技巧。最难的是人物,因为人物主要靠捏制。”因为必须要趁热捏,对于初学者来说,被烫到是难免的,厚国毅说:“熬糖的时候我也被烫过,糖熬出来以后,稍微凉一点就得从锅里舀出来,有一次自己稍微一走神,一不小心左手手面就给烫了一个鸡蛋大的伤。” 

传承数百年最难是保存

对于糖人来说,最为困难的要数保存。“这个项目传承了几百年,最难解决的问题就是保存。吹好的糖人都是空心的,外壁非常薄。赶上暑假时候,天儿热,潮湿,有可能五分钟就得化。”厚国毅说,之所以南方一般只做糖画,不吹糖人,也是因为湿度高。为了解决糖人的保存,厚国毅做了不少试验,“尽量做微缩糖人,然后给搁在隔绝空气的玻璃罩里,看看能保存多久。”在摸索之下,厚国毅发现,相比炎热的夏天,春秋冬更适合糖人的保存,“保证干燥的情况下,能放半个多月。”

因为保存不易,也给传承带来了诸多不便,“吹糖人没法提前做好成品,也难登大雅之堂,但最适合现场表演,留给人们的印象比较深。”在厚国毅看来,学习吹糖人,年龄不是问题,“这么多年,我就传了一个徒弟,是个来自台湾的退休老人,专门从台湾来大陆学习吹糖人,辗转找到我这里。”

2016年,因为非遗进校园,厚国毅开始给五六年级的学生上起了糖人课,“凭我的经验,一个学期,就可以学会用模具吹制大部分造型。也可以徒手捏制葫芦、小鸟、桃子等。”

如今,厚国毅最想做的,是恢复过去的糖模子,“传承不只是创新,还应该恢复过去的老东西,你可以不用,但不能没有。”当然,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儿,“很多模子都只能去资料里找了。”厚国毅如是说。

北京晨报记者 何安安

     责任编辑:gemin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