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上市 文科女生探寻人工智能

核心提示: ”在这本书的封面,杨澜写下“AI改变世界,谁来改变AI”,“改变AI的绝不仅仅是理科生,或者是科学家的事情,因为人工智能会改变每个人的生活,所以怎么样应用人工智能,怎么样管理人工智能,让它为人类最大的福祉来做出贡献,而不只是少数公司盈利的手段,我觉得每个人都有知情权和发...

主持人李泽鹏搭档机器人主持

随着人工智能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相继推出了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书作。昨天,杨澜带着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北京举办记者会,李开复、科幻文学作家郝景芳到场助阵。杨澜将这本书的诞生过程称为“一个文科女生的人工智能探寻之旅”,“过去写人工智能的都是理科男,所以我要从文科女生的角度,来写一个更有人情味、更通俗、更有温度的人工智能。”

起源:好奇自己多久会失业

2016年,杨澜带领团队走访美国、英国、日本、中国等国家的二十多座城市,采访了三十多个顶尖实验室及研究机构的八十多位行业专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这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程,在2015年年底,我和小伙伴们就开始筹备探寻人工智能之旅,在这之后,遇到了李世石和AlphaGo的人机大战,今年又有了柯洁和机器人大战,这可说是两个巧合。”谈到为何要围绕人工智能这一主题展开全球采访的初衷时,杨澜这样说,“我有一个好奇心,想看看我多久会失业,于是就去寻找这个事情的答案,在绕了大半个地球后,我得到的答案是,机器和人并不是谁要替代谁,更可能出现的一个未来是人机共存、人机协作,甚至是人机共生。”

在剪辑纪录片的过程中,杨澜回味其中,继而决定用文字记录下这次探寻过程,“其实不管是纪录片还是这本书,都不是我个人的作品,它们就像双胞胎,是我们团队的心血。这本书的文字基于我们采访的大量素材,其中有人的故事,有历史的故事,也有小的知识点,这些干货是大家必须要了解的,所以编辑在一起,应该说是非常符合人们阅读习惯的,而不仅仅是拷贝电视纪录片的文案,所以这是一个全新的创作。”

特点:有人情味、通俗易懂的人工智能

“过去写人工智能的都是理科男,所以我要从文科女生的角度,来写一更有人情味、更通俗、更有温度的人工智能。”杨澜是中国首位全方位探寻人工智能的媒体人,同时还是从一个文科生的角度来分析解读这一科技问题,“我不会用太多科学术语、专业语言把大家搞得晕头转向,作为一个文科生,我都能理解的科技问题,说明对大家而言都不是难事。”杨澜发挥着文科生的特长,将人工智能比喻成一面反光镜,“它让我们看到人类智慧神奇的部分,比如我们的想象力、创造力,人和人之间的同理心和爱等,同时也让人类社会的本性,或者一些社会治理方式的善恶以几何级别被放大了,比如说现在的合成语音,它有可能会用来诈骗,甚至还有合成视频,前一段时间我看到新闻上播了四段奥巴马的讲话,每一段都是批评现在的政府,主持人就让大家猜,哪一个是假的,结果四个都是假的。”

在这本书的封面,杨澜写下“AI改变世界,谁来改变AI”,“改变AI的绝不仅仅是理科生,或者是科学家的事情,因为人工智能会改变每个人的生活,所以怎么样应用人工智能,怎么样管理人工智能,让它为人类最大的福祉来做出贡献,而不只是少数公司盈利的手段,我觉得每个人都有知情权和发言权,我想从一个文科生跨界的角度并带着媒体人的视角来为大家讲述有关人工智能的故事,从人工智能的角度出发,关注科技背后的人和科技在人的生活中的运用。”

思考:人工智能很难取代人与人的交流

昨天,杨澜与李开复、郝景芳就人工智能对生活的影响及会在哪些职业领域代替人工等问题展开了谈论。作为媒体人,杨澜谈到了不久前九寨沟地震时,人工智能在25秒内完成了一篇新闻稿的事情,“在播报新闻上,人工智能肯定一字不错,但只能是套路。比套路、比速度我们剩不了人工智能,但一对一交流,情感的化学反应,这一点机器很难取代人。”杨澜举例称,自己在牛津大学采访了发明仿生盲人眼镜的视觉教授菲利普·托尔,“他是个机车男,年轻的时候喜欢摇滚,我坐在他的车上,风驰电掣地在校园里驰骋,这是我们采访的开始,这个就是人与人的交流,人工智能无法取代。”

智能机器人小觅昨天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杨澜面前,引起了她的思考。“小觅非常可爱,有非常高的智慧,但把它放在三岁小孩子面前,它不一定能够赢,三岁孩子具有非常多的常识,他们的直觉、手眼和身体协调能力已经非常强了,他们有好奇心、有想象力、有创造力。还有一个词是梦想,我们人类有梦想、有爱,这个很难变成一道简单的公式输入到机器当中,也许机器会学会爱的表达,但是无法真正去体会这种爱。无论是爱一份事业、爱你身边的人,还是对真理、对科学不断的进步有一种真诚的向往和追求,我觉得这一份内心的感受是人类的智慧,非常独特和可贵。我们还没有理由相信人工智能有自我意识,所以担心超级智能统治我们,人类会变成机器人的宠物,或者人工智能是人类最后一个发明,人类就要毁灭……在我这次探寻之后,基本上打消了这些想法,因为这还属于科幻类,都是过于悲观的想法。”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

     责任编辑:mhx
0